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不管你信不信,其实这是个气球来着
    低头看着掉在地上的那盒套套,原本心情稍微缓和的管诗涵对于鹿一凡的态度再次变化了。

    “好啊,你连套套都准备好了,还说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想想昨晚自己被鹿一凡又搂又抱,当初还在审讯室被强吻了,管诗涵心中一股莫名的委屈在心中升腾而起。

    初吻没了,身子还被这家伙看了个精光……

    这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鹿一凡更是急的满头大汗。

    亲妈呀!

    你给我留着盒套套可坑死我了!

    本来都已经解释清楚了,这玩意一出来,谁还会信你是个好人?

    但是鹿一凡急中生智,淡定的拿出一个套套,微笑着说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其实是气球来着。

    不信你看!”

    鹿一凡使劲一吹,将套套吹成了一个气球,还用这套套做成的气球编了个小狗。

    “看,我没说谎吧!这就是个气球!”鹿一凡举着那只“小狗”递到全身光溜溜的管诗涵面前。

    啪!

    一指头戳破了那个套套,管诗涵极其无语的怒道:“你骗鬼呢!”

    “我真没想对你怎样!要是我真想怎样你,昨儿晚上你一丁点知觉都没有的时候我为什么不动手?拜托,你用脑子好好想想行吗?”鹿一凡见她不信,急的额头连汗都冒出来了。

    不过想想也不怪人家。

    一个大姑娘家的,第二天突然醒来,发现自己光溜溜的睡在一个陌生人的床上。

    这搁谁身上能不多想啊!

    毕竟是做警察的,管诗涵冷静下来以后,觉得鹿一凡说的应该是真的。

    自己的身子又没被破,身上也没有任何被侵犯的痕迹,或许,自己真的是错怪人家了。

    “好,我暂且相信你一次。”管诗涵说道。

    鹿一凡点点头,伸出手笑着道:“那咱们握手言和吧!”

    管诗涵也没多想,伸出手就要跟鹿一凡握手,结果抓在手中的被单一下子滑落在了地上。

    她再一次光溜溜的暴露在了鹿一凡面前。

    “你是故意的!!!我杀了你个死变态!!!”

    闹腾归闹腾,管诗涵的衣服几乎全都沾上了呕吐物,根本没法穿了。

    管诗涵用手捂住胸口,本来丰满傲人的双峰在她用力捂紧被单时,显得越发凸起高耸,好像随时都要蹦出来一样。

    这也就罢了,最让鹿一凡受不了的是,管诗涵霞飞双颊,一脸羞涩,配上她捂住领口的动作,要不是鹿一凡知道,还以为她在挑逗鹿一凡呢!

    “咳咳,昨晚真的是我救了你,你的衣服也不是我脱的。刚刚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鹿一凡目不转睛的盯着管诗涵傲人的上围,死都不挪开。

    本来真诚的语气,让他这副猪哥的样子也给整的不真诚了。

    “这个我知道,我刚刚记起来昨天确实是一个中年大叔把我灌醉的。谢谢你救了我。”管诗涵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人鹿一凡让她免遭被轮的惨境,她还是很感激鹿一凡的。

    “呵呵,理解万岁,理解万岁!”鹿一凡摸着头笑道,身体却是站着一动不动,眼神也不带挪开的。

    管诗涵不禁脸上抹过一丝红霞,羞怒的跺了跺脚道:“喂,你还没看够吗?我一直披着个被单很难受的,快去把我的衣服拿过来!”

    这一跺脚,无论是动作还是语气,都像是小女人在跟男朋友撒娇一般,不禁看的鹿一凡春心荡漾的。

    这时,鹿一凡眼珠子一转,微微一笑道:“诗涵,你知道吗,你距离最美的时刻就差一点点了?

    知道女人什么时候最美吗?”

    管诗涵愣愣的摇了摇头道:“什么时候?”

    “当然是不穿衣服的时候了!来,被单拿下来,让我看看。”

    “你去死!!!!”

    管诗涵情不自禁的羞恼的跺了跺脚。

    只是这回幅度有点儿大,跺脚时,丰满的胸部波动的激烈,将整个被单的上方都崩出了一条缝隙,露出了一抹惊人的雪白丰满。

    鹿一凡知道玩笑开过头了,赶忙说道:“你衣服都沾上呕吐物了,我帮你扔洗衣机里洗洗,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干了。

    我先去给你拿一件衣服凑活穿一下吧。”

    见鹿一凡长得那么帅气,管诗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心中是五味杂陈。

    没想到自己堂堂江东市公安局的警花,也会沦落到被人“捡尸”的地步。

    很快鹿一凡拿着一件自己母亲的一套衬衫外加短裙来了。

    “你先出去了,我穿好了叫你。”管诗涵冲着鹿一凡说道。

    过了一会儿,从卧室内走出来的管诗涵,让鹿一凡眼前一亮。

    虽然自己母亲的衣服显得有点儿成熟,但是穿在管事的身上却透露着一种别样的母性美,尤其是她丰满的胸部,将衬衫顶的高高的,更是透着一种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成熟诱惑。

    当看见自己母亲的衣服穿在别的女人身上时,鹿一凡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因为江东人的习俗是,只有儿媳妇才能穿婆婆的衣服。

    “坐下等等吧,等你衣服干了就能走了。”鹿一凡故作大方的说道。

    实际上他才舍不得这么个大美女这么快走呢!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鹿妈妈和鹿爸爸回来了。

    看到管诗涵穿着自己的衣服,鹿妈妈一把抓过来鹿一凡小声说道:“儿子,你对人女生也温柔点儿啊!怎么把人衣服都弄破了!那么大劲干什么?”

    一想到自己老妈给的那盒套套害自己好一番解释,鹿一凡没好气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知道真相后,鹿妈妈失望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那还能是怎样啊?”鹿一凡没好气道。

    拿着早餐送到管诗涵面前,鹿妈妈微笑着道:“姑娘,一夜没吃东西饿了吧,来吃点儿东西,跟小凡聊聊天,我去帮你看衣服,等干了我叫你。”

    昨晚吐的确实太厉害了,早就饿的不行的管诗涵不好意思的点头说道:“谢谢阿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