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8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28
    “哪个是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哪个我,都是你的。”

    静谧微凉深夜里,微生漾柔声细语呢喃着,一点点温暖充斥她的心扉。

    心跳,不可设防跳慢几拍。

    男人绝美到令人屏息的容颜,仿若夜空中最耀眼一颗星。

    对旁人而言,他可望而不可即。

    但对她而言……伸手便能轻易触及。

    苏迷静静望着他,忽地踮起脚尖,狠狠的,在他唇上咬了一口:“既然决定成为我的人,此生绝不能背叛,否则,我便亲手挖出你的心,喂狗!”

    “我微生漾,此生绝不会背叛你,但有一点,我希望你能具备该有的自觉。”

    “什么自觉?”

    微生漾神色微恼,幽怨瞪向神色不解的少女,别扭出声道:“这颗心是你的,不许喂狗!”

    苏迷万万没想到,他因为这个生气。

    唇角勾了勾,紧贴着他的唇,笑道:“那我……喂牛?”

    “不许!”

    微生漾快要被她气死,愤愤瞪向她:“心是你的,即便要喂,亦是喂你,我把你喂得饱饱的!”

    若换成别的男人,苏迷早当他在耍流氓,一个巴掌扇过去。

    但换做是微生漾,她却非常清楚的明白,他只是单纯的陈述问题,并没有其他含义。

    苏迷当即摇头道:“我不吃人心。”

    “我不是人!”

    微生漾急切出声,却意外暴露了身份,话落之后,连忙去观察她的脸色。

    苏迷唇角勾了勾,面上未有丝毫不妥,只道:“早知你非凡人,但我亦不是,这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

    微生漾听她这么说,这才松下一口气。

    苏迷拥着他,轻声笑了笑:“太晚了,我们先回去。”

    微生漾轻轻颔首,俯视往下望去,眉梢轻挑道:“山的那边便是浮屠寺,不如今晚在后山小院住一晚,明早再回去?”

    苏迷闻声,动作倏然一顿!

    顺着微生漾的视线望去——

    夜视下的峰峦山脉,静谧而死寂的矗立着,与茂密深林连成一片。

    然而群峦的那边,却隐隐透出微弱的光线。

    “那个位置……?”

    “浮屠寺啊,我们之前还去过一回。”

    微生漾不明所以看着她,神色异常疑惑:“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劲么?”

    苏迷轻蹙眉首,眯眼望着浮屠寺的方位,顿时陷入思索之中。

    微生漾没去打扰她,只是静静立在她身侧。

    须臾。

    神思愈渐明朗清晰的苏迷,倏然笑了起来。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你想到了什么?”

    微生漾忍不住好奇心,忙声问道。

    苏迷收回视线,冲他勾勾唇,伸手便揽住他的腰身,纵身而跃,朝浮屠寺的方向掠去——

    *

    半刻钟后。

    两人落脚于后山小院附近。

    苏迷看了眼透出光亮的窗户,拉着微生漾来到前院禅房。

    “迷迷,你要做甚?”

    “等会告诉你。”

    苏迷秘术传音回应一句,与他来到一间禅房门外。

    正当他们穿墙进入了禅房,微弱灯光下,身着僧衣的荼蘼,盘膝坐在蒲团之上,唇角微启,轻淡出声:“你们来了。”

    他显然不是询问的口吻,而是陈述的语句。

    这说明,他们的一举一动,荼蘼了如指掌。

    苏迷眉眼微冷,但下瞬又很快冷静下来,沉声质问:“皇宫里的结界,是你设下的?”

    那结界透着天罡正气,能阻世间所有挡妖魔,以及戾气、弑气极重者。

    微生漾为兽,犯过杀生,靠她的血,才成功进入。

    能设下此结界,只出于两个地方。

    一是若耶溪山的修道者。

    二是浮屠寺庙里的和尚。

    当然,这些设想,都是在她毫无发现后,经微生漾间接提醒下,才清楚意识而醒悟!

    毕竟这世间,能轻易抵挡妖魔侵入,只有佛家与道家的纯正法门。

    虽未确定是荼蘼所为,但他对他们的到来,显然没有丝毫惊讶。

    那便更加说明,他绝对知晓内情,甚至是参与其中。

    “老和尚,你到底什么目的?”

    微生漾听闻此言,虽未完全了解内情,但在第一时间,站在苏迷这一边。

    “那道结界,并非出于贫僧之手,但,又跟贫僧脱不了干系。”荼蘼缓缓睁开眼,眉心似有六叶莲花印记,转现即逝。

    “是你徒弟,还是师傅,或是师兄弟?”

    苏迷凉凉出声,冷笑嗤声道:“若大师想眼睁睁看着,鲛人族被那群人灭绝,大可闭上嘴,什么都别说,但若日后,我查到是谁在里面搞鬼,势必将他们挖去双眼,割去其舌,剁去手脚,放尽其血,装进坛子里做人彘,等风干了,再丢去乱葬岗,被野狗分食!”

    此话一出,别说是荼蘼,即便是微生漾,都当场惊了!

    “女……女施主,有话咱们慢慢说,别冲动。”

    荼蘼结结巴巴劝说,方才的沉稳冷静,硬是被她的话,生生吓飞。

    微生漾怔愣望着她,消化了片刻,仍是皱了眉:“迷迷……。”

    “怎么,觉得我残忍?”

    苏迷以为他被她吓到,不由扬眉追问。

    谁料,微生漾的脑回路,完全令她甚至荼蘼,生生折服!

    “风干了不好吃,没有嚼劲,还是连皮带肉沾着血好吃。”

    ——

    苏迷梭然瞪大双眼,对微生漾的话,一时难以消化。

    荼蘼亦没好到哪里去,脸色有些难看,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整个禅室,瞬间陷入一片死寂。

    微生漾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伸手扯了扯苏迷的衣袖,眨巴着眼睛询问:“你怎么了,干嘛不理我?”

    苏迷看着他,酝酿了好一会,才克制道:“我不管你以前,吃过什么……肉,但跟我以后,不准再吃人肉!”

    “迷迷,我还没吃过人肉。”微生漾小声道。

    “那你……。”

    “我虽没吃过人肉,但我见过人跑,想象一下便觉得风干后人肉,一定不好吃。”

    微生漾回答的极其认真,苏迷完全无言以对。

    静默片刻,她索性直接跳过这个问题,转头看向荼蘼:“最后问你一句,在皇城设计下结界,与桐梨共谋之人,如今是否藏身浮屠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