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7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27
    苏迷本想趁着桐梨被禁足,万俟卿洛去浮屠寺的机会,进宫探查一番。

    可眼下又是什么情况?

    她是来查线索的,不是来跟他玩野外py的!

    苏迷心下微恼,扬手抵在他身上,想要将他推开。

    男人与女人,到底还是有区别。

    微生漾将近六尺,身形伟岸修长,苏迷推他的时候,反被他猛地反推在宫墙璧上——

    他的唇与她的唇,近在咫尺。

    眼见便要成功采撷,苏迷的身子,却突然穿透结界与宫墙,朝后倒了下去。

    哼!看他还怎么亲?

    苏迷心中一阵洋洋得意,正当她以为,微生漾会被挡在结界外,男人强而有力的臂弯,蓦地揽住她的腰身,而后迅速一转,“砰”一声倒在地,当了她的人肉垫子。

    “亲都不给亲,迷迷好生小气。”

    “我们来是为了正事,你再胡闹,我……打你。”

    话落,苏迷伸手在他胸膛上,打了一下。

    可这点力气,对于微生漾而言,显然是挠痒痒,不痛却……心痒痒。

    伸手捉住她的手,凑在唇边吻了吻:“只要迷迷愿意让我再尝尝,让你打个够,可好?”

    “不好!我血少,每月还要流点,再被你喝几次,我非得贫血不可!”

    苏迷从他身上爬起来,并未去问他,为何喝了她的血,便能成功穿透结界。

    眼下位面中,太多事情令她感到惊讶,显然已经习惯了。

    微生漾同样没有解释。

    不是不想告诉她,而是怕告诉她以后,她会害怕。

    男人眸底隐现一抹顾虑,闪身来到她身后,拥着她的腰身前行。

    想起他粘人的本事,苏迷瞬间放弃挣扎的念头,与他来到桐梨的寝宫门口,秘术传音道:“你先在这等着,我进去看看。”

    桐梨与她都是女子,即便看到不该看到的,亦无大碍。

    微生漾这回倒是乖巧的很,颔了颔首,便将手放开了:“如果遇到危险,便在心里唤我一声,我会在第一时间出现。”

    方才吸了她的血,他的身体里,便有了她的存在。

    心灵相通是基本,最重要的是,不管日后她在哪里,他都能找到她。

    生生世世,她都将属于他。

    *

    苏迷没有读心术,自然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是应承一句,便穿墙而入。

    进入寝宫那瞬,她立即放出神识,细细探寻,最后将视线,落在那极致奢华的紫檀拔步床榻。

    床榻之上,女人平缓而均匀的呼吸着。

    表面看着似乎并无不妥,但下刻,当苏迷默念咒语,伸手往她额际一探——

    桐梨的身躯中,竟然少了一魂一魄!

    灵魂出窍……

    看来她猜的没错,这女人果真有问题!

    原先。

    锦歌告诉她,杜忡曾出现在皇宫附近。

    没过多久,万俟卿洛要参加竞拍的消息,便传了出来。

    她进一步怀疑,这杜忡定与宫中某人有关系。

    结果在黑市竞拍上,桐梨与万俟卿洛一同出现。

    在他们的谈话中,万俟卿洛表示,会将鲛人拍得给她,那便充分说明,桐梨想得到鲛人。

    所以才在万俟卿洛将鲛人,送给微生漾时,当场大发脾气。

    而事后,杜忡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替换了身份,这无疑说明,他不想进清幽居,而是想——进宫!

    为了更深一步调查,杜忡与桐梨之间,是否有繁复的关系与牵连,她便传出假消息,调走了万俟卿洛,进宫前来探寻。

    但此时,桐梨竟然能灵魂出窍,那便说明,这件事情不简单。

    先前她曾探查过,杜忡体内并无法力……

    看来只有三种可能——

    一是桐梨深藏不漏。

    二是杜忡还有一个身份。

    三是……还有人在背后帮他们!

    苏迷冷冷眯起眼。

    她刚想下一步作为,微生漾的声音,在心里突然响起:“有魂体正往寝宫靠近。”

    苏迷眼眸微睁,连忙收回手,迅速穿墙而出——

    结果却见桐梨的一魂一魄,从东南方向飘来!

    她迅速来到微生漾身边,双双消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

    隐去身形的两人,急速往东南方向掠去,可他们探寻了一路,竟没发现丝毫可疑人物或魂体。

    苏迷紧蹙眉头,不信邪的又往东南方向,追寻一段距离。

    结果仍是未查寻到,任何可疑之处!

    苏迷顿时有些迷茫与混沌。

    难道是哪里出了错?

    苏迷拉着微生漾,落在峰峦一角,垂眼望向脚下的群峰、山峦与密林,陷入思索之中。

    微生漾知道她在思考问题,体贴而乖巧的没出声,却稍稍往前站了一步,为她挡住微凉寒风。

    所有的人物与线索,以及各个假设,在苏迷脑子里,全部回顾一遍。

    可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所以然。

    出神望着虚空一点的瞳仁,渐渐聚焦,苏迷看着面前伟岸的身躯,不由眨了眨眼:“你在干嘛?”

    “嘿嘿,夜里风凉,我怕你受风寒,给你挡挡。”

    男人笑嘻嘻说着,望向苏迷的那双艳绝双瞳,迸着炙热而柔情的温度。

    苏迷心儿微悸,下意识抿了抿唇角,扬手便抱住他,窝进他炽热的怀里,缓缓闭上略显疲惫的双眼:“小漾,有你,真好。”

    “我比你高,比你大,能不能把‘小’给去掉?”

    苏迷怔了一下,随即勾起唇角,拥住男人劲瘦腰身的手,寸寸收紧,软声呢喃了一字:“漾。”

    “我在。”

    男人唇角笑意更深,紧紧的回拥着她。

    静谧而微寒的峰峦山顶,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的拥抱着。

    直到良久之后。

    苏迷缓缓睁开眼,轻轻眨了眨,勾唇望向男人俊美无双的绝色容颜,踮起脚尖,在他唇瓣落下一吻。

    “能遇到你,真好。”

    微生漾却摇摇头,紧抓她的手,覆在他的心口,深情缱绻呢喃道:“不止是遇到,你还得到了我,我属于你,我的迷迷。”

    男人突然说出的情话,令苏迷蓦地一怔。

    她轻笑一声,指尖在他心口处,慢慢画着圈圈,眉梢微扬道:“时而调皮,时而任性,时而危险,又时而深情,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你?”

    “哪个是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