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8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12
    “你是雌雄同体?”

    苏迷双目圆睁,整个人都不好了!

    晏绯未答,倾身凑的更近:“不管是男是女,我只喜欢你,只想跟你在一起。”

    “可你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男人?”

    “不是突然,而是遇到你之后。”

    晏绯启唇纠正,望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浓情蜜意。

    当初遇到身穿男装的她,本体自动变为女身,得知她是女子,他只能逆转天命,为她变成男儿身。

    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继续排斥他。

    晏绯勾唇轻笑,亲了亲她的额头:“很快,我便能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她喜欢的样子……

    苏迷听他这番话,更加懵比!

    什么叫她喜欢?

    她从始至终,根本没喜欢过他,好么?

    除了对他生不起气来,她哪一点表现出——她喜欢他了?

    苏迷冷眸倏眯,猛地将他推开:“当初你是女子,我才愿意同你合作,眼下你却变为男子,那我们的合作,便不再作数!”

    他若是女子,同性之间搂搂抱抱,她尚且还能接受。

    可此时男女有别,他随时都富有危险性,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他靠近她。

    突然变脸的苏迷,令晏绯感到非常疑惑。

    他不明白。

    他是女人时,她很排斥。

    他是男人时,她又不喜欢。

    那她喜欢什么?

    晏绯满眼询问,一瞬不瞬盯着她。

    苏迷对上那双疑惑微慌的桃花眼眸,眉头皱的更紧。

    两人无声对视,稀薄空气微滞,诡异的氛围,无声蔓延。

    直到良久,都未得到她的回应,方才还稍显惊慌的晏绯,忽地勾起唇角,清冷嗤笑。

    “有些事,一旦决定,便不是你能轻易左右的,这一点,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苏迷神色倏滞,面色有些难看。

    即使不想承认,但他说的确实没错。

    眼下的局势,他占主导位置,如果她有反逆,暴露身份是小,任务失败是大。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在此刻惹恼他。

    晏绯将她所有神色,尽数捕捉,忽而恣意扬眉:“喜欢我不是什么难事,我很期待,我们接下来相处的日子。”

    苏迷冷着脸,没有任何表态。

    晏绯心知她一时接受不了,原地站定片刻,转身消失在营帐内,余留下一股淡淡桃花香气,久久未消。

    眉眼间闪现一抹狰狞之色,但很快又恢复如常。

    苏迷不知在想着什么,无声望着虚空一点。

    片刻后,她轻舒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

    夜色降临。

    西北边疆的夜,刺骨的凉。

    一抹艳色绯红,无声无息站在西雲军营外,静静注视着某一处,眸色微暗,半显几分落寞。

    *

    翌日。

    睡足吃饱后的苏迷,打了些水,来到晏绯所在的营帐。

    刚走进去,迎面看见一袭黑衣女子,悠闲半卧于榻,轻挑眉眼望着她:“你便是他认定的女人?”

    苏迷动作倏顿。

    还未出声,但见那陌生女人,忽而讥笑嗤笑:“眼光还真是差,真不知他怎会看上|你?”

    “你又是谁?”

    苏迷面色淡淡,丝毫不受她的言论影响。

    “区区凡夫俗子,还不配知道本神的名字。”黑衣女子狂妄出声,眉宇间尽是轻蔑之意。

    苏迷轻慢勾唇,将手中的木盆,放在一边。

    然而起身那刹,倏地启唇默念咒语,同时快速做出繁复手决。

    顷刻间,数道明黄符咒凭空隐现,迸着红光环绕周身,而后尽数朝狂妄女子面门袭去——

    黑衣女子蓦地一惊!

    反应过来之际,立即化作一团黑气,急速逃窜。

    苏迷唇角森然冷勾,身形骤然急旋,指尖迸出几缕红色流光,携着数道明黄符咒,直逼那团黑气,随即五指一收,再猛地一扯,便死死扣住黑衣女子的喉咙!

    “名字?”

    “漠,漠桑。”

    黑衣女子艰难回答,原本凌厉狂妄双眼,早已被恐慌所代替。

    她万万没想到,这女人看起来如此普通,但本事却如此惊人!

    “漠,桑。”

    苏迷重复念出两字,赫然抬手,按于漠桑眉心,唇角再度动了动,紧随指尖迸出一道红光的下瞬,猛地发力,强行扯出一缕黑气,紧攥掌心。

    “你竟敢抽取本神——!”

    “区区魇蛇小妖,敢自称本神?谁给你的胆子?”

    苏迷冷嗤出声,缓缓摊开手掌,一缕黑气急速窜起,下刻却被贴附漠桑周身的符咒,紧紧束成一团,而后重新跌落掌心。

    “你——啊!”

    漠桑愤然出声,谁料刚吐一字,突然而来的剧烈痛意,瞬间侵袭周身,疼得她当场尖叫出声。

    “既然他叫你过来,只要你安分点,我不会对你如何,但若你不知趣,想找死,我随时都能成全你。”

    苏迷冷眯双眸,声色凛冽。

    漠桑活了八百多年,平生头一遭,遇到如此狼狈之事,自是极不甘心。

    她刚想放手一搏,夺回自己的精魄,一股清淡桃花香气,倏然窜入鼻间。

    “晏绯,你给我出来!”

    漠桑愤然出声,目露狰狞之色,可见内心多么的愤怒。

    但下刻,刻骨剧痛再次侵袭,痛得她近乎失声。

    苏迷垂眼冷晲着她片刻,而后祭出一道替身符咒,变成另一个“小丫鬟”,随即隐去身形,转身便要离去。

    晏绯见她要走,心下猛地微慌,连忙伸出手拉住她。

    苏迷眉心倏皱,微微使力,便挣开他的手,离开了营帐。

    晏绯心里蓦地一空,刚想去追,又堪堪顿住脚步。

    “好你个晏绯,花言巧语骗我过来,此时又联合那个狠毒的女人,算计我,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漠桑冷厉质问,内心怒火滔天。

    晏绯瞥了她一眼,不耐冷淡出声:“她不会主动找你茬,定是你先惹到她。”

    “我——没有!”

    漠桑猛地一噎,下秒立即否定。

    可晏绯依旧不相信她的话,声色渐冷警示道:“我既能将你从地宫放出,便能将你再封禁送去,这件事并不是非你不可。”

    漠桑倏地哑然,盛气凌人的气焰,顿时消散。

    晏绯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漠桑望着他离开的身影,狭长凤眼中,写满了浓浓的不甘与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