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都市极品凤凰男(番外)
    “是你让那个私人侦探,主动找的我?”

    苏迷喝一口清茶,转头看向低头看财经杂志的男人。

    尉劭慢条斯理合起杂志,拿下金丝边眼镜,放在木质茶几上,侧身抱住她,伸头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清茶:“好香。”

    苏迷无奈轻笑,放下手里的茶杯,抬手环住他的脖子:“别转移话题,回答我。”

    当初那个私人侦探找到自己,她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

    可这男人偏生不说,继而抱着她,又亲又啃:“迷迷,我们生个宝宝好不好?”

    “好,你先回答我。”

    尉劭见她执意追问,张口叼住她脖间软肉,坦白承认了。

    “尚宇程曾经欺骗你,我不会让他好过!”

    “傻瓜,即使你不让私人侦探跟踪他,郁娜总有一天也会发现,他和刘雨柔的事,到时候我再暗推一把,他们会比现在更痛苦。”

    此时此刻的尚宇程,还没走上人生巅峰,即使摔下来,也不会体会最刻骨的疼痛。

    如果换做是她,她会等他最得意的时候,让他重重摔下来,粉身碎骨。

    苏迷经历众多位面,比常人多了许多耐心。

    “所以,你怪我多事?”

    尉劭不开心,立马有小情绪了。

    苏迷眼角一抽,突然意识自己似乎说不恰当,连忙扑进他怀里:“我没有怪你,本来是想让他潇洒几年,多找些证据,再重重打击他,但现在看到他坐牢,也是挺解气的,mua~我的尉先生,真棒!”

    “哼。”

    尉劭偏过头,心里还是很气恼,但更想让她多哄哄他。

    苏迷明白他的小心思。

    此时的别墅里,只有他们俩。

    苏迷斟酌片刻,索性主动出击,吻住他唇的同时,一颗一颗解开他的衬衫纽扣。

    紧接着,柔软温热的唇,沿着精致的喉结,渐渐下移,纤细白皙的指尖,轻触游移着,最后握住了他……

    尉劭呼吸倏窒,倒吸了一口气,身体虽然一动不动,但内心却无比期待,她接下来的动作。

    可就在这个时候,苏迷却突然不动了。

    尉劭开荤没多久,哪能经受得住这种折磨,立即化身为狼,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急切而肆意的亲吻——

    紧接着,两人在沙发上,度过了整个下午。

    三月后。

    苏迷怀了孕。

    开心幸福的同时,剧烈的孕吐,让她整个人消瘦了半圈。

    尉劭心疼极了,见她吃下去饭,自己也没胃口,半个月过去,他也跟着瘦了一圈。

    尉母见两人这样,更是心疼,天天往别墅跑,送各种补汤补食,为两人调理身体。

    渐渐的。

    苏迷的孕吐减缓,体重也开始增加,手臂和大腿都胖了半圈,脸也圆了。

    反观尉劭,虽然吃的比她还多,但修长结实的身材,依旧如往常,连腹部都八块腹肌,都比以前明显了几分。

    心生气恼的同时,她又非常清楚的知道,每个怀孕的妈妈,都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有的人生完孩子,会出现很多妊娠纹。

    苏迷怕自己也变成那样,在网上和书上查了很多常识,又买来顶级的橄榄油,做身体按摩。

    尉劭发现后,立即主动承担这项任务,每晚她洗完澡,准时为她按摩。

    日子一天天过去。

    苏迷终于到了生育的日子。

    尉劭听着苏迷的痛苦叫喊声,眼眶跟着红了一圈,当场下定决心,绝不让她再生第二胎!

    苏迷平安诞下一子。

    坐月子期间,尉劭放下所有工作,无微不至照顾她,同时提出不生二胎的事,甚至产生想去结扎的念头。

    苏迷感动归感动,但又觉得没有必要,开玩笑地道:“现在市面上,有很多男人避孕药,安全有效,以后吃药或戴t,你二选一。”

    尉劭却当真了。

    第一时间联系医学上的人脉,开了男人避孕药,放在家中常备。

    时光荏苒。

    一眨眼三年已过。

    两人的孩子,已经能跑能跳了。

    有一天。

    苏迷带着孩子,来到尉劭公司附近的商场买奶粉,却在去洗手间的时候,见了一个熟人。

    穿着保洁服的尚母。

    原先尚母有份好工作,工薪也不错,可眼下竟然沦为商场厕所保洁。

    苏迷也是俗人,看到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解气。

    而尚母想到她算计他们尚家,心里也异常愤怒,但她却不敢像以前那样破口大骂。

    因为那次直播,整个津市甚至全国的人,都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单位辞退了她,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被很多人指指点点,路上遇到愤世嫉俗的网民,更会毫不遮掩的骂她。

    渐渐的,她连出门的勇气都没有。

    可尚父在医院,尚宇程在监狱,郁家又不拿钱给他们,她必须挣钱养家。

    经过多番波折,她才找到这份保洁员工作,即使心里记恨,却不敢对她怎样。

    视线落在她怀里粉琢玉雕的小男孩,尚母又想起,郁家那个不能见面的孙子,心里更不是滋味。

    苏迷虽然很讨厌这类人,但心知他们尚家人,每个都不好过,也不准备赶尽杀绝,勾唇笑了笑,抱着孩子转身离开。

    此后。

    她再也没见过尚家人。

    直到,有一天。

    他们带小尉钦来医院体检,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抬眼看见马路的对面,站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苏迷当场凝眉,满眼毫不掩饰的嫌恶。

    “小……。”

    马路对面的尚宇程,清晰捕捉女人眼中那抹厌恶,心中剧痛无比。

    在狱中整整六年半。

    每当夜深人静时,他不断反问自己,如果当初没有背叛苏迷,他们会不会有属于他们的孩子,幸福美满的生活?

    可惜没有如果,这世上也没有后悔药。

    但他却忍不住,日复一日的想念她,甚至在出狱后,第一时间过来看她,可一路跟踪过来见到的,却是无比刺眼的一幕!

    尚宇程张了张嘴,看着占满整个心房的女人,脚步不自控的朝前迈了一步——

    然而就在这时,停在不远处的黑色的汽车,加大油门猛地朝他开过来!

    尚宇程没有丝毫防范,整个人被汽车撞飞,重重摔在地上,鲜红的血液,瞬时染红了路面。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郁娜狰狞而扭曲的脸,骤然映入眼帘。

    然而恍惚中,另一道纤细熟悉的女人身影,被汽车撞飞的画面,却清晰浮现脑海里……

    ——

    ps:每个人都有慾|望、野心与执念,但人在做,天在看。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世间所有路,都是人亲自选择的。

    因果循环,该来的报应,谁都躲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