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4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28
    晏绯心下猛地一刺,窒息感急剧充斥侵袭。

    强烈而明显的失落感,几乎将他整个人瞬间淹没。

    苏迷见他突然止了声,缓缓勾起唇角,施下一道结界屏障,随即停下脚步,转身面向晏绯:“我这人比较怪,不喜欢拿感情,与任何东西交换。”

    晏绯紧蹙眉头,窒闷的心,紧紧揪在一起,连呼吸都痛。

    但紧接着,苏迷举步上前一步,仰头望入他的眼,忽而扯唇笑道:“但如果我喜欢你,即使你不说,找到弟弟后,我亦会跟你找个世外桃源,避世隐居。”

    她本以为,自己不会动心。

    更不会,对一个桃花妖动心。

    但结果却事与愿违,她清晰意识到,她对他动了心。

    面对这个男人,苏迷下意识的,不想自欺欺人,或是回避这份感情。

    但她同样很清楚,两人的感情,还不够深刻,他们需要的是,更多时间的相处,与更深入的了解。

    “那你……喜欢我么?”

    晏绯本以为,她接受他,便是喜欢,可如今听了她的话,他反而不确定了。

    她对他,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苏迷缓缓抬手,轻触他的脸颊,轻慢勾了勾唇:“比以前喜欢,但我想喜欢你更多一点,你有这个把握与信心么?”

    晏绯眸光微怔,定定看着她,未发一言,然而平静的表面下,内心却掀起了滔天巨浪,欢喜的情绪,急速侵袭。

    “有,我有信心!”

    晏绯将苏迷紧紧拥入怀中,低头轻吻着她的头,满眼尽是惊喜与浓情。

    苏迷勾起唇,终是释然一笑。

    从最初的排斥与别扭,到现在变为接受,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好了,我先去办正事。”

    苏迷拍拍他的肩膀,撤去结界屏障,来到司徒扬面前:“被人欺压的感觉,怎么样?”

    “你想说什么?”

    司徒扬狰狞着眉眼,整个人像一把锋利的剑,仿佛只要触碰一下,便能将人轻易割伤。

    苏迷半挑眉眼,没有丝毫惧怕,反而上前走了一步,仰头正视:“还记得上次在军营,那个神秘人么?”

    “你怎么知道?”

    司徒扬面色一凛,眸光无比锐利。

    当时在军营里,只有他一个人,她又怎会知道?

    “我知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准备好付诸行动了么?”

    “条件是什么,你又是什么人?”

    司徒扬未答,径自反问了一句。

    当初神秘人找到他,只说要跟他合作,可最后连条件都没说。

    他有预感,两人一定有牵连!

    苏迷见他如此感兴趣,眉梢倏地一扬:“你我都有想要的东西,他能满足,我自然不会拒绝,至于条件,只有一个,事成之后,豕国将成为西雲国的附属国。”

    “休想!”

    司徒扬闻言蹙眉,厉声否决。

    苏迷复又冷笑,一字一句残忍道:“眼下的局势,已经十分明确,要么生,坐上最高的位置,要么打入天牢,永远不见天日,要么……被折磨致死。”

    “你们敢?!”

    司徒扬立时暴怒,死死抓住囚车木栏,手脚上的铁链,发生巨大的声响。

    苏迷后退一步,双手交叠抱胸,神色愈发冷漠而讥诮。

    “自古以来,各国处理俘虏的方式,手段极其残忍,你们豕国经常滋扰生事,西雲国早想将你们全部诛杀,当初你被抓,南战翼本意便是处决你,这一点,多少受到西雲皇族的影响,若不是我说出皇族的顾虑,强行扭转局面,他根本不会饶过你。”

    苏迷将那日所发生的实情,全部相告。

    司徒扬面色冷凝,眼眸倏地紧眯。

    还未等她再烧一把火,司徒扬已然点了头:“我答应!”

    只要能得到那个位置,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不会后悔!

    “三日后,我期待你的表现。”

    苏迷满意勾唇,嘴角稍稍动了动,一道明黄符咒,骤然打入司徒扬的眉心:“这是他为你准备的礼物,希望你不要违背你的承诺,否则,依旧死路一条。”

    司徒扬抬手触上眉心,神色微慌:“你弄了什么东西?”

    “你猜。”

    苏迷冷勾唇角,径自转身,走到火堆旁坐下。

    司徒扬眯着眼,一瞬不瞬望着她,似要看透她的底细。

    可他看的眼睛都痛了,苏迷却连一个正眼都没给他。

    上半夜很快过去。

    到了后半夜,营帐里的四人,并未出来替换。

    苏迷没去叫醒他们,独自一人坐到天亮。

    晏绯则安静坐在旁边,陪着她。

    东方第一抹日光,缓缓升起。

    四人走出营帐,见到苏迷的时,纷纷开口道歉:“对不住,昨晚睡蒙了。”

    昨晚的一切,本就是她一手主导,苏迷故作无事,大方原谅了他们,并将几条烤好的鱼,分给众人,随后收拾好东西,继续上路。

    经过昨晚,四人对苏迷的怀疑,打消了几分。

    后来的路途中,发现她似乎看司徒扬不顺眼,经常针对他,甚至在他们欺负他时,总是冷眼旁观看热闹。

    眼见快要到达国都,苏迷行为上依旧没有破绽,四人越发觉得,两人应该不是一伙。

    次日。

    一行人顺利抵达西雲国都。

    简单洗漱后,苏迷与司徒扬,立即进宫面见西雲皇帝。

    面对威严冷厉的西雲帝,苏迷没有丝毫惧怕,恭敬行了礼,将南战翼写的书信呈上,随即安静待命。

    西雲帝一目十行,而后放下手中的书信,望向殿下的苏迷:“此人是你所擒?”

    “回禀圣上,此人是欧阳军师布局所擒,小人只是发现他行迹有异。”

    苏迷谨慎言行,不卑不亢。

    西雲帝眉梢微扬:“南将军在书信中,极力推荐了你,并表明你对此人的处置,颇有一番见解,不如说出来,给朕听听。”

    苏迷眼眸微眯,不紧不慢道:“承蒙将军谬赞,小人不胜惶恐,但若针对此人,小人倒觉得,可以做一笔双赢的买卖。”

    “哦?那你且说说,何为双赢?”

    西雲帝兴味盎然出声。

    苏迷眼眸轻掀,望向高位上的男人,沉稳出声:“此人虽为王爷,却极不受豕国帝的重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