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32
    苏迷身形骤僵,小幅度颤了颤。

    紧扣住晏绯的双手,蓦地收紧,难以自持仰起头,呼吸延长而浓重,喉中发出一道短促轻吟:“呃……。”

    听到自己声音的那刹,苏迷紧蹙眉头,立马咬住下唇,硬生将声音吞咽,神色间多了几分懊恼。

    晏绯迷离着双眼,双手紧抓她的指尖。

    潋滟桃花眼眸,无助望着上方,眼眶愈发的红润。

    他稍稍启唇,身上却蓦地一空,还未反应过来,苏迷已然翻身下榻,眉眼轻挑望着他。

    晏绯心下一紧,刚想坐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两条红绳死死拴住!

    “迷迷,你这是做甚?”

    晏绯神色微恼,使劲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

    “我饿了,先去吃饭,你好好待着,不许挣断绳子,更不许逃跑。”苏迷斜勾唇角,扫了眼某处,轻哼了一声,转身走出屋子。

    “迷迷!”

    房门关上的那瞬,晏绯低吼出声,神色异常狰狞而扭曲。

    视线落在胀到发疼的部位,晏绯紧握成拳,却始终不敢用力。

    若是挣断了,等会迷迷回来,一定会生他的气。

    晏绯内心几近抓狂,但还是隐忍着,蒸腾到极致的慾|望,面目略显扭曲,重新躺了回去。

    *

    苏迷坐在楼下,故意吃了很久。

    直到临近深夜。

    她才站起身,朝楼上走去。

    刚走上楼梯,门外突然传来数道脚步声。

    苏迷下意识回过头,但见身穿一袭暗紫锦袍的男人,举步走了进来。

    还未有所反应,已经有人上前恭迎:“小人叩见丞相大人!”

    丞相?

    还真是年轻。

    苏迷眉头微挑,看着儒雅睿智的男人,暗自吐糟。

    刚想收回视线,那人忽而抬头,对上她的视线,冲她笑了笑。

    苏迷神色微滞,随即勾唇回以一笑,转身继而上楼。

    “等等。”

    那人突然出声。

    苏迷脚下倏顿,莫名有种预感,觉得那人应该是在叫她。

    缓缓转过身,用手指着自己,偏头确认:“叫我?”

    严喻淡笑颔首,复又出声询问。

    “司徒扬此时身在何处?”

    “应该在房里歇息,丞相大人有何吩咐?”

    苏迷不卑不亢,恭敬回禀。

    “圣上命本相前来,与你二人商讨要事。”

    这么晚过来?

    怕不是商讨,而是前来试探虚实罢?

    苏迷笑意微敛:“小人这便去叫醒司徒扬。”

    “不必,与你谈亦是一样。”

    “是。”

    苏迷当即颔首,举步走下楼,随严喻来到一间空房。

    “坐。”

    “谢过丞相大人。”

    苏迷弯身落座,主动开了口:“不知丞相,想从哪方面商谈?”

    严喻眉头微挑:“你有急事?”

    苏迷眸光微怔,想到房里等着她的晏绯,昧着良心摇头否认:“只是赶了几日的路,有些疲乏。”

    严喻神色更为惊奇,显然对苏迷产生了不同的看法。

    从西雲帝口中得知,此人极懂眼色,守礼又有胆识有想法,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本以为,此人在言行举止上,定然极其小心。

    可眼下所表现出的一切,似乎并不是这样。

    严喻虽贵为丞相,但亦是从小官员,一路荣升到目前的位置,自身并没有官架子。

    但身份摆在那里,比他官职低的官员见了他,哪个不是溜须拍马,小心翼翼。

    这人却如此随性,还真是……令人惊喜!

    “你觉得,第一步该如何实施?”

    严喻施然开口,直奔主题。

    苏迷眉梢微挑,亦没藏着掖着,直言建议:“先想办法控制司徒扬,再把他放回豕国。”

    严喻微微颔首,继而又问:“助他夺得王位一事,你又有什么见解?”

    苏迷想了想,有条不絮道。

    “小人想到两种方法,一是让南将军在战场上,取夺豕国太子的项上人头,司徒扬只要抓住机会,定能得到太子之位。

    二是放豕国太子一条生路,让司徒扬前往战场施救,再找机会栽赃嫁祸,让太子下台。”

    自古以来。

    各国皇族的人,为了那个位置,明争暗斗,互相残杀,死伤无数,若想帮司徒扬得到皇位,必须牺牲豕国的太子!

    苏迷话落,仔细观察严喻的表情。

    后者心下微惊,完全没想到,苏迷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道出如此缜密的谋划。

    但其实……

    身为后世人,但凡看过宫心权谋剧,分分秒秒都能说出无数个计谋。

    苏迷结合当下的局势,自然而然说出两条解决方案。

    “如此,甚好。”

    严喻由衷说道,看向苏迷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

    苏迷接收到他的眼神,谦逊回以轻笑:“夜色已深,丞相大人可要歇在驿馆?”

    严喻心知,她在赶他走。

    但这一次,他没打算继续逗留,径自起身,冲她笑了笑,便要离开。

    结果刚转身,突然被苏迷叫住:“丞相大人请留步。”

    严喻稍微轻扬,转身看向她。

    苏迷思忖数秒,道:“小人很久没回家,家中只是一个病弱弟弟,不知丞相大人,能否让小人回趟家,探望一下家人。”

    严喻缄默。

    他对苏迷还未完全放心,不想放她一人回家。

    苏迷心知他的顾虑,恭敬请示道:“小人身子瘦弱,虽路途不远,但小人怕有个万一,半路遇到不测,若丞相大人能行个方便,可否派遣两人,与小人一同回家?”

    严喻显然明白她真正的用意,不由对苏迷,更欣赏几分。

    “可以,明日一早,本相便派人前来,早些歇息罢。”

    “谢过丞相大人!”

    苏迷满意勾唇,颔首恭送严喻。

    目送一行人离开驿馆,这才想到楼上倍受折磨的晏绯,苏迷急忙转身,匆匆跑上楼。

    来到门前。

    她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原地站定,侧耳去听里面的动静。

    紧接着,沉闷低哑的难耐呜咽声,倏然传入耳中。

    苏迷面露一丝心虚,蹙眉沉思了片刻,深深呼吸几下,抬手推开房门,举步走了进去……

    ——

    ps:有些话要说。

    我写男女主暧昧互动时,请不要说什么小黄文小黄文!

    小黄文尺度有多大,器|官描写有多露骨,心里没点数?

    不管是否是开玩笑,但我很反感,反感到不想写男女暧昧互动,更别提开车了。

    因为几个月前,有个脑残看评论说这是小黄文,断章取义说我,对这方面经验丰富…

    真的想骂人!

    老娘作为万年单身狗,家里没有男人,只有一只喵!

    生理知识谁都懂,我会写,不代表我经验丰富,请不要把小说内容,上升到我身上!

    男女主正常暧昧,开车,怎么说都行,别提小黄文,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