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34
    “木同桐,水梨木,木沐,她的名字,已经暴露了她的身份。”

    不知他们太有信心,或太过粗心,还是她做的太多,已经把他们整体的计划打乱?

    苏迷总觉得,他们似乎改变了原先初衷,甚至已经开始谋划……新的阴谋。

    比起以往,所有事都能完全掌握。

    眼下的剧情,却如洋葱般,剥落一层,内里还有一层,解开一个谜团,还有另一个谜团等着她。

    桐梨与曲水,既然彼此有情,又为何进宫为妃?

    曲水抓了冷旎夭,又为何伪装藏身于黑市之中?

    倪云敬的身份,又起到怎样的作用?

    他们为何要将主意打在鲛人身上,之间又有怎样的纠葛?

    苏迷百思不得其解。

    回过神那瞬,当即道:“派人盯紧宫里,还有,调查一下倪云敬。”

    锦歌稍才颔首应承,阐幽忽而道:“倪家老头子,生前跟荼蘼的师傅是好友,虽不知曲水的真正身份,是否是倪云敬,但他必定因这层关系,习得了佛界法门。”

    “那桐梨呢?她既然对曲水有情,为何又会进宫为妃?”

    有些问题,若是不想通,苏迷的思路,便会很迷茫,思考问题总是不顺畅。

    众人思索片刻,还未出声,身侧的微生漾,忽而道:“那女人是个俗物,不论杜忡或是倪云敬,都比不上万俟卿洛那副略佳的好皮囊,魇这种生物,若修习法门不当,很难控制七情六慾,移情别恋,亦属正常。”

    “即便她见到万俟卿洛后,爱上了他,可此时又为何,与曲水前来求得长生汤?”

    这女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她的眼睛,很像我娘亲。”微生漾淡然出声。

    苏迷怔了怔,蓦地反应过来:“她爱万俟卿洛,万俟卿洛却把她当做替身,桐梨因此改变了心意,再跟曲水在一起?”

    “很有可能。”

    众人对这个说法,表示同意。

    苏迷对此,无法理解。

    即便再重要,她亦无法像曲水那般,为桐梨付出一切,甚至到了最后,还能再度接受,曾被别的男人拥有数十年的她。

    苏迷轻叹,静默片刻,看向微生漾:“倪云敬那边,你随意发难,等你玩够了,再让他们取肉熬汤。”

    “跟他们玩多没意思,迷迷,我想跟你玩。”

    微生漾当着众人的面,又开始发放狗粮。

    锦歌等人见此,沉默着离开,为两人腾出单独相处的时间。

    微生漾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撒撒娇闹闹小别扭,苏迷早已习惯,笑着朝他招招手:“过来。”

    男人闻声,波光潋滟双瞳,倏地放亮。

    但见他蓦地起身,来到苏迷面前,倾身将唇噘了起来:“要亲亲。”

    “又不是小孩子,再这样,我便不亲了。”苏迷无奈发笑。

    微生漾眨眨眼,随即眉梢微挑,伸手便扣住她的下巴,低头吻住她的同时,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腰身,旋即一转,苏迷蓦地腾空,便落入他的怀中,被男人霸道而专注吻着。

    良久。

    苏迷喘着气,将不愿放过她的男人,稍稍推开,轻捶了他一记:“混蛋,再吻下去,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谁让你味道那么好,一旦沾上,便不想离开。”

    微生漾眼角微滟,意犹未尽舔了舔嘴角,说起歪道理来,比谁都溜。

    苏迷无语凝噎,刚想说他几乎,一道阴影袭来,唇上突然被他咬了一口:“以后,少跟那个倪云敬来往,我不喜欢那个男人。”

    “我也不喜欢与他虚与委蛇,等解决了他们,我们便离开,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一起生活好么?”

    “当真?”微生漾欣喜发问。

    “自然是真,这种事情,我没必要骗你。”

    苏迷抬手捏捏他的脸,眸中尽是温柔。

    结果话音刚落,下刻便被男人重新搂进怀里,掠夺了唇齿。

    苏迷抗议挣扎无效,索性放任他一次,由他肆意索取。

    *

    经过十几日的刁难。

    微生漾不但得到,倪云敬的送来许多珍宝,还戏耍他好几回,最终松了口,答应给他们开后门,由“木沐”亦便是桐梨,先行剜取心头肉,熬制长生汤。

    剜取心头肉的当日,杜忡再次回归,亲自为她取肉,随后才回到倪云敬的身体里,将桐梨扶回房间歇息。

    但他却不知,苏迷与微生漾等人,隔着专门打造的机关,将他如何牵出杜忡身体里的魂魄,又是如何脱离身体,变为“杜忡”的一幕幕,尽收眼底。

    至于桐梨。

    虽然只取她一块肉,但由魇变成人身体,似乎连普通人都不如,生生晕过去不说,一昏迷便是五日。

    倪云敬日夜不眠的照料。

    可眼见她还是不醒,于是向微生漾表示,要带桐梨寻医救治,必定会在七七四十九日前回来。

    微生漾对此并未意见,随后便让锦歌派人跟踪。

    没过多久,派去跟踪的人,回来复命,说是跟踪到去往浮屠寺的山道上,倪云敬乘坐的马车,凭空消失了踪影。

    在苏迷看来,他明摆着是借浮屠寺打晃子。

    荼蘼跟微生漾以及锦歌他们,都曾有交情,而浮屠寺中,确实有些和尚,能帮人医治。

    但此举更加确定,他便是曲水!

    毕竟,他当年效忠万俟闻乾,对冷旎夭与姽婳楼的事情,多少都有了解,知晓亦属正常。

    苏迷沉吟数秒,想到一种可能,当即出声道。

    “我有预感,他必定带桐梨,去见冷旎夭,皇宫那边再派个人,任何进出的马车与人,务必仔细排查。”

    事关自家副主,锦歌的办事效率更加迅速,半个时辰后,皇城门卫中,便成功安插了眼线。

    结果正如苏迷所料。

    五日前。

    一个宫女与小太监,拿着桐梨的手牌,说是出宫探亲。

    锦歌派去眼线没多久,两人便乘坐马车,通过排查后,顺利进了宫。

    可凑巧的是,那名宫女生了病。

    接受排查时,守卫见她一直昏迷不醒,又加上五日前,确实对她的脸有印象,才下令给他们放行。

    “事不宜迟,我们立刻进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