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9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完)
    莫离说的对。

    当初假装失忆,本就是自欺欺人的行径。

    再次见到她,强行封印在记忆长河里的所有过往,一帧帧在脑海中回放,清晰而深刻。

    云念自嘲勾唇,视线落在万俟卿洛与冷旎夭身上,笑意愈发深沉。

    须臾。

    身穿绛紫锦袍的男人,幽幽起身,举步优雅离席。

    万俟卿洛表面看似平静,内心却是暗潮翻腾,扬手拿起酒壶,为自己满上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缓缓闭上了眼睛。

    冷旎夭看着万俟卿洛,勾唇嗤笑了一声,单手支着侧额,修长玉指捋着柔滑发丝,慵然半卧榻桌,未有任何言语。

    对面的巫梵,似乎因为那场劫难,比起先前成熟懂事了许多,静静沉思着,面上一派淡然,看不出任何情绪。

    相比之下,迦楼罗与夙湮,再次见到罂初,心情还算平静。

    一个默默吃着凡间的吃食,另外一个则将众男的表情,尽收眼底,神色玩味,但笑不语。

    与此同时。

    得到消息的紫修,急忙从若耶溪山赶来。

    见到罂初的时候,还未好好说上几句话,便被微生熠墨生生拉走。

    紫修无奈笑笑,找到苏迷之时,不由扬眉道:“先前不是说,需要本道相助?”

    “若按照原先的计划,确实需要,但后来……不需要了。”苏迷歉意笑笑,话到即止。

    紫修不傻,更不是个废。

    只要他想知道,世间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沉默片刻,紫修轻叹道:“凡是有因果,自作孽不可活,你所做的一切,并没有错,错的是他们,还有他们心中贪婪的私慾。”

    苏迷勾起唇角,不紧不慢地道:“我从未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任何的不妥。”

    “你这小丫头,难道那曜辰国君,还有其他人身上的毒,不是你下的?”

    “是我的下的。”苏迷没有狡辩,坦然承认了。

    紫修蹙眉,正要出声,苏迷忽而问道:“难道紫修道人觉得,那些为了长生,大肆擒捕鲛人的凡人,都是无辜的?”

    “可他们已经受了苦头……。”

    “紫修道人与荼靡大师,倒是想法观念相同,之前荼靡大师还劝我放过他们呢,呵呵。”苏迷冷笑出声,眉眼皆是讥诮。

    紫修半蹙眉首,语重心长道:“小丫头,有因必有果,若你将事情做的太绝,恐怕日后会多添业障。”

    “其实,我已经很心慈手软了,若不是为了营造鲛人的善良形象,他们啊,谁都活不了。”

    苏迷弯唇轻笑,狂妄出声。

    “那万俟卿洛呢?”

    紫修很想知道,这小丫头对万俟卿洛的所作所为,是怎样的看法?

    “桐梨与杜忡,是主谋,万俟卿洛便是推波助澜的帮凶,造成眼下的局面,几乎全拜他所赐,但他是婆婆的旧友,我不会对他怎样。”

    苏迷神色轻淡,眸底却闪过几不可察异色。

    紫修静静望着她,没有再开口。

    苏迷心里很清楚,知情者对她的手段与做法,多少都有些异议,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她来到这里的使命与意义!

    苏迷闭了闭眼,回想起原文女主所经历的一切,心下久久难以平息。

    直到她告诉自己,所有任务已经完成,一切的后续都已经与她无关,原本阴沉压抑的情绪,才渐渐好转。

    “怎么了?谁惹我家迷迷生气了,我去帮你打他们!”

    微生漾突然跑进来,从背后紧紧抱住她,窝在苏迷的肩窝,轻轻嗅着属于她的气息。

    苏迷摇摇头。

    本不想说什么,但沉默了一会,张了张口,无声发出几个音节,而后又将喉中的话,尽数吞了回去。

    微生漾见此,笑意僵在嘴角。

    但下一刻,又缓缓勾起醉人的弧度,轻贴着苏迷的耳朵,呢喃道:“我的迷迷,无论做任何事,对我而言都是对的,都是最最正确的,无论何时,我都站在你身边,陪着你,支持你,帮助你。”

    男人这般甜蜜的情|话,几乎是信口拈来。

    苏迷却百听不腻,唇角勾起的同时,反身吻住那张甜而不腻的唇。

    两人吻了一会,微生漾突然放开她,狭长眼眸亮的吓人,一瞬不瞬望着她:“迷迷,我们逃婚罢。”

    “逃婚?”

    苏迷瞪了他一眼,刚想好好说说他,微生漾倏地倾身,将她从凳子上抱起,与此同时扬手一挥,两个与他们一模一样的男女,赫然凭空显现。

    “迷迷,我们去南海,离开这是非之地。”

    苏迷知道微生漾乖戾任性,但她不能纵着他胡来:“马上便要大婚了,你父母还有万俟卿洛他们,都在外面……。”

    “哼,他们给你不痛快,我便要他们不痛快,至于那些喝过长生汤的人,更无需担心,有老家伙和恶婆娘在这里,没有他们搞不定的事。”

    微生漾恣意出声,随着一道流光乍现,消失在原地。

    紧接着,虚空倏然出现一道白团团胖乎乎的白影,朝着两人离开的方位,紧追了过去。

    *

    正如微生漾所说。

    两人金蝉脱壳后,罂初与微生熠墨掌权大局,帮他们顺利办完婚事,随后返回上古神界。

    万俟卿洛等人虽然不舍,但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离开。

    与此同时。

    波澜壮阔的蔚蓝海岸,两抹艳绝靡丽身影,恣意盎然跳跃。

    变为鱼身回归大海的苏迷,只袭一剪艳绯薄纱,牵着微生漾的手,在大海中欢乐游弋,最后在海中小岛靠了岸。

    苏迷纵身一跃,侧身坐在光滑岩石上,朝微生漾伸出手。

    男人并未将手交给她,只是一瞬不瞬望着少女精美绯颜,红誘唇角轻勾,倾身的同时,低首吻触波光粼粼的绯色鱼鳞,满眼沾染浓重渴望:“迷迷,昨晚应是我们的洞房夜。”

    苏迷眨眨眼,没说话,心里却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红润饱满唇角勾了勾,身形倏然朝前一倾,灵活的鱼尾,缠上男人修长的腿,轻而缓的摩|挲动作,带着明显的撩|拨与邀请之意。

    “迷迷……唔!”

    微生漾满眼惊喜,刚唤出她的名字,唇齿便被苏迷强势而汹涌掠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