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13
    “投诉我?你以为他是谁,你以为你是谁?!”

    刘雨柔整个人快要气炸,猛地从床上做起,重重摁了摁眉心,刚想再骂两句,眼角余光落在手机屏幕上,不由皱了眉。

    该死!

    这老妖婆竟然是尚宇程的妈!

    刘雨柔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怒气,将电话挂断,随即低咒了一声:“艹!”

    “怎么了?谁惹你了?”

    尚宇程推开浴室的门,见刘雨柔神色烦躁,手里握着他的手机,心下猛地一惊,不好的预感,瞬间侵袭周身。

    他连忙走过去,将手机夺到手中,神色紧张打开通讯记录。

    见是尚母打来的时候,微窒揪紧的心,稍稍放松,轻舒一口气,皱眉道:“我妈跟你说了什么?”

    “你妈真没素质!”

    尚宇程面露不悦:“她是长辈。”

    “她是你妈,又不是我妈。”刘雨柔满脸不在乎,掀开被子,赤身走进浴室。

    尚宇程紧紧皱眉,刚想说些什么,手中握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低头一看,又是尚母打来的,尚宇程整个人开始紧张。

    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却不敢去接电话,心里愈发的烦躁与不安。

    最后,尚宇程满脸丧气坐在床头,脑子里全是尚母对苏迷说话的场景。

    他在害怕。

    他害怕尚母会把这件事,告诉苏迷。

    但他现在连电话都不敢接,就怕苏迷在场,将电话抢过去,质问他,为什么要背叛她?

    尚宇程整个人都在发抖,手心全是汗。

    他现在无比的后悔,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跟刘雨柔发生了关系?

    可昨晚,她对他的所作所为,他根本把持不住。

    真是应了那句话——

    昨晚一时爽,爽完就进火葬场!

    尚宇程满脸苦恼,彻底没了主意。

    刘雨柔一出来,见尚宇程哭丧着脸,坐在床头,不由皱了眉:“怎么,现在后悔了?”

    尚宇程没有回答,甚至没有理会。

    刘雨柔见他这幅样子,怀疑在她洗澡的时候,又接到什么人的电话,而且很有可能是个女人。

    “你应该有女朋友罢?”

    刘雨柔说出心中所想。

    尚宇程身形微僵,抬头望向她的眼神,满是复杂。

    “有女朋友,竟然还是个处,你女朋友,一定长得很丑罢?”刘雨柔轻嗤讥嘲。

    尚宇程仍然没有开口。

    可面对情场老手刘雨柔,这显然就是默认。

    但她不在乎。

    她在乎的是过程,是享受。

    再者,他既然能不碰他女朋友,那他女朋友如果知道,他有了别的女人,恐怕短时间,也不会让他碰。

    那她,正好坐收渔翁之利。

    刘雨柔恣意扬眉:“ok,不管你有没有女友,现在你跟我有了关系,必须对我忠贞不二,若是背着我偷吃,我绝不会轻易放过你。”

    尚宇程本以为,昨晚只是一场初体验,万万没想到,竟然会碰到这种女人。

    “我跟你只是一|夜……。”

    “我睡过的男人,只能被我丢掉的份,没有说不的资格。”

    刘雨柔的口吻,极其强势,唯我独尊的女王范,让尚宇程当场皱了眉。

    他二话没说,直接穿衣服走人。

    刘雨柔不急不躁,扭身往单人沙发上一坐,抽出一根烟,点上火,一阵吞云吐雾,慢条斯理道:“如果你走出这道门,我保证你明天就从锐新(广告公司)走人。”

    尚宇程走下没停,只当她在吓唬自己。

    但下一刻,刘雨柔却勾了勾唇角,嗤声道:“你应该听说过,我跟刘经理的关系,你觉得,如果我让他将你从公司除名,或是升职,他会不会答应?”

    尚宇程闻言,脚下倏顿。

    冷脸转身望向神色悠闲的女人,眉眼变得犀利。

    “刘雨柔,你别太过分!”

    “我并没逼你,我只希望你能自愿留在我身边,你有没有女朋友,我不在乎,我在乎的过程。”

    刘雨柔这番话,尚宇程算是懂了。

    “床|伴关系。”

    “你有女朋友,我们只能保持这种关系,只要你在这期间,不碰她,我愿意为你隐瞒我们的事,直到这段关系结束,你跟你的女朋友,是结婚,还是分手,都随你。”

    刘雨柔想要的,并不是婚姻。

    她想要的,只是过程。

    尚宇程心里明白。

    这次的并不是单纯的初体验,而是倒霉碰到了毒蛇。

    稍有不慎,她就反咬他一口,一击致命。

    可他并不想站在被动的位置,任她肆意敲打威胁。

    沉默了片刻,尚宇程冷静开了口:“容我好好考虑考虑。”

    “好。”

    刘雨柔眉眼微弯,妩|媚而强势的韵味,无形昭显。

    若是昨晚,尚宇程或许会更加着迷,但此时此刻,他只感觉到,可怕与嫌恶。

    这种恶毒有心机的女人,连苏迷一根毫毛都比不上!

    *

    尚宇程洗了三遍澡,反复检查了衣物,保证没有任何破绽后,才穿戴整齐离开。

    临近中午。

    尚宇程来到家门口。

    刚想用钥匙打开门,突然想起了什么,动作稍稍停顿后,又放进了兜里。

    尚宇程深呼一口气,抬手敲响大门。

    “叩……。”

    刚敲了一下,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尚母神色复杂瞪向他:“你去哪了?”

    尚宇程抿了抿嘴角,朝里面看了看。

    见苏迷不在客厅时,小声解释道:“昨晚同事聚会,两个上司喝多了,我把他们送去了酒店,结果他们吐了我一身,我照顾他们一夜。”

    尚母眯着眼,显然不相信他的话。

    顿了顿,复又出声:“早上那个女人呢?她是谁?宇程,你老实告诉我!”

    尚宇程皱了眉,隐隐有些懊恼:“妈,你是不是骂她了?”

    “她一个出来卖的贱|蹄子,我骂她几句怎么了?”

    尚母见他责问自己,当即就火了:“还有你,我们尚家虽不是书香门第,但好歹有头有脸,要是被人知道,你找夜场里的女人,还怎么出去见人?”

    “妈,你听我解释。”

    “你不用解释!”

    尚母抬手打断,冷声道:“我告诉你,宇程,那种女人脏得很,你要是染上病,我绝对不认你这个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