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饕餮盛宴之鲛人(番外)
    凛冬时节。

    白雪皑皑,大雪纷飞。

    突如其来的大雪,仅仅一夜之间,整片皇城裹上雪色银装。

    “咳咳咳——!”

    静谧死寂的雪夜,光线明亮的御书房,传来一道剧烈咳嗽声。

    紧随着“吱呀”一声,苍老的宫人总管,急忙进入殿门,快步走上前查看。

    但见年轻帝王手中的染血手帕,宫人总管满脸皆是担忧:“王上,您又咳血了,奴才这便传唤太医给您看看。”

    万俟卿洛摇头,轻笑道:“无碍,老毛病而已,本王死不了……。”

    话落,他顿了顿,复又笑道:“那人不会让本王轻易死去。”

    若不是他在背后暗自操盘,她鲛人一族亦不会被世人为难,如今受得的罪与苦,都是应该受的。

    万俟卿洛苦笑一声,接过参茶,轻啜了一口。

    宫人总管虽不知其中全部实情,但心里早在万俟卿洛帮鲛人正名时,猜出了几分。

    可他只是个奴才,万事不难逾越,有些话,有些事,只能烂在肚子里。

    “王上,这都过去三年了,那鲛人还是没有出现,要不奴才派人……。”

    万俟卿洛缄默无言,眸色越愈发冰冷。

    宫人总管极有眼色,眼见万俟卿洛神色不对,立马闭了嘴。

    万俟卿洛摆摆手:“退下。”

    “王上……是,奴才这便告退。”

    宫人总管蹙眉颔首,恭敬退出御书房。

    万俟卿洛静静坐在高位。

    片刻后,他起身来到窗边,轻轻推开窗,视线落在纷飞白雪,神思渐渐恍惚。

    ……

    他是身份尊贵的皇子。

    她是罂家不受宠的庶女。

    初次见面。

    她被下人欺负,痛哭流涕,却尤为可怜,不禁令他产生想要保护她一辈子的念头。

    在那之后。

    有他守护的她,脸上出现更多欢笑,性情却愈发骄纵任性,惹出很多事非。

    有一日。

    她掉落悬崖的消息,传到他的耳中。

    他找遍整个崖底,却没有丝毫线索。

    直到一年后的某一日,再次见到她的那刻,他便觉得她不一样了。

    她愈发耀眼夺目,吸引无数人的目光。

    那时的他,突然产生了危机感。

    可在他想做出措施,改变眼下的现状时,不小心中了招,与罂嫣发生了关系。

    他不得不娶她。

    然而大婚当日,他才彻底明白,她不是变了,而是她身体里藏着另外一个灵魂,一个拥有致命吸引力的灵魂。

    他爱上了她。

    可她却不爱他。

    她所爱的男人,或许这世间所有人,都无法企及。

    她离开后的日子,他陷入了疯狂的想念,直到有一日,他遇到一个眼睛与她相似的女人。

    但他知道,那女人不是她,可最终还是放纵了自己。

    甚至在得知那女人算计鲛人,从而达到容颜永驻的时候,自私的选择了推波助澜。

    因为他知道,她与鲛人族有些渊源,事关鲛人族,她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一日,仅仅只是为了见她一面。

    可见到了,却又将陷入无限思念的死循环。

    ……

    万俟卿洛晦涩低笑,指尖轻触窗棂边缘,关上窗,转身折回高位,继续批奏折。

    *

    浮屠寺后山。

    简朴精致院落房屋中,淡暖烛光轻轻摇曳。

    身穿青琉碧色锦袍的冷旎夭,抬手拿起筷子,夹起一片嫩肉片,在火锅里涮了涮,蘸了蘸酱料,塞进嘴里嚼了嚼,吃的津津有味。

    “你倒是吃得香。”

    身穿僧袍的荼蘼,满上一杯桃花酿,仰头一饮而尽,但神色中却半含困扰之意。

    “怎么,还在为那小丫头的话而烦恼?”

    荼蘼没说话,但答案很显然:是的。

    以前的他,从未觉得自己的慈悲之心有错,但苏迷的话,却让他产生了质疑。

    如果恶徒作恶后,产后了悔改之意,他们这些局外人,去劝说遭受伤害的人,让他们抛开以往的纠葛,从而原谅恶徒,这种慈悲行为,真的恰当么?

    作为出家人,不就是为了引人向善么?

    可为何苏迷的话,令他如此迷茫?

    荼靡想不通,皱眉又饮下一杯桃花酿。

    冷旎夭无奈笑了笑,加了块红烧肉,放进他面前的碟子里:“先吃块肉,本公子来为你解答。”

    荼靡眨眨眼,将红烧肉吃下,随即放下筷子,作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冷旎夭勾了勾唇,道:“她说的没错,收到伤害的是她鲛人族,放不放过桐梨杜忡,那是她的权利与自由。

    至于你,亦没错,你是出家人,慈悲为怀,但你要斟酌事情的轻重,桐梨那疯女人的所作所为,别说那丫头,即便是本公子,都想刮花她的脸,可你却偏生劝她放过他们,换成是本公子,早便找几个男子||奸了……。”

    “冷施主!”

    荼靡怒生制止,脸上红成一片。

    冷旎夭摇头笑笑,继续吃着火锅。

    荼靡想了想,忍不住问道:“你当初怎会被他们抓去?”

    冷旎夭动作倏顿,笑意硬生僵在脸上。

    “因为桐梨的那双眼睛?”

    荼靡道出心中所想,随即又道:“冷施主之前钟情于微生施主,为何又会移情别恋,喜欢上了罂……唔!”

    话未说完,一块红烧肉塞进荼靡嘴里。

    冷旎夭警示性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吃着火锅,但沉着思绪,却早已纷飞。

    ……

    初次见面时。

    他便知晓她与墨关系匪浅。

    原本想要戏耍她一下,结果却被她反将了一军。

    他们接下来的相处,很奇妙。

    虽然每回被她气的半死,总拿他与万俟闻乾开玩笑,得知他对墨特殊的情感,还想要撮合他们……

    总之,让他又恨又无奈。

    可不知从何时起,他越来越在意她,甚至成为心中特别的存在。

    这种难以言说的情感,如藤蔓恣意生长,他根本控制不住,甚至在得知她对墨动了心时,想要将她夺走的冲动!

    可他知道,她不爱他。

    即便强行夺走,只会令她……恨他。

    他不想从她的眼里,得到这种情绪。

    于是,他学着去思考,最后决定成全,默默的守护着她。

    可就在他暗暗决定之后,墨却渐渐恢复了原本的面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