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36
    “二十年前,你不就知道了?”

    微生漾当时还在肚子里,虽未出生,但他的神识,曾经与冷旎夭交流过几次。

    原本以为他会记得他,可他竟然忘了。

    苏迷知道微生漾在气什么。

    这男人骨子里极其霸道与专|制,冷旎夭忘了他,不开心亦属正常。

    但眼下,这些不重要。

    “我们前来是为了救你,但若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有什么东西,在他的手中。”

    苏迷的话,硬是将陷入回忆中的冷旎夭,强行扯了回来。

    快速调整情绪后,忽而轻笑道:“那你倒说说,我什么东西,在曲水手里?”

    苏迷故意没说人名,得到更加确信的答案后,上下打量他片刻,最后落在他的丹田处:“内丹。”

    “你竟能看出我没内丹,真是妙。”

    冷旎夭咧嘴轻笑,对此似乎很意外。

    微生漾不由嗤声:“我女人能看的出来,纯属正常发挥,不止是她,即便是我,亦能看的出来,这对我们而言,完全没难度。”

    “你这小子,好歹亦该唤我一声冷叔叔,脾气这么大,谁教你的?”

    “我娘亲,她教的,有意见,你可以去找她。”

    苏迷眼见微生漾与冷旎夭,天生似乎不对付,无奈暗叹,再次强行将话题往正经事上牵引:“所以,你是准备先出去,还是在此处等待机会?”

    “出去又如何,不出去又如何,对我而言,没有区别。”

    冷旎夭自嘲笑了笑,狐狸眸底,渐染几分苦涩之意。

    “自然有区别,锦歌在等你,娆画在等你,他们都在等你,但若你不想出去,我们亦不会强行逼迫,那我们先告辞了。”

    苏迷拉着微生漾,便要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冷旎夭再度开了口:“若我离开,势必会打草惊蛇,一旦他们有了防范,内丹绝不能安然拿回。”

    “我明白了,这些话,我会如实转告他们,多保重。”

    两人沿着原路,顺利返回,出了宫,与等候在外的阐幽碰了面,一并回了清幽居。

    苏迷将冷旎夭的话,尽数告知锦歌等人,随即又道。

    “我探查过桐梨,内丹不在她身上,那势必在倪云敬身上,可冷副主在他身边待了这么些年,都未能取回,想必倪云敬用佛界法门护身,冷副主无法动他,看来只有等到他剜心头肉时,我们再想办法,将内丹取出来。”

    “直接擒了他,开膛取内丹不就好了,哪里需要这般麻烦。”

    祭凛冷冷出声,言辞间尖锐戾气,无形昭显。

    苏迷无语轻笑:“若你动他,桐梨动你家副主,有了三长两短,你能负责?”

    祭凛紧皱眉头,眯眼瞪向她。

    苏迷却未不在意,扬眉反问:“你家副主能等数十年,难道还急于一时?”

    祭凛闻声,顿时冷静下来。

    她说的没错。

    关键时刻,绝不能自乱阵脚,否则副主隐忍数十年,便毁于一旦了。

    苏迷拿冷旎夭为理由,顺利稳住几人。

    她想了想,又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万俟卿洛把桐梨当替身,她既然与曲水前来,双双求得长生汤,想必已经决定不再爱他,若我是她,即便获得长生,亦不会放过曾经伤害过我的男人,所以,我怀疑,她会对万俟卿洛不利。”

    “不利便不利,难不成你想救他?”

    微生漾面色微沉,显然对万俟卿洛,无一丝好感,甚至是讨厌。

    若真心喜欢他娘亲,又怎会拿旁人做代替,旁人又怎能比得上娘亲?

    真是可笑。

    他最瞧不上这种男人。

    苏迷眸光微闪,直言道:“我要以鲛人的身份,成为整个曜辰,甚至整个苍穹万人敬仰的存在,这是全苍穹欠我鲛人族的,而万俟卿洛,便是一个突破口。”

    为了以后更好的完成任务,她不介意将这件事,告诉他们。

    毕竟此时是她在帮他们,但若日后,反过来让他们帮忙,届时冷旎夭已被救出,她便没有绝对理由与借口,再让他们出手相助。

    对于她而言,不管是走捷径,还是独自谋划,只要能完成任务,怎样的手段,她并不在意。

    比起手段是否光明,她更在意的是任务,以及完成任务后的重生。

    这一点,她向来比谁都清楚。

    只不过眼下,她在意的,还有他,她的男人。

    “你想怎么做?”

    微生漾开口道:“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帮你。”

    “漾,谢谢你。”

    即便说谢谢太过客套,但她却真心的感谢与感动。

    “你我不需要说谢谢,我是你的,你想做的,便是我想做的。”微生漾将她圈进怀里,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男人言语间,尽是深情与缱绻。

    在场的锦歌与阐幽等人,纷纷皱了眉。

    “你想我们怎么帮你?”

    娆画直截了当开了口。

    苏迷冲微生漾笑了笑,这才走出他的怀抱,当即道。

    “计划不如变化,这件事还要按照桐梨与曲水两人的计划行事,若我猜测没错,桐梨势必会报复万俟卿洛,我希望你们能帮我,监视皇宫里的一举一动,若有突发状况,第一时间告诉我。”

    “这没问题,你既帮我们找到副主,我们便不会忘恩负义。”

    锦歌站起身,来到苏迷面前。

    “但有一事,我希望得到你的承诺。”

    “何事?”苏迷不解问。

    锦歌眯了眯眼,冷凝道:“曲水与桐梨的性命,是我们的。”

    那对狗男女,竟然将副主管那么久,还窃取他的内丹,锁了他的琵琶骨,这份仇,他们势必要帮副主报回来!

    “好,无论是生还是死,由你们处置,但有时候,想要报仇泄愤,不一定非要弄死,我有一百种方法,能让他们生不如死。”

    苏迷轻勾唇角,眉眼间隐着淡浅笑意。

    然而她说出的话,却令人不寒而栗。

    果真,最毒妇人心。

    古人诚不欺!

    *

    有了锦歌等人的保证,苏迷这才彻底安心。

    三日后。

    倪云敬(曲水)带着桐梨,回到了清幽居。

    易容后的桐梨,面色红润透亮,像似采补后的妖|精。

    反观倪云敬,神色略显疲惫,脸色呈现出近乎死人的惨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