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5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25
    锦歌思忖数秒,当即问道:“你怀疑是她抓了副主?”

    苏迷摇头,眯了眯眼:“目前还不确定,但外面那个杜忡,已经不是黑市里的杜忡了。”

    锦歌蹙眉思索片刻,仍然没想明白。

    眼眸稍稍眯了眯,沉声道:“你答应救出副主,又是少主的女人,不管你做任何事,我们都会服从,但如今你每走一步棋,我们都被蒙在鼓里,糊里糊涂去办事……。”

    “想知道我的计划?”

    苏迷替他说出心中所想。

    锦歌立马颔首:“是。”

    “不管任何生物,一旦达到所谋之事,心中总会得意,势必会出现纰漏,既然那人想让整个苍穹大陆,与鲛人族为敌,我便成全,一旦那人露出马脚时,我便能将其揪出来,一击致命!”

    苏迷眉目疏冷,迸出无尽森寒。

    锦歌与微生漾,心中皆是一惊。

    只不过,一个是震惊,一个是惊喜。

    对锦歌而言,微生漾的娘亲,是他见过的女人中,最深谋远虑又知进退之人。

    此时听了苏迷的话,瞬间觉得两人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但有一点,锦歌非常清楚——这女人绝对更狠!

    为了找出幕后黑手,竟然将整个鲛人族,逼上了绝路,她难道不怕,那些人真将鲛人一族,赶尽杀绝?

    苏迷自然想到这一点,所以早便设下结界。

    别说抓鲛人,即便鲛人想出来,亦出不来。

    但见锦歌满脸质疑与顾虑,苏迷神色淡淡地道:“放心,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会贸然实施计划。”

    “迷迷好|棒,好厉害。”

    微生漾深以高智商的苏迷为荣,同时对于她的办事方式,表示很欣赏。

    看来,日后见了那两个狠毒的女人,再亦不用担心受欺负了。

    因为他的迷迷,一定会护着他。

    苏迷见他颇为兴奋,唇角勾了勾,眸中含了几许宠溺。

    锦歌见此情景,嘴角不由抽了抽,找了个借口,赶紧离开虐狗地。

    *

    接下来的几日。

    锦歌派去的眼线,成功混进皇宫。

    可犯难又奇怪的是,桐梨从不让宫人守夜。

    以往,万俟卿洛虽会歇在她的寝宫,但知晓她的习惯,从不唤宫人侍候。

    苏迷得知此事,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沉思想了想,扭头看向半卧美人榻的微生漾:“我有个法子,需要制造关于你娘亲的假消息……。”

    “没关系,你尽管放手去做,有事我给你担着。”

    苏迷本想着,事关他娘亲,多少都算是冒犯,正要问问他的意思,谁知还未说完,他便一口答应下来。

    这种被无限信任与纵容的感觉……真好!

    苏迷眉眼渐柔,刚想感慨几句,微生漾忽而凑近她,眨巴着带有幽怨与期待的眸子,软声呢喃道:“迷迷,你好久都没疼我了,我那么乖,是不是该好好疼疼我?”

    试问,一个绝美的男子,突然提出这种要求,她应该怎么做?

    苏迷抿了抿唇角,视线落在那潋滟如血的唇,咽下口水的同时,倾身扣住他的后脑勺,将唇印了上去——

    “只要你乖,一定好好‘疼’你!”

    半刻钟后。

    微生漾抬手触着红|肿微痛的唇,阵阵吸气。

    但艳绝眼瞳中,却满是餍足的意味。

    虽然有点疼,但很过瘾,甚至还想让她再咬|他几口。

    苏迷趴在他怀里喘息,察觉到他渴|望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冷颤。

    看来她的男人,是个抖m。

    “迷迷……。”

    微生漾望进她的眼,慾求不满的渴求出声。

    这男人本就长得美,声音又极其悦耳,圣人都受不了,她又如何能受得了。

    男|色|惑人。

    苏迷舔了舔|唇角,再度望向他之际,扬手捏住他的下巴,启唇一口叼住——

    *

    次日。

    一个消息传到万俟卿洛耳中。

    有人在浮屠寺,遇到一个女子,长得极其美丽,身边还跟着容貌艳绝无双的男人。

    万俟卿洛一听,立即放下所有事,动身前往浮屠寺。

    整个皇宫只有那么大。

    这件事很快传遍后宫。

    王后罂嫣得知此事,心中虽是气愤,但更加解气。

    特地打扮一番,来到桐梨的寝宫,将这个消息,好心相告。

    “本宫听说,王上喜欢的那个女人回来了,幸亏她已经成了亲,郎君又是身份非凡,否则咱们王上,一准将她抢回来,其实,我这王后之位,若那人愿意,早便是她的。”

    “王后娘娘此话是何意?”

    桐梨被万俟卿洛宠坏了,以往的她,在整个后宫,从不看谁的脸色,听到王后这么说,立马冷着脸质问。

    王后亦不气恼,只是轻叹了一声。

    “从你进宫的第一日,直到那么多年过去,王上始终对你百般宠爱,本宫以为他会爱上|你,结果那女人一回来,本宫便知道,王上这辈子,除了她,再亦不会爱上任何女人。”

    “那个女人是谁?”

    桐梨满眼妒火与心痛,猛地抓住她的手腕:“告诉我,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罂初,一个与本宫妹妹同名的女人。”

    说话间,王后的语速,放慢了一些:“她是本宫见过的女人中,最美丽的一个,这世上没有比她更美的女人,不过说到这里,你想知道,为何王上会喜欢你么?”

    桐梨眸光闪了闪,紧紧皱着眉,不再去看她。

    王后知道,她是在回避,甚至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可桐梨从进宫那一日,一直压在她头上,又受尽万俟卿洛的宠爱,这口气,她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涂染艳红口脂的唇,轻轻勾起,视线落在桐梨的眼睛,忽而笑了起来。

    “你啊,长得不丑,甚至可以说是貌美,尤其是这双桃花眼,顾盼生姿,熠熠夺目,别说是男人,即便是女人,见了你这双眼睛,估计那骨头都酥了。”

    分明是夸奖的话语,但听进桐梨耳朵里,却异常的刺耳。

    她正要去阻止,让她赶紧闭上嘴,王后倏地逼近,与她保持一寸距离,四目相对之际,陡然冷笑开了口——

    “可你却不知道,你这双美丽的桃花眼,与那女人相似了三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