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6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20
    原剧情中。

    南战翼功高盖主,西雲皇族虽暗地处处提防,却不敢贸然动他。

    直到他突然谋反,皇族才如愿将他除去。

    苏迷此时提起这件事,目的不是别的,为的便是保住司徒扬的性命!

    但最后是否能成功,她并没有十分的把握。

    南战翼与欧阳启的心思,深沉又缜密,即使她精密推算,难免会出纰漏,唯一能做的,便是走一步,谋算一步。

    苏迷这边话落,欧阳启当即皱眉,望向坐于高位的南战翼。

    南战翼半挑眉眼,看向苏迷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危险与凛冽:“那你倒是说说,本将军该如何向皇上禀报?”

    他倒是要听听,一个小小的伙房兵,如何给他“指点江山”?

    苏迷原本低垂的眉眼,缓缓掀起,不卑不亢道:“依小人拙见,将军只需将此事,如实禀报皇上,至于如何决策,全凭皇上的旨意……。”

    “本将军想听的,可不止是这些。”

    南战翼打断苏迷的话,视线愈发的锐利。

    苏迷并未被他吓到,反而勾了勾唇,淡然轻笑:“小人怕说完之后,这条小命,便没了。”

    “本将军饶你不死,你且大胆说便是!”

    南战翼冷笑,彻底没了耐心,口吻比先前更加冷厉。

    “将军此时在整个西雲的地位,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此场战事胜利,势必功高盖主,但若将军太过锋芒毕露,难免会有人针对,不如趁此机会,向皇上表明您的忠心诚意,顺便让暗地紧盯您的人,安安心。”

    苏迷大胆发言,看向南战翼的眼神,没有丝毫惧意。

    欧阳启心下倏惊,但苏迷的发言,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起初听她提到“功高盖主”,他大致已经猜到,她接下来所要说的话,亦是他一直想要对南战翼想说的。

    可他很了解南战翼。

    年少时,一战成名,这些年拥有太多殊荣,心高气傲,容不得任何人对他指手画脚!

    欧阳启曾经多次想要出言提醒,却从未找到好的机会。

    苏迷虽提及此事,但他并不确定,她是否有这个胆子,当着南战翼的面,说出那番话。

    谁知,她竟然真的说出来了!

    欧阳启眼眸倏眯,对苏迷这个人,更加另眼相看。

    但此刻,他更想知道,南战翼对这番话,抱着何种态度?

    欧阳启与苏迷,同时看向坐在高位上的男人,屏息等待他的回应。

    但见南战翼眉峰一扬,厉声冷嗤:“若依你的聪明才智,绝不会屈于伙房兵一职,你到底是何身份,混入我西雲军营,是何目的?!”

    男人神色俱凛,冷冷眯着眼,周身那股常年征战的强势血性威慑力,无形释放而出,即使是欧阳启,都被他的气势所震。

    苏迷自身拥有魂力,并不惧怕那份威慑。

    但按照当下人设而言,又不得不装作弱不禁风的模样,艰难咽下口水,身子晃了晃,跪坐在地,满脸惶恐道:“小人是清白的,还请将军明察!”

    南战翼复又冷笑,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正当他想下令处置她,欧阳启突然开了口:“还请将军听末将一言。”

    南战翼斜勾唇角,倨傲扬眉:“哦?难道你要替她求情?”

    “末将很赞同她的话,将军多年屡获奇功,所得殊荣太多,朝堂中有不少官员,暗地针对将军,即使连皇上,对您亦颇有微词,当下既然擒获司徒扬,不如趁此机会,如她所言,向皇上如实回禀,借机表示您对西雲的诚心。”

    欧阳启颔首沉声,道出心中所想。

    苏迷在无人看见的情况下,勾了勾唇角。

    看来,这次她依旧赌对了。

    ……

    其实,南战翼心里明白。

    他确实如欧阳启所说,这些年所授予的荣誉太多,从未有人指点他做事,即使平日里商讨军情,最后做出决定的,依旧只能是他。

    可眼下,一个小小的伙房兵,竟然妄然出言。

    更可气的是,效忠自己的欧阳启,亦赞同那人的话!

    南战翼冷着脸,看上去非常不爽。

    但他没在第一时间下指令,苏迷便有九分把握,他会按照她推动的方向,做出对她有利的决定。

    结果,他的确未让她失望,甚至还给她一份惊喜!

    南战翼沉吟片刻,倏然出声:“既然军师亦赞同,那此事便由你去办。”

    “——?!”

    此话一出,不管是欧阳启,还是苏迷,都惊了一惊!

    两人谁都没有想到,南战翼会将此事交由苏迷。

    但此番决定,却不失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只要她能抓住,此后的人生,将彻底逆转改写!

    可在这之前,该做的戏,她必须做足。

    苏迷猛地弯身,重重叩首,满声惶恐:“将军请三思,小人只是一名伙房兵,实在无能担此重任,还请将军收回成命!”

    “本将军很看好你,觉得你非常合适。”

    南战翼勾着唇,满眼兴味盎然。

    “可是将军……。”

    欧阳启皱眉,刚要开口,南战翼忽而扬手打断:“此事便这么定了,不必多说。”

    话毕,他倏地起身,理了理衣袍,大步走出议事营。

    苏迷紧皱眉头,像被霜打茄子,瘫坐在地。

    欧阳启见她这模样,心情亦是复杂:“你且先回营帐,本军师去找将军,看他是否能收回成命。”

    苏迷神色恍然颔首,哭丧着脸走出议事营。

    回到营帐后,她却得意勾唇,眉眼间甚是欢喜。

    “你很开心?”

    晏绯目露疑惑。

    方才她还一副苦恼样子,此时又怎么开心起来了?

    “能离开军营,我当然开心,难道你不开心?”苏迷反问。

    “能让你远离那些臭男人,我自然开心,但我不明白,你分明想要这份差事,为何又要做戏给他们看?”

    苏迷闻言,不由嗤笑,歪着脑袋仰头看向他:“当初你算计我时,使出的那些智商,都去哪了?”

    她可没有忘记,当初他是怎样将她气个半死,又是怎样算计她,在她身上下禁制的,如今却问出这种问题,真不知他是装傻,还是真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