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52
    郁娜没整容之前的那张脸,尚宇程印象很深刻,但对于她的名字,她的身份背景,他却一无所知。

    尚宇程只知道,她家里有钱,但她长的太丑,多看一眼都觉得辣眼睛,完全没有别的想法。

    可他却没想到,郁娜竟然整了容,还故意接近他。

    现在回头想想,他们初次见面的场景,尚宇程真心觉得讽刺,而且当初他还觉得,她跟苏迷有几分像似……

    尚宇程自嘲发笑,用手捂住了脸,内心无比的懊悔。

    但他又十分的清楚,如果跟郁娜摊牌,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将全部失去。

    尚宇程陷入前所未有的挣扎与纠结,以及疑惑。

    拨通了彭昌的号码,尚宇程冷声质问:“照片是谁发给你的?是不是苏迷?”

    “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彭昌如实告知,随即又道:“不过我也觉得,有可能是小迷姐发的,毕竟当初你跟大姑欺骗了她,她报复你也是正常。”

    “把号码给我。”

    “我打过了,说是空号。”

    尚宇程皱眉,二话没说,直接挂断电话。

    可下一秒,彭昌又打了过来。

    尚宇程本不想接,但想了想还是将电话接通:“什么事?”

    “表哥,你说你现在,身份地位都高上好几个层次,那手里的钱,应该不少罢,我最近手气不顺,想问你借钱应应急。”

    尚宇程一听借钱,立马冷了脸:“上次不是给了你五千,也没见你还我。”

    “表哥现在的身份,还能在意那五千块钱?这话说出来我都不信,而且你看,表嫂现在这件事儿,还有小迷姐跟你那点事儿,如果传出去,对你不太好罢?”

    彭昌决定把照片发过来,目的就是想从他手里拿着钱。

    而且他们是亲戚,就算做的过分点,他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

    “你现在是在威胁我?”

    尚宇程冷凝眉眼,低声呵斥。

    彭昌连忙笑道:“我哪敢,只是想问表哥借点钱而已,你可别误会。”

    话虽这样说,但潜在意思就是想要钱。

    尚宇程愤怒归愤怒,却很快冷静下来,冷笑了一声:“好,等会我转给你五千。”

    “才五千啊,以表哥现在的身份,最起码也得两万罢。”

    彭昌刚说完,尚宇程已经愤然挂断,他刚想再打过去,尚宇程已经给他转了两万过来。

    “嘿嘿,看来小迷姐对我挺好的,特意给我赚钱的机会。”

    彭昌满意收回手机,换了一身衣服,吹着口哨出了门。

    而身在郁家的尚宇程,气的半死,但他很快调整好情绪,打给了郁娜。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人接通。

    紧接着,郁娜痛哭责备道:“你为什么打我,我又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尚宇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对不起,娜娜,我刚才是做噩梦了,才错手伤了你,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你。”

    尚宇程满腔歉意,不停的道歉。

    郁娜已经搭车来到整形医院,但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整容事:“我已经到医院了,你先去上班罢,这次我可以原谅你,但下不为例。”

    尚宇程知道她是心虚。

    但真让他去探望,那他才接受不了。

    于是顺了她的意,随后将电话挂断,简单洗漱后,直接赶往公司。

    可整整一天下来。

    尚宇程无法专心工作,脑子里想的,全是有关郁娜、苏迷和他之间的事。

    他很想找苏迷谈谈,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尚宇程心烦意乱,最后提前下班,开车前往苏迷那间出租屋。

    结果到了那一层,却见完全陌生的中年妇女,从出租屋里走出来,尚宇程心下蓦地一空,连忙跑上去:“这里以前的租客呢?”

    “不知道,我也刚搬进来没多久。”

    尚宇程虽然想过这种可能,但心里还是很空。

    他沉默着,转身下楼,又开车回到公司,直奔前台接待处:“尉董现在在公司么?”

    “尉董和夫人去蜜月了,要过段时间才回来,尚经理有什么事么?”

    “没事,谢谢。”

    尚宇程勉强笑了笑,神色颓靡离开。

    他早就该想到,尉劭对她那么好,一定会带她去度蜜月,可他还像个傻子一样,两处奔波寻找她。

    尚宇程自嘲讥笑,心房像被钝物砸开一个口子,凛冽寒冷的风,不停的灌进来,冻得他手脚冰凉。

    就在这时,电话再一次响起。

    他拿起来一看,竟然又是彭昌!

    “什么事?”

    尚宇程口气很不好。

    彭昌叹声道:“表哥,我今天特倒霉,你给我的两万块钱,被我输光了,不如你再借给我五万?”

    “想都别想。”

    尚宇程直接回绝。

    他知道,如果继续纵容,彭昌会更肆无忌惮。

    彭昌闻言,倏地冷笑。

    “表哥,你可想好了,如果这五万块钱,你不给我,我立马把你跟小迷姐,还有表嫂的事,全捅出来,相信那些八卦报社,对这些东西,一定很感兴趣。”

    “你敢!信不信我——!”

    “为什么不敢,难道你还能杀表弟灭口不成?”彭昌得意冷哼:“总之,这五万块钱我是要定了,记得等会转给我。”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尚宇程冷冷眯着眼,死死握住手机,恨不得将彭昌毒打一顿!

    但紧接着,他却缓缓勾唇,打给了郁父,将事情原委全告诉他。

    郁父知道自家女儿整了容,更忌惮苏迷和尉劭,得知此事后,表示会找人办妥。

    结果没过几天,尚父打来电话,说彭昌被高利贷的人推下了楼,目前正在医院抢救。

    尚宇程赶到医院,见几个警察在盘问,他故作镇定,上前询问情况。

    得知彭昌被推下楼之前,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高利贷的人拿走时,尚宇程这才放了心。

    紧接着,医生宣布彭昌脑部严重损害,成了植物人。

    尚宇程低头故作伤心的同时,几不可察勾起一抹冰冷笑意。

    *

    接下来的日子。

    郁父似乎因为自家女儿整容的因素,对尚宇程的态度,稍见好转,甚至将郁家生意,交给他一部分,以做补偿。

    尚宇程多少有些本事,生意经营的倒是不错。

    但回家的频率,却越来越少,甚至连续好几天不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