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2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41
    “哼!本系统都好几千岁了,才不是什么小孩子呢!”

    白嫩嫩的小手,捂着额头,气鼓鼓嘟着嘴,幽怨瞪着一身红裙的苏迷,满脸大写着不高兴。

    苏迷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肥嘟嘟的小脸:“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孩子,别不承认,幼稚的小鬼。”

    “宿主!”

    系统059立马炸了毛,瞪圆了眼珠子。

    苏迷见他那样,伸手又戳了他一下,同时将酒杯端走:“小鬼,去忙你自己的事,我还有正事要办。”

    “那再让本系统喝一口,就一口。”

    系统059从始至终,一直盯着那半杯酒,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苏迷轻哼,直接把那杯酒,放到尚宇程面前:“喝完。”

    尚宇程早就喝蒙了,目光涣散,二话不说,拿起来一饮而尽,全部喝完。

    苏迷满意勾唇,冲系统059得意扬扬眉,又轻轻摆了摆手,示意让他赶紧离开,别影响她办正事。

    “可恶!”

    系统059嘟着嘴,眼圈都气红了,眼巴巴看着她手中的红酒杯,却又别无他法的愤然离开。

    而此时的尚宇程,显然因为混酒的后劲大,整个人都在打飘,连酒瓶都拿不稳。

    苏迷冷冷勾唇,抿了一口红酒,但想了想,又把整杯酒全部喝光,随即起身拿起另一瓶香槟,走到尚宇程面前,扣住他的下巴,将一整瓶香槟,全部给他灌了下去!

    “唔!咕噜!咕噜!咳咳!”

    尚宇程被呛得难受,双手想要挣扎,却仿佛被抽干了力气,抬起又放下,猛烈咳嗽起来。

    苏迷冷眼望着,他手腕上价值不菲的情|侣款男表,不由讥诮冷笑。

    连车子房子都买不起都上班族,却戴着价值几十万的钻表,这男人还真当她是傻子!

    眼下的尚宇程,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感受不到外界所有的一切,只能费力地猛咳,可到整张脸都涨红,青筋凸显,神色略显狰狞。

    然而苏迷却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直到整瓶香槟全部灌完,她才收回手,扯了餐巾,慢条斯理擦拭手指,眉眼间尽是无尽冷意。

    “叮铃铃。”

    就在这时,门铃声突然响起。

    面庞冷凝到极致的苏迷,眉眼倏地放柔放暖,立马丢开手中的餐巾,举步朝门口走去。

    “砰!”

    与此同时,身后的尚宇程,无力倒在地毯上,狼狈猛咳,甚至咳出了尚未咽下的香槟。

    苏迷脚下丝毫停顿,举步来到门口,直接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在一个女人。

    身穿黑色皮衣皮裤的女人。

    苏迷挑挑眉。

    但见西装革履的邢云阳,缓缓朝她们走来,抿唇开了口:“他呢?”

    “boss在2608。”

    邢云阳如实回答。

    苏迷轻轻颔首:“麻烦了,不必手下留情。”

    “放心,绝不会让你失望。”

    女人自信开口,从腰间拿出一根皮鞭。

    苏迷满意笑笑,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一路来到2608房间,苏迷刚站定,还未去按门铃,房门毫无预警的打开,整个人被拉进去,瞬间被男人拥入怀里。

    尉劭只是抱着她,却一句话都没说。

    苏迷心里很明白,他的不安与焦躁。

    毕竟在他眼中,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尚宇程真的想对她做什么,她很可能会出事。

    苏迷轻轻抬起手,在他后背一下又一下顺着,努力安抚他的情绪,同时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尚宇程自认为“得到”我以后,会以劝说尚母尚父同意婚事为借口,与我分开一段时间,用来去哄那个女人,如果他够用心,不出两月,他们就会结婚。”

    之所以决定跟尚宇程“领证”,是因为她再三回想了原剧情。

    当时,他们一家三口,从医院里走出来,脸上所有的笑容,没有一点突兀勉强或是幽怨。

    按理来讲,如果真的是那个女人,介入原文女主和尚宇程的婚姻,又给他生了儿子,却没有名分,定会对尚宇程有所怨言。

    可她并没有,她的笑是满怀幸福与甜蜜满足的。

    苏迷由此大胆设想,真正跟尚宇程组成幸福家庭的,会不会是那个女人,而并非原文女主!

    她一步步逼迫尚宇程,又在他以为即将失去她时,提出领证结婚。

    果真,尚宇程对没有彻底得到,尚留一丝情感的白月光,还无法放手,于是临时请了演员,演了一出戏,领了假的结婚证。

    这男人,还真是渣的彻底!

    苏迷闭了闭眼,又睁开:“帮我调查一下那个女人。”

    “怎么突然想起要调查她?”

    尉劭不解,连忙发问。

    苏迷所有所思:“有些事情发生的太巧合,那女人绝不是单纯无知的孔雀女,总之,你还是帮我查一查。”

    “嗯,等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尉劭答了一句,定定看她一会儿,突然弯身将她抱起,走向柔软的kingsize大床。

    “等等,我还没卸妆。”

    苏迷揽住他的脖子,眨眨眼说道。

    尉劭原本没想怎么样,但此时听她这么一说,反而忍不住有些期待:“卸完妆,你准备要干嘛?”

    “洗澡,浑身都是酒气。”

    尉劭呼吸紧了紧:“然后呢?”

    “睡觉。”

    苏迷说到这里,见他一眨不眨盯着自己,轻轻勾了勾唇,在他唇上印了一口:“虽然说出来,会让你失望,但今晚不合适。”

    “那如果明天尚宇程醒来……。”

    “放心,我自有办法让他相信。”

    苏迷自信挑眉,又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好啦,先放我下来,我要去卸妆。”

    “我帮你。”

    尉劭抱着苏迷走进浴室,将她放在干净洗手台上,倾身就去拿洗面乳。

    苏迷挡住他的手,跳下地,从包里拿出卸妆小套装,将卸妆水倒在化妆棉片上,擦拭脸上的粉底,又用眼唇卸妆水,卸掉眼妆与唇妆,随后才挤出洗面乳,用洗脸刷清洁面部。

    洗完脸的苏迷,皮肤状态很好,白皙富有弹性,仿佛莹润透亮的果冻,看起来尤为可口誘人。

    尉劭眸中迸着光,喉结忍不住滑了滑。

    苏迷正准备去擦护肤品时,眼前倏地暗影袭来,红誘饱|满的唇,瞬间被男人一口叼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