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24
    苏迷恍若未闻。

    葱白纤细指尖,慢条斯理探入,沾染湿气的衣襟,细磨轻触摩|挲着,滑腻如凝脂的细嫩肌肤。

    过电般微细酥|麻之感,迅速蔓延至神经末梢,立时引起晏绯阵阵颤|粟。

    “迷迷……。”

    晏绯呼吸倏窒,颀长脖颈间突起喉结,隐忍而克制的滑了滑。

    他想要拒绝,却又难以拒绝。

    晏绯一瞬不瞬望着她,潋滟桃花眼眸,迷蒙半眯,随着愈发磋磨的动作,几近被蒸腾难耐的情|慾染红。

    绯色妖娆夺目容颜,亦愈发炽烈惑人。

    苏迷将眼前的美景,尽数收入眼底,慵娆眉眼恣意微挑,下刻却邪气凛然勾勾唇,突然将手收了回去。

    晏绯身形骤然紧绷,迷离双眼倏地瞪大!

    “迷迷,你……?”

    视线落在她的指尖,晏绯启唇轻吐几字,本想问她为何不再继续,可对上那双含笑眉眼,又闷声闭上了口。

    “罢了,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亦不再逼你,夜深了,我要歇息,出去罢。”

    苏迷见他依旧不说实话,微微侧了侧身,往里移了几寸,半挑了眉眼看向他,示意让他离开。

    晏绯前一秒还身处天堂,下一秒却被她狠心推入地狱,哪里能承受得了,这种极度反差的对待,当下便慌了神,倾身往前一扑,再度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不,我不走!”

    “那你告诉我实话。”

    苏迷倏地沉声开口,下刻又染上几许哄誘意味,轻声细语道:“只要你告诉我,我以后会对你好。”

    “怎么个好法?”

    晏绯怕她哄他,立马询问个仔细。

    苏迷扬扬眉,卖了个关子:“总之比现在好,反正你要么说,要么出去,随你选一个。”

    晏绯噘起嘴,小声嘀咕着,有些不满。

    可面对眼前巨大的誘|惑,他完全无法抵挡,当下便缴械投降。

    “我之前跟你说过,这片山谷曾经是上古神魔战场,表面上看起来虽风光秀丽,但山谷底下埋的,却是无数具森森枯骨。

    日积月累下,谷底汇聚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成为我与这片桃林不可缺少的能量源,成功变为男身所消耗的,亦是这股力量。”

    “但你成为男人之后,这股力量突然不可控了,对么?”

    苏迷道出心中设想的可能性。

    晏绯神色微讶,但下刻又觉得,聪明如她,猜出亦属正常。

    颔首点了点头,晏绯继而又道:“不知是何原因,那股力量突然变得很躁动,时不时出来作祟,虽然我不在此处,却能清楚感受得到。”

    “今晚我被困入幻境,亦是那股力量所致?”

    苏迷半眯着眼,若有所思。

    还未等他回答,复又问道:“凉亭中的点心与水果,是你故意变出,为我指路,对么?”

    虽是询问语气,但她心中已是很明确,定是他一手所为。

    毕竟,没人比他再清楚不过,那日独处时,石桌上的点心与水果。

    晏绯神色微滞,却欲言又止。

    苏迷倾身凑近,对上他的眼:“很感谢你救了我,但如果你为我付出了什么,与其藏着掖着,还不如直接说出来,毕竟,你要打动我,让我喜欢你,不是么?”

    这是苏迷的真心话。

    既然为她所付出,又何必要隐瞒?

    他不是希望,她能喜欢他么?

    晏绯复杂神色间,渐染几许期待。

    他缓缓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如果有一天,我会生老病死,再亦帮不了你,你会嫌弃我,丢弃我么?”

    晏绯满脸真挚与深情,一瞬不瞬望着她,道出内心纠结已久的问题。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变成男人的代价,便是成为一介普通凡人?”

    苏迷语调平平,面色极淡,仿佛丝毫不在意。

    晏绯见此情景,呼吸一窒,整个人立马慌乱起来:“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要当真!”

    “你在害怕?”

    苏迷垂眼,望着他微微颤抖的双手。

    晏绯心下一紧,猛地将手收回:“我没有!”

    男人虽然嘴上说没有,但眼前所有的行为,却昭显他此刻慌乱与紧张的情绪。

    苏迷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

    他当下所有的变化,只是在一点点掩饰,给她一种逐渐改变的轨迹,打一剂预防针,好让她以后接受他成为凡人的事实。

    抑或者说,这男人根本就没有转性!

    先前一切的无脑行为,只是他假装而已!

    苏迷脑子里,突然产生这种荒诞的想法。

    她忽而倾身,来了一记捧脸杀,对他四目相对:“但凡是我喜欢的男人,即使是个无能的废物,只要我喜欢,依然乐意宠着他。

    相反,如果有人骗我,算计我,想让我顺着他铺的路走下去,如果不被我发现还好,一旦发现,绝对不会给他好果子吃,晏绯,你明白么?”

    波光潋滟桃花眸,微微闪烁,而后变为最深沉的暗色。

    晏绯忽而邪勾唇角,快速倾身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这都被你发现了呢,小迷迷,你果真是上天赋予我的最大惊喜。”

    说话间,他猛地扣住苏迷的后脑勺,同时用舌|尖,强势撬开紧闭的贝齿,汹涌肆意掠夺口腔中,那属于她的芬芳与香甜气息。

    灵活而粗砺的舌,仿若饥|渴难耐的旅人,初逢甘露,用尽全力去汲取,去舔|舐,口腔软壁黏膜与近乎发麻发痛的香|舌。

    甚至,到了最后,他连她所需的空气,都尽数掠夺吸取!

    只是眨眼功夫,苏迷整个人差点被他生生吻晕过去。

    几乎快要窒息的前一秒,苏迷铆足一股劲,猛地将他稍稍推离,怒声低吼:“晏绯!你够了!放开我!”

    “不放,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你是我的,迷迷,你逃不掉!”

    晏绯近乎病态痴狂出声,再度将苏迷紧勒束缚入怀,迅速低下头,无比精准掠夺她的唇,毫无章法的肆意吻着。

    他遇到她的第一眼,便认定了她。

    她是属于他的。

    生生世世,只能属于他。

    即使毁了她,毁了自己,他亦绝不会放手!

    晏绯生平第一次,如此癫狂产生这种可怕的认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