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4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44
    罂嫣自然无所畏惧。

    那男人答应过她,会治好万俟卿洛,并清楚告诉她,桐梨是妖狐,要谋害万俟卿洛。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她,还有一众侍卫与宫人,他们全都看见了,桐梨周身的狐狸虚影。

    即便当场杀了她,万俟卿洛醒来,面对众人统一的言辞,他亦没有理由责怪她。

    “来人,立即将她擒下!”

    罂嫣再度开了口,保养极佳的脸上,尽是冰冷狠戾。

    桐梨见此情景,心想今晚定然无法帮万俟卿洛解除蛊毒,但她又不能逃,否则这妖狐的身份,恐怕彻底落实了。

    届时,万俟卿洛醒来,想要去帮她,她有百张嘴亦说不清楚。

    桐梨蹙眉思忖片刻,渐渐放弃抵抗。

    众侍卫见此,立即冲上前,反扣她的双手,将桐梨押出了寝宫。

    “来人,去请杜神医。”

    见众侍卫押着桐梨走远,罂嫣当即出声吩咐。

    宫人连忙颔首,转身走出寝宫。

    前后不到半刻钟,那名宫人便急忙跑进来,慌忙道:“启禀王后娘娘,杜神医他……不见了。”

    “不见了?这怎么可能?!”

    罂嫣心下一慌,带着宫人回到自己的寝宫。

    结果,偌大宫殿中,哪里还有杜忡的影子?

    “该死的杜忡!”

    罂嫣气的牙根痒痒,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来人,立即派人千万清幽居抓人,势必要将那杜忡给本宫抓回来!”

    “是,王后娘娘!”

    余下的侍卫,立即颔首应承,随即恭敬退出寝宫,召集人马,出了皇宫。

    “娘娘,王上那边该怎么办?”

    琼玉作为侍奉罂嫣多年的丫鬟,而后再到宫女嬷嬷,可谓是罂嫣的忠仆。

    眼见当下这般场景,不由担心起万俟卿洛的安危。

    罂嫣蹙眉思索了一会,随即道:“去请浮屠寺的荼蘼大师,快去!”

    “是!”琼玉忙声道,立即动身前往浮屠寺。

    *

    与此同时。

    被打入天牢的桐梨,迎来第一位探望她的人。

    “你满意了?毁了我,毁了卿洛,毁了原本属于我的美好爱情,你可满意了?”

    桐梨望着又换了张面孔的男人,心平气和的冷笑出声。

    “我以为你会对我拳打脚踢,拼死亦要与我同归于尽。”

    曲水看着眼前近乎颓靡的女人,眸中闪过不解与惊讶。

    当初,她得知他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甚至因为那女人的一句话,生生剥去脸皮,又亲手将刀子捅进身体里,活活自残惨死在他面前。

    此时此刻,得知他算计了她,为何却这般消靡低沉?

    桐梨苍凉肆笑了起来:“你算计我至此,整个皇宫的人都已认定我是妖狐,即便卿洛醒来,我亦百口难辨,曲水,你成功了,成功毁了我。”

    “倘若不是你背弃我,我根本不会做到这一步!”

    曲水冷笑出声,复又道:“再者,你本身并不是凡人,只是披了具凡人的皮囊,不是么?”

    “我是人与否,用不到你来多嘴,倘若不是你先背叛我,我又怎会如此?曲水,我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是你作茧自缚,自作孽!”

    曲水看着眼前突然爆发的女人,忽而得逞笑道:“桐梨,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愚蠢,你说几句好听的,服个软,我便会依你?桐梨,此时拎不清的是你,不是我。”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桐梨面上闪过心虚之色,低垂着眉眼,不再去看他。

    曲水凉凉戳穿道:“你不就是想装可怜,以便获取我的同情心,然后放过你们,成全你们?”

    “我……。”

    “想都别想!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们!”

    曲水打断她的话,神色异常狠戾与冰冷。

    桐梨见自己的小心思,被男人直言戳穿,脸上尽是气急败坏的愤怒,蓦地跳起来,便朝曲水身上扑去——

    “该死的男人!我即便是死,亦绝不会放过你!”

    桐梨死死掐住去睡的脖子,誓要将他生生掐死。

    曲水静静看着她,没有丝毫躲避,任由她掐着自己,直到清晰痛感与窒息,渐渐充斥其身,他才幽幽地道:“桐梨,该还的我都还了,你我之间,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

    话落的同时,曲水蓦地抬手,拍向桐梨的天灵盖,迅速低声念出咒语。

    “王八蛋!你要做什么?!”

    桐梨满眼惊慌,连忙松开手,去扯拍在额间的大掌。

    可惜,女人的力道,怎么都比不上男人,她使出了浑身力气,额上的大掌,却纹丝未动。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贴覆眉心的大掌迸放,藏于其中的内丹,被其一点点从眉心之中强行扯出!

    “不,不要,求求你曲水,不要这样对我,我不能失去它,不要——!”

    桐梨神色极致惶恐,狰狞而扭曲,仿佛即将遭遇十分可怕的事。

    就在她的神智渐渐变得不清晰,头脑发晕发胀的同时,一道靡丽妖异到极致的男人面容,毫无预警闯入她的眼帘——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玉骨冰肌,含烟百媚。

    魅色天成的灼华容颜,一双狭长碧眸潋滟着春娆的糜|色,轻描勾挑起一点红痣,那一点尾痣风情撩动,引得人心一阵难以抑制的騒||动。

    一双狐狸眸子,忽暗忽亮,徜恍着氤氲雾气,随之呼吸漾荡起的毓白流云纱,纯净中昭显着勾人之惑,诱着众生坠入慾|海的深渊。

    男人身形修长且单薄,拥有着一头碧海雾蓝的缎发,身穿一袭青琉翡漪织锦袍,松松垮垮的半遮半掩着,撩的是妖娆凌乱之美。

    这般风|情万种的妖孽,突然间闯入眼帘,桐梨满眼皆是惊|艳之色,心神霎时恍惚。

    “美,美人……。”

    桐梨遵从本心,不自知的呢喃出声。

    曲水见她神色异常,眉心倏地紧皱,梭然转过身去,想要一看究竟。

    “呵呵。”

    然而就在下瞬,一道魅铯轻呵男声,猝不及防贴着他的耳朵,对他呼出一口气。

    曲水身形蓦地僵硬的同时,那幽幽如鬼魅的男声,忽而响起:“小曲水,好久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