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只见在鹿一凡的掌心中央,安安静静的躺着一盒还没拆过包装的杜雷斯。

    “妈!你给我这玩意干嘛呀!哎呀,算了算了,您赶紧睡觉去吧!”鹿一凡说着,无语的将门一关。

    鹿妈妈笑嘻嘻的回到自己卧室,狠狠的拍了一下鹿爸爸。

    正睡的香喷喷的鹿爸爸被叫醒了,不禁揉着眼睛有点儿生气道:“三更半夜的,叫我干嘛?”

    “老头子,儿子带了一个二十出头大美女回家了!就在他卧室里呢!”鹿妈妈表情夸张的兴奋道。

    闻言,原本还睡意朦胧的鹿兆旭,精神头立刻变的无比精神了!

    “哟呵,这小子,可以啊!哎,孩儿他妈,你给儿子套套了吗?”

    “给了!放心吧!”

    “哦,给了就好,给了就好。”

    这些年老一辈的观念已经完全改变了。

    尤其是鹿爸爸。

    当年家里穷的时候,他晚上睡觉就在琢磨,万一自己儿子找不到对象那可怎么办?

    新闻里可说了,再过几年,全国要有五千多万男的打光棍!

    要是儿子能早点找个对象,哪怕只是先谈着,不结婚也行啊!

    没想到今天儿子就这么出息的带女生回家了!

    这可老两口给乐坏了。

    “那什么,老婆,要不咱俩今晚出去住吧。毕竟儿子第一次带女孩回家,有咱俩在家,总归不是那么回事。”鹿兆旭建议道。

    鹿妈妈一拍大腿,无比同意道:“说得有理!老头子,走,今晚我请你去住五星级宾馆!顺便再去泡个温泉!

    嘿嘿,让咱儿子自己在家也不会那么拘束,想叫多大声,就叫多大声。”

    无良的老两口临走前,还特意大声叫道:“儿子,我跟你爸今晚出去有点儿事,明天上午才能回来,你就自己在家好好照顾人家姑娘吧!”

    在卧室里的鹿一凡,一听,心想着这大半夜的自己老爸老妈能有什么事啊?

    不过他也没多问。

    拿出毛巾,为管诗涵擦拭了脸上和嘴上的污秽之物时,鹿一凡不禁低头一看。

    这一看不要紧,鹿一凡情不自禁的心跳加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管诗涵胸口的纽扣已经崩开了,露出了被性感胸罩束缚的丰满。

    虽然是平躺着,那两个雪白的肉和谐球却依旧微微颤颤,像两座高山一样耸立着。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鹿一凡学着电视剧里那样默念着清心决,艰难的把目光从管诗涵的那两座半遮半掩的山峰上挪开,然后用毛巾继续为她擦拭身体。

    此时的他想到了之前张士博讲的一个笑话。

    说是有一个男的和一女的一起去旅游,结果住在了一个房间。

    女的说:“你要是敢碰我,你就是禽兽!”

    男的一听,那咱不能做禽兽之事啊!

    于是男的一晚上规规矩矩,连碰都没碰那女的。

    结果第二天,男的一醒过来,就看见女的照他脸上就是一巴掌:“我都脱光了你居然连碰都不碰我!你禽兽不如!”

    鹿一凡觉得自己现在做的就是禽兽不如的事情。

    特么那么大的两个球,要是自己是个禽兽,那得能玩的多爽啊!

    老子为毛偏偏是正人君子啊!

    擦拭完管诗涵的身体,鹿一凡摇着头,暗自比试自己,进入浴室冲了个凉水澡,降了降火。

    还别说,忙了一天了,再洗个凉水澡,鹿一凡确实困了。

    父母出去了,鹿一凡就去了自己爸妈的房间,舒服的一躺,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鹿一凡听到隔壁屋内有动静,便起来走过去观察。

    卧室里,管诗涵肚脐以下的大腿以上横盖着条被单,堪堪遮住最诱人的部分,其余的全部暴露在空气当中。

    雪白丰盈的大腿,微微颤颤的两座肉山,白皙丰腴的娇躯就这样几乎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鹿一凡的眼皮底下。

    再看看床底下,扔了一件她自己的恤,还有短裙,以及纯白色的蕾丝胸罩,甚至还有一件巴掌大小带着两根呆子的红色小内裤。

    尼玛!

    这管诗涵晚上睡觉居然喜欢果睡!

    你丫果睡就果睡吧,特么你也得分在什么场合啊!

    饶是鹿一凡昨天已经见过管诗涵大部分的娇躯了,但是突然出现在眼前这么一幕惊艳的画面。

    还是一下子让鹿一凡血脉贲张,只能弯下腰走路了。

    或许是鹿一凡走路的声音惊醒了管诗涵,当鹿一凡被刺激的欲和谐火焚身时,管诗涵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子,正眼神灼热的看着自己。

    毕竟自己是个警察,虽然处于陌生环境,管诗涵还是快速的分析了现在的状况。

    她只记得昨晚有个大叔请自己喝酒,然后自己就喝醉了,其余的事情却不怎么记得了。

    不过当管诗涵发现鹿一凡居然在盯着自己暴露在空气中,吓得她慌忙拿被单遮挡住了自己的娇躯。

    只不过顾此失彼,习惯果睡的她,挡住这里,却挡不住那里,不是雪白的屁屁露出来了,就是两条丰盈的大腿被看光光了。

    鹿一凡呼吸为之一滞,眼神死死盯着她看,就是不挪开。

    气得管诗涵眼圈都红了:“你个混蛋,流氓,变态!你脱我衣服!”

    “拜托,警官大人,是我好心把你从流氓手上就回来的。要不是我,你早让两个小混混给轮了不知道多少遍了!”鹿一凡无语道。

    “那你脱我衣服干什么?”管诗涵怒道。

    “谁脱你衣服了?我带你回来的时候,你衣服穿的好好的!我一件都没碰!”鹿一凡也怒道。

    “不是你脱的,难道还是我……呃……”

    突然,管诗涵想起来自己有果睡的习惯,不禁有些傻眼了。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下半身,没有任何被侵犯的痕迹,说明鹿一凡说的应该是实话。

    管诗涵略带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我刚刚一时激动,也没分清楚状况就乱骂你。”

    “嗨,多大点儿事!谁让咱是新世纪的活雷锋呢!”

    鹿一凡笑着,摆了摆手。

    只听啪嗒一声。

    一盒崭新的杜雷斯掉在了地上。

    盯着那盒套套,鹿一凡愣住了。

    管诗涵的表情也开始发生了极其精彩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