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0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39(89万赏加更)
    无线电波中。

    男人低沉的声音,满赋深情,缱绻叙说着内心的浓浓情意。

    苏迷冷冷勾唇,左耳进右耳出,权当听听,但嘴上却十分配合:“宇程哥,我相信你,一定会对我好的,我马上下楼,你等我。”

    她将电话挂断,拿起包包,快速下了楼。

    两人招了一辆出租车。

    前往民政局的路上,出租车师傅,从后视镜望向两人,笑嘻嘻地询问:“两位这是去领证?”

    苏迷点了点头,眉眼间皆是笑意。

    出租车师傅连忙道:“恭喜啊,两位,祝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谢谢。”

    “谢谢。”

    两人异口同声,但尚宇程神色间,却显得特别不自然。

    出租师傅疑惑看了眼尚宇程,扁了扁嘴,没再做声,但心里忍不住吐槽了几句。

    半个小时后。

    尚宇程突然开口道:“师傅,麻烦这里停车。”

    出租车师傅四处看了看,刚想询问,尚宇程递给他一张百元大钞:“不用找了。”

    话落,尚宇程急忙拉着苏迷下了车。

    “这里是民政局?”

    苏迷四处望了望。

    “走过这个巷子,里面就是。”

    尚宇程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两人走过一个巷子,远远就看到了民政局。

    苏迷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随他走进民政局。

    整个民政局,人满为患,一个个都在排队填表、拍照。

    苏迷似乎很开心,全程一直在笑,跟着尚宇程排队、拍照,很快就领了证。

    离开的时候。

    苏迷突然叫住了尚宇程:“你先在门口等我一下,我去个厕所。”

    尚宇程愣了愣,似乎并不想让她去,沉默了一会,才找了个借口:“外面也有,这里很多人用,不干净。”

    苏迷几不可察挑起眉,朝厕所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乖巧颔首道:“那好,你带我去外面的。”

    尚宇程听此,稍弦紧绷的状态,终是松懈了下来,拉着苏迷急忙离开。

    两人来到附近的公厕。

    十分钟后。

    两人先后走出来,尚宇程特别殷勤将她送回家。

    刚在沙发坐了一会,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苏迷扬扬眉,走到门边,问都没问,直接将门打开。

    “迷迷,你……?”

    男人喘着气,皱眉看着她。

    苏迷二话不说,将他拉了进来。

    “你就不怕是他么?”

    “除了你,不会有人这么快来我家,快进来坐,先歇一会。”

    苏迷早已算准,男人会第一时间过来找她,听到门铃响起的那一刻,想都没想,直接给他开了门。

    尉劭傲娇扬扬下巴,又想起她跟尚宇程领证的事儿,立马又不开心的皱了眉:“你真的跟他领证?”

    “证是领了,但真假还有待考证。”

    苏迷冷眼微眯。

    “你是说,结婚证是假的?”

    苏迷回想起,两人在民政局的所见所闻,嘴角笑意更冷:“估计民政局也是假的。”

    “民政局也是假的?这渣男倒是有本事,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造一个假民政局,也挺不可思议的。”

    尉劭觉得还真有意思,挺好奇尚宇程是怎么造的假民政局?

    “到底是不是假的,还要等邢特助那边打电话过来,才能百分百确认。”

    苏迷话音刚落,尉劭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将手机拿出来,冲她扬了扬,随即将电话接通,又开启了扬声器,紧接着,邢云阳的声音,从电话话筒里传出:“boss,我刚才已经去查过了,那个民政局是假的,更准确来说,那是剧组搭建的片场,之前有好几个剧组还在那里拍过戏……。”

    “民政局里的那些人,应该是尚宇程临时请来的群众演员。”

    苏迷突然出了声。

    邢云阳顿了顿,继而道:“对,负责那些群众演员的群头说,今天早上,有个男人通过别人找到他,让他找几个演技不错的群众演员,临时安排了这场戏。”

    “看来他们演技也不怎么样,还是被我家迷迷看出来了。”

    尉劭满脸得意,傲娇扬眉。

    苏迷勾勾唇,望向他的眼神,满满温柔暖意与宠溺。

    但其实,她本身就是在剧组混了很多年的群众演员,即使尚宇程请来的人,演技都还不错,但民政局又不是菜市场,今天又不是什么特殊的好日子,怎么可能那么多人?

    而且,尚宇程明显就是做贼心虚,连她上厕所都不让,更是不打自招,露出了马脚。

    “那接下来,要怎么做?”

    邢云阳突然出声询问。

    即使他没在现场,用脑袋想想都能想到,两人此时的相处气氛。

    邢云阳不想继续做电灯泡,连忙追问正事,准备领个差事,就将电话挂断,让两人单独相处。

    苏迷想了想,当即问道:“那个群头和尚宇程,应该是电话联系,估计找不到有力的证据,你现在联系那个群头,让他打电话给尚宇程,告诉他,支付给群众演员的钱不够,要让他再加钱。

    然后你让他把通话记录,全部录下来给我,最好再录一段采访那些群众演员,对于今天临时戏的一些看法。”

    邢云阳本以为,苏迷只是性格比较特殊,才吸引了自己boss,如今听了她的话,才发现未来的董事夫人,不但有勇还有谋,思路也特别清晰。

    “我现在就去办。”

    他连忙应承,挂在了电话,立刻动身去办这件事。

    尉劭经此一事,更以自家夫人为豪为傲,走上前拥住她,狠狠亲了一口:“我本以为,你真的要给他领结婚证,还独自伤心了好久。”

    “对我而言,领结婚证是愿意将我完全交给对方的一个仪式,此生我只领一次,愿意领证的对象,只有你。”

    苏迷很少说情话。

    但此时此刻,她特别想亲口告诉他,他对于她的重要性。

    尉劭对苏迷前所未有的话语,感到有些手足无措,定定看着她,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苏迷无奈笑笑。

    这男人,有时候粘人的要命,有时候撩|人的情话满分,有时候任性又有小脾气,有时候傲娇乖戾而执着。

    但她很喜欢,皆因她而改变情绪的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