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1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31
    “她的前身是何物?”

    苏迷与锦歌等人,连忙出声追问。

    她想了想,复又问道:“可是跟幻术有关。”

    “算是。”阐幽轻轻颔首,勾唇道:“不过她的本事,比普通的幻术,厉害多了,若追溯起来,锦歌,她跟你同属一系。”

    “你是说,她是魇?!”

    锦歌神色微惊,满脸讶色。

    苏迷对于魇的来历与了解,少之又少,但在好奇心与求知欲的驱使下,令她下意识望向了锦歌。

    锦歌并未隐瞒,直言向她说明,关于魇的来历。

    所谓魇,是指人死之时,处于极大的愤怒、仇恨与恐惧之中,死后怨恨不散,怨力强的能生成厉鬼,更甚至是“恶魇”。

    民间有九魔一魇的说法。

    这世上能生成九个魔,却不一定形成一个魇,九个魔的凶厉,亦比不上一个魇。

    锦歌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魇很难成形。

    不但需要足够的怨念凝聚不散,死者的尸体,还必须原样保存,凶灵才能附到自己的身体上,从而形成魇。

    一般而言,只有遭到大屠杀,或者瘟疫的地方,且荒芜多年,才有可能形成魇。

    锦歌便是于上古战场中成形,后被冷旎夭遇到,才带回了姽婳楼,有了栖身之所。

    苏迷听完,顿时陷入多个疑问。

    既然魇如此困难形成,想来变成凡人肉胎,更是难上加难,她又是为何变为凡人,又为何与鲛人族敌对,又为何要跟神秘人合作,抓走了冷旎夭?

    如今得知此事后,似乎又陷入了迷圈。

    这个位面,还真是烧脑。

    不过,即便再完美的犯罪,必定会留有突破口。

    苏迷沉思片刻,转头看向了锦歌:“你那边调查的如何?”

    “万俟闻乾死后,他的左右手流觞被调去了边疆,我已派人去查,探他如今的现状,七日后便能有结果,至于曲水,他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苏迷连忙又问。

    锦歌当即道:“他死在十年前的一场瘟疫,当时他救助病患,不幸被传染,没过多久便死在村子里。”

    苏迷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蹙眉想了想,还未想出所以然,身旁的微生漾,突然道:“去找找那个村子的幸存者,问清楚当年的事,再要一份村民名单。”

    微生漾此言一出,苏迷不由怔了怔,猛地想通了!

    “形成魇的地方,需要具备很大的怨气,战场或是瘟疫之地,若桐梨是那个村子的村民,这一切便说通了,而那幕后黑手,极有可能是……曲水!”

    微生漾轻轻颔首,赞同道:“没错。”

    结果下刻便被身边的少女,双手捧住脸颊,倾身献上极其响亮的一吻:“漾,你真是太聪明了!”

    微生漾神色微怔,随即倨傲扬眉,傲娇乎乎道:“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那第一跟第二呢?”

    “第一是你,你在我的心中,永远都是居高不下的第一位,至于第二,我那狠毒的老娘,比我厉害一点点。”

    苏迷闻声轻笑,满眼宠溺望着他。

    虽然他言辞中,对他的娘亲,隐隐带着几分嫌弃与怨恼。

    但不可置否的是,他娘亲在他的心中,仍然有着很深的影响。

    “咳咳,两位秀恩爱,能不能注意一下场合?”

    阐幽望着两人,清咳了一声。

    “你若想秀,亦可以去秀,但前提是——有女子愿意跟你秀,愿意要你。”微生漾恣意扬眉,怼了他一句。

    “你这小子,比你老子还不知礼数,喜欢本座的女子,多如过江之鲫,只要本座想,要多少有多少,哪里轮得到她们来要本座。”

    阐幽很不服气的反驳。

    眼看着自家男人被怼,苏迷又怎能袖手旁观,上下打量着阐幽两眼,最后落在他的脸上——

    “大师山根高挺修直,眉若桃花,欠下的桃花债,应该不少,再看您宽肩腰窄,定是传说中的狗公腰,想必是过尽千帆,御女无数。

    试问,若有一日,您遇到真心喜欢的女子,若她知道您这些过往,你觉得她是否能不计前嫌,真心接受您?”

    苏迷说话的方式,向来一针见血。

    对于阐幽,更甚至在场四男而言,他们需要通过特殊方式,多次采补进食,碰过的女子与男子,多不胜数。

    若真有动心的那一日,想必没有哪个女子,会不计前嫌的接受他们。

    五男思及此,脑中不由浮现出,埋藏在心底深处的影子,眸光皆暗了下来。

    苏迷没想到,只是一句话,让现场变得如此死寂。

    视线在五男眉眼间,转溜了一圈。

    苏迷嘿嘿笑道:“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众位无需在意,倘若没女子要,你们几位大可互相发展一下男男恋,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其实,看美男跟美男搞基,有时亦是一种视觉享受。

    娆画与阐幽闻言,下意识互看了对方一眼,随即猛地转过头,犯恶心的干呕了两声:“呕——!”

    锦歌微微蹙眉,下意识望向身边的祭凛。

    后者冷冷望着他,倏地皱起了眉头。

    锦歌神色微异眨眨眼,又看向另一侧的涟裳,却猝不及防迎来人畜无害一笑:“锦哥哥可是想跟小裳试试?”

    “我不想,你别误会。”

    锦歌急忙解释,生怕涟裳误会,从而打他的主意。

    在他们四个里面,涟裳这小东西,看似整天笑眯眯的,其实比谁都要可怕阴暗,重口残忍。

    苏迷见到此幕,紧握着微生漾的大掌,勾唇笑了笑。

    在完全陌生的时空里,能遇到互相喜欢的男人,能彻底拥有彼此,便是她最大的幸福。

    五男被苏迷与微生漾,强行喂了一波狗粮,那叫一个挠心挠肺。

    紧接着,他们便找了个借口,纷纷离开虐狗现场,到处找事忙活起来。

    锦歌办事的效率很高。

    五日还未到,他便托人找到那场瘟疫唯一的幸存者,同时向他了解到,事关当年那场瘟疫的所有经过,最后成功要到一份村民的名单。

    正如微生漾与苏迷所料,桐梨确实是那个村子的村民。

    不仅如此,她跟曲水还有着另一层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