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4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3
    五分钟过去。

    苏迷的脸上,没有丝毫异样。

    宾馆经理见此,面露不悦:“我们的宾馆,从未发生过命案,不可能有鬼,这个客人,请不要故弄玄虚,否则我们将报警解决。”

    尚宇程倏然睁眼,正巧对上苏迷疑惑不解的眼神。

    “宇程哥,我没鬼上身,我很好。”

    “你昨晚跟我说话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你,而是一个老太婆,如果没有鬼上身,又会是什么?”

    尚宇程虽是质疑的语气,但他很确定,昨晚的一幕幕,并不是他的错觉。

    “可你把大师请来了,经咒也念了,我一点事都没有。”

    苏迷皱眉,眸中半含幽怨。

    尚宇程想不通其中的原因,不由皱眉:“大师,会不会那老太婆的鬼魂已经跑了?”

    老和尚沉吟片刻,赞同颔首:“有可能。”

    “那现在该怎么办?”

    “先带她回去,如果有异常,施主再来慧恩寺找贫僧。”

    尚宇程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带苏迷离开宾馆。

    尚家位于津市城东普通居民区。

    两人在小区门口下了车。

    刚走进小区,迎面看见尚宇程的表弟彭昌,从居民楼里走出来。

    彭昌远远看见尚宇程,眼睛猛地一亮,急忙朝他挥手:“表哥!表哥!”

    尚宇程一见是他,刚想拉着苏迷离开,苏迷却抢先开了口:“宇程哥,彭昌在喊你。”

    尚宇程不悦皱眉,但又不能直接离开,只能黑着脸,不爽站在原地。

    彭昌快步跑到两人面前,嘿嘿笑道:“表哥,苏迷姐,你们这是……刚从外面回来?”

    尚宇程勉强笑道:“对,刚回来,没事的话,我们先回去了。”

    “唉,等一下表哥,其实我是想向你……借点钱。”

    尚宇程嘴角笑意倏敛,但又碍于面子,很快恢复如常,斟酌道:“我这月还没发工资,你准备借多少?”

    “不多,不多,五千就够了,我朋友出了点事,需要拿钱应急,等他事情办完,发了工资就还给我,等我拿到手,立马就给表哥送去。”

    尚宇程是个爱面子的人。

    他跟彭昌是亲戚关系,如果不借给他,到时候被他妈知道,面子上也挂不住。

    如果刚才避开他,或许就不用借给他了。

    尚宇程眼中,带着责怪意味,抿嘴看了苏迷一眼,最终点了头,拿出手机,给彭昌转了账。

    “谢谢表哥,那我先走了,改天见。”

    彭昌一拿到钱,扭头就走。

    尚宇程越想越气,回去的路上,一句话都没跟苏迷说。

    苏迷倒是乐得自在,不用应付他。

    但系统059对她的做法,表示很疑惑。

    “宿主,你昨晚装神弄鬼,现在又故意让他借给彭昌钱,是不是在谋划什么阴谋?”

    “原文女主对外人冷淡,对尚宇程却体贴温柔,我做不到,装腔作势又累,为了不引起尚宇程的怀疑,索性假装鬼上身,即便做出崩人设的事情来,直接说是鬼上身的后遗症,不就少了很多麻烦嘛。”

    至于促使尚宇程借给彭昌钱,无非是给他制造一些麻烦。

    毕竟,人不管做任何事,面对外界干扰,总会出现疏忽,这样一来,她更能准确找到事情的真相。

    *

    两人进了居民楼。

    刚走进大门,尚母当即冷脸责问:“你昨晚带我儿子去哪了?”

    苏迷紧抿嘴角,偷偷看了尚宇程一眼,想让他帮她说说话。

    “妈……。”

    “我没问你,我在问她。”

    结果尚宇程一开口,尚母冷脸打断他,复又瞪向苏迷:“你个臭丫头,是不是哄我儿子开|房去了?”

    “我没有,是……。”

    “妈,小迷昨晚下班很晚,正好我有份企划方案没做完,我们就在酒吧附近的网吧,呆了一夜。”

    尚宇程不敢被尚母知道,他带苏迷去宾馆开|房的事,只能随便编个理由。

    苏迷没说话,皱眉望了他一眼。

    尚母闻言,这才放了心。

    但她还是不忘警告苏迷——

    “我可告诉你,我们尚家的儿媳妇,必须月入过万,还得世界五百强公司里的白领,如果你达不到这个条件,别想做我尚家的儿媳妇!”

    月入过万?

    世界五百强?

    当初为了给尚宇程挣学费,原文女主连大学都没毕业,又怎能进入世界五百强公司?

    尚母明显不想原文女主,嫁入尚家!

    苏迷唇角微勾,故作乖巧颔首道:“我会努力的。”

    尚母不屑冷嗤,高傲瞥了苏迷一眼:“还不去做饭,这么晚了,早饭都变午饭了,你是不是想饿死我!”

    “我这就去。”

    苏迷应了一声,转身走进厨房。

    眼见尚母回了屋,尚宇程转身走进厨房。

    “小迷,你别生气,我妈她刀子嘴豆腐心,只是随口说说,没那个意思,你别往心里去。”

    尚宇程像往常一样,尚母骂原文女主的时候,他一声不吭。

    等尚母一走,他立即在中间调和。

    但他不知道,原文女主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点!

    苏迷冷淡抬眼,反问道:“刚才红姨说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出声?”

    “我……?!”

    尚宇程没想到苏迷会质问他,怔了怔,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你先去洗漱,等会出来吃饭。”苏迷没继续追问,笑着将他打发走。

    尚宇程若有所思皱着眉,转身走出厨房。

    *

    十五分钟后。

    苏迷将饭食做好,端上了桌,尚母正巧从房里走出来。

    “红姨,饭做好了,可以吃饭了。”

    苏迷笑着招呼道。

    尚母依旧没给她好脸色,哼了一声,敲响尚宇程的门:“宇程,吃饭了。”

    苏迷暗自冷笑,对此却见怪不怪。

    原文女主在尚家这么多年,不但每月上交所有工资,还要承担所有家务。

    酒吧上班的时间,是晚上六点半,第二天凌晨四五点,才能下班,回到家还要准备三餐。

    睡眠不足就算了,每天还要受尚母的气。

    真的无法理解,爱竟让一个人,变得如此卑微。

    苏迷摇头笑了笑,刚咬了一口菜包子,尚母满怀不悦的声音,蓦地响起:“宇程还没来,谁让你先吃饭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