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0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9
    他想干嘛?

    苏迷梭然瞪大双眼,一瞬不瞬看着男人,但下一刻,视线被健康古铜所吸引,不自觉往下游移,最后落在他沾着晶莹水滴的肌理分明的腹肌上。

    咕噜!

    苏迷清晰听见,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紧接着皱起眉头,慌忙移开视线,暗自低咒了几句。

    这种身材,模特界多的是,有什么好激动的,真是没出息!

    然而就在这时,男人突然动了!

    他快速俯身,贴向心神不稳的苏迷。

    眼见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苏迷即使再傻,也已经意识到他的目的,她连忙用力别开脸,从他手上挣脱,猛地推开他,转身就跑——

    却不想,刚转身跑了一步,下刻就被男人实实抱个满怀!

    苏迷蓦地一惊,瞪大双眼看着前方,后背紧贴上的结实而湿漉的男体,浑身散发着烫人的热气,随着一下又一下的呼吸,穿透薄薄的布料,满满的覆盖,她整个人,都在眨眼功夫间,染上男人的专属气息。

    “你是什么人?”

    低磁性|感的男音,紧贴着她的耳朵,传入耳中。

    苏迷刚想回答,门口突然传来一道敲门声。

    心想着一定是陆煊,苏迷连忙提醒道:“有人在敲门。”

    “先回答我的问题。”

    尉劭眉头微皱,言辞中尽是不容置喙的强硬。

    苏迷也不是善茬,眯眼冷哼:“我可不是人类,如果不立刻放开我,后果自负。”

    此话一出,男人却未有丝毫动静,显然没把她的话,放在眼里。

    苏迷心生气恼,正想使出魂力,挣开他的束缚,男人忽而低笑一声,再度开了口:“你有温度,不是人又是什么?”

    “你见过人会隐身么?放开!”

    话落,见男人仍然仍然抱着不放,她立即释放出魂力,轻易挣开他的怀抱,随即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可手掌还未落到男人脸上,手腕已然被男人紧紧扣住:“没人能打我,你一样也不能。”

    听着男人狂妄自大的话语,苏迷当场发出一声冷笑,突然发力,强行挣脱的同时,猛地出腿,一脚踢在男人腹部,将他生生踢出两米远,重重摔在地上!

    “能不能,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不自量力!”

    苏迷轻蔑讥笑,复又冷哼了一声,刚想再上前补上一脚,谁知随着男人起身的动作,腰上围的浴巾,突然滑落——

    紧接着,浓密森林中的大蘑||菇,不期而遇闯入眼帘!

    连二接三的意外,令苏迷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快速转过头去。

    尉劭低头看着,已然起了反应的某处,眉头紧紧皱起。

    但下刻,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动手将浴巾重新围好,丝毫不显狼狈站起身,举步走向苏迷:“你很有趣,如果可以,要不要跟我结个婚,我保你吃穿不愁,钱随便花。”

    如果是往常,苏迷一定再暴打男人一顿,可她突然想起这次的任务,最终没有断然拒绝,而是反问了一句:“理由,给我一个理由。”

    “我中了药,是我亲生妹妹,找人给我下的药,像这种情况,一年最起码发生四五次,她的最终目的,是想让我结婚,我对你有兴趣,可以嫁给我么?”

    尉劭没有丝毫隐瞒,直言将所有的一切,尽数相告。

    “你能看见我?”

    “不,我看不到,但我能感应得到。”

    所以才在感应到她第一时间,鬼使神差冲出门外,将她拉了进来。

    “你连我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确定要娶我,你就不怕我长得眼斜口歪满脸麻子?”苏迷开玩笑道。

    尉劭再度低笑,无比自信地道:“我尉劭看上的女人,丑不到哪里去。”

    “你还当真是自信,我可没有答应你。”

    “我相信你会答应,否则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跟我讨论这个问题,不是么?”尉劭很是笃定。

    不可否认的是,他说的确实没错,苏迷之所以留在这里,确实是想摸清他的底,再做考虑。

    这男人虽然冒失,但不知为何,他给她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好像他们认识很久了一样,即便刚才发生了很多不愉快,但她还是留了下来。

    “你说的没错,我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但是我需要了解你的所有情况,同样的,我也会告诉你我的身份背景,届时,如果你还愿意的话,ok,我们结婚。”

    苏迷不紧不慢的道,清楚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女人的突然转变,更激起男人想要了解她的慾|望。

    尉劭勾了勾唇,没有丝毫隐瞒,将自己的个人信息全部相告,可唯独没有提到情史。

    苏迷在感情上有洁癖,虽然没说出口,但很在意这一点。

    她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坦白开了口:“我父母双亡,工作是酒吧服务员,目前暂时寄居于别人家里,我有一个关系要好,却没发生任何实质关系的青梅竹马。

    而今晚,他背着我跟另外一个女人,就在这家酒店这间房间的隔壁开|房,但我想说的是,我现在很冷静,所做的决定,都出自于自己,而非别人,以上是我的所有情况,现在麻烦你说一下,关于你的情史。”

    “空白。”尉劭淡然道。

    “空白?”苏迷表示质疑。

    尉劭勾了勾唇,低磁出声:“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从未遇到我想要娶的女人,更没有遇到想要发生关系的女人,而今天,我都遇到了,那个人就是你。”

    男人这番情话,可以说已经很老练了,丝毫不像情感空白的男人,能说出的话,苏迷对他话中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然而未等她提出疑问,尉劭再度开了口。

    “先不要急着怀疑,或是否定,以后我们相处的日子,会让你清楚的知道,我话中的真实性。”

    “好,如果你没有别的问题,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苏迷的爽快应承,并没让男人很满意,他反而沉默了片刻,发出了慎重的询问:“若你反悔,任何与你有关的人和物,都将受到最直接的影响,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再回答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