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1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15
    晏绯早便交代过漠桑,但凡南战翼有所要求,答应不答应,皆由她自己决定,只要一直吊着他便可。

    漠桑被封印多年,好不容易才见天日,定然要去凑凑这份热闹。

    当晚。

    漠桑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在众兵将火|热眼神的迎接中,与热烈的欢呼中,盛装出席。

    坐在最高位的南战翼,见此情景,当即冷冷眯起眼,不悦扫向众人,场上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漠桑身穿一袭红裙,摇曳生姿迈着步子,走向南战翼,落座在他的身侧,精致玉手持一壶美酒,为南战翼斟上一杯酒。

    “南将军,请用。”

    南战翼将女人眉眼流转间的风情,尽数捕捉眼底,腹下瞬时一热!

    他连忙伸出手,接过她递来的酒杯,同时紧紧握住她的手:“晏姑娘!”

    “南将军你轻些,都弄疼人家了,好痛哦。”漠桑撒着娇,又朝他抛了个媚眼儿。

    南战翼被她这般撩|挑,魂都快没了!

    可当着众兵将的面,他身为将军,便要维持将军该有的形象,连忙松开她的手,顺势握拳凑在嘴边,轻咳了一声:“抱歉。”

    漠桑见他这副假正经模样,唇角勾了勾,径自给自己斟上一杯酒,举手与他碰杯。

    “小女在此,预祝将军大战全胜,早日凯旋而归。”

    “谢过晏姑娘。”

    南战翼与她碰了碰杯,一饮而尽,眉宇间尽是愉悦之意。

    随后,他为自己斟上一杯酒,缓缓起身,看着场下众将领们,高声道:“今日之战,我西雲打的漂亮,今晚兄弟们聚在一起,小小庆祝一下,切勿不可贪杯。”

    “众将领命!”

    话落,所有人举起手中的酒,朝南战翼扬了扬,随即仰头一饮而尽。

    紧接着。

    高位上的南战翼,继续与漠桑谈笑风生,而场下的众兵将,则纷纷交头接耳,小声议论嬉笑着,三五成群的喝起酒来。

    与此同时的伙房,比平时更加繁忙。

    一道道下酒菜出了锅,苏迷等人依次将其送上兵将们的酒桌,直直忙活一个多时辰,才慢慢闲下来。

    虽然南战翼下了令,不可多饮。

    但战场上的铁血男儿遇到酒,就像许久没碰姑娘的男人一样,根本控制不住。

    眼见有人已经喝多,开始耍酒疯,南战翼便命人撤去酒水,让众人回营帐歇息。

    且说另一边。

    伙房的人还没歇一会,收到南战翼下达的命令,立即前往酒宴收拾东西,拿回来进行清洗,随后又准备了醒酒汤,依次送往各个营帐。

    最后,他们整整忙了近三个时辰,才彻底搞定所有活儿。

    众人回到营帐休息时,已经累的筋疲力尽,直接倒头便睡。

    不一会儿,都纷纷打起了呼噜。

    苏迷给自己施下结界,边假装打着呼噜,边细心留意营帐里的动静。

    直到临近深夜。

    所有人都睡熟时,一个人拿出竹筒,轻轻一吹,竹筒里的迷烟,瞬间弥漫整个营帐,所有人睡得更熟了。

    下刻,窸窸窣窣的推搡声,在死寂无声的夜里响起。

    “二牛,二牛?”

    熟悉低沉的男音,小声试探叫喊。

    苏迷不动声色,静心聆听着。

    耳闻动静越来越大,她立即放出神识,探看营帐里的情况。

    但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坐起来,吹了个口哨,营帐突然被人从外面掀开,紧接着,身形劲瘦的黑衣人,背着一个人,轻手轻脚走进来。

    “事情办得如何?”

    男人低声询问,径自站起身。

    “回禀少主,一切顺利。”黑衣人恭敬回答。

    “接下来交给你了。”

    “是,少主。”

    黑衣人再度应声,随即将肩上的人,放在刚刚男人起身的位置。

    而那男人踱步,来到苏迷的面前,微微弯身蹲下来,阴冷沉声道:“苏米,这都是你自找的,可怪不得我。”

    “少主,都办妥了。”

    “动手。”

    男人缓缓起身,朝营帐外走去。

    黑衣人拿出一个火折子,轻轻一吹,刺眼的火苗,肆意跳跃,随手一丢,顷刻间便燃起了营帐。

    男人嗅着浓重烟味,嘴角咧出冷厉笑意,扬手撩开营帐,信步走了出去——

    忽地,营帐外倏然火光大亮,男人抬眼便见欧阳启笑意凛然望着他:“真是想不到,堂堂豕国五王爷,竟然沦落成我西雲军营的伙房兵。”

    “欧阳启?!”

    男人话音未落,但见老高从众兵将中走了出来,他当即气急败坏咒骂:“该死的苏米!”

    “该死的是你。”

    苏迷从营帐里走出,手里拿了把勺子。

    贺超,不,司徒扬蓦地回头,但见那燃起的营帐,早已被扑灭,刚才的黑衣人,此时已满脸痛苦倒在地!

    司徒扬眼里闪过不敢置信。

    这怎么可能?

    他根本不会武功,不可能打得过他的暗卫!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西雲子民,西雲的兵!”

    苏迷赫然沉声,随即快步上前,扬起手里的勺子,狠狠砸中他的脑门,那劲道之大,疼的司徒扬当场倒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咒骂:“该死!我不会放过你的!”

    “来人,速速将他擒下。”

    “末将领令!”

    欧阳启话音刚落,几名精兵便将里面的黑衣人以及司徒扬,生生擒下,绑起来押走了。

    老高看向拿勺的苏迷,表情有些扭曲:“这勺子,你哪里拿来的?”

    “咱们平时盛饭用的,怎么了?”

    苏迷扬了扬手里勺子,表情有些疑惑,随后又道:“我早便知道,自己看穿他们的阴谋,贺超定会在暗地里报复我,所以才将勺子带在身边,以防万一有个不测,还能防身,没想到今晚还真派上用场了。”

    此话一出,不止是老高,即便是欧阳启与众兵将,眼角不由都抽了抽。

    他们还是平生第一次见,有人用勺子当武器的。

    这小子倒还真是有意思。

    “你是如何看穿他们的阴谋?”

    欧阳启勾唇嗤笑了声,随即问道。

    苏迷将手里的勺子,朝肩头一扛,如实说道:“贺超平时可懒了,唯独今日却特别的勤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