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你还要我怎样》
    “刚刚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吴家豪语气十分不善道。

    此时,香水乐队的队员也都围了上来,一副帮主唱撑场面的样子。

    这架势,要是换做普通服务生,早认怂道歉了。

    鹿一凡皱了皱眉头,心里琢磨着都是同事,没必要惹事,便轻笑道:“没什么意思。”

    “放屁!我明明听见你说我唱的歌不行!我说你一个破服务员装什么逼呢?

    你懂哆唻咪发嗖拉嘻吗?

    就敢对我的歌指指点点的。”

    香水乐队的队员也纷纷开口指责鹿一凡。

    “我们主唱可是二星歌手,你一个小服务员别为了泡个妞满嘴跑火车,懂吗?”

    “快向我们主唱道歉!”

    “这老板娘也真是的,不知道从哪儿请来个不懂规矩的小孩。”

    白岚秀眉紧蹙,心里有点儿生气。

    这鹿一凡可是她闺女的救命恩人,今天又帮她治疗了焦虑症,你们这一群三流歌手都算不上的垃圾乐队,居然敢对他吆五喝六的!

    这是打谁的脸呢?

    朱艳见状也赶忙上前劝说道:“家豪,你别跟小凡一般见识,他还是个学生。”

    “学生怎么了?学生就能满嘴胡言,侮辱我的音乐了吗?今天你必须给我道歉,否则这事没完!”吴家豪昂着头,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愤怒道。

    听他那口气,就好像鹿一凡犯了什么弥天大罪似的。

    鹿一凡心里也憋了一股气。

    不就是评论了两句你的歌吗,至于这么群情激奋吗?

    就一破二星歌手,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搞音乐的?

    连古歌见了老子,都得毕恭毕敬的叫一声老师,你丫算个什么东西!

    “第一,今天酒吧的主题是失恋专场,你唱那么甜蜜的爱情歌曲,难道不是严重跑题吗?

    第二,你创作的歌没有一点吸引力,你自己看看现场的客人有谁在认真听你唱歌吗?

    第三,我就是觉得,你的人和你的歌都是一坨屎,怎么地!”

    跟老子嚣张,跟老子狂妄?

    以为老子是个高中生,就好欺负了是吧?

    “艹尼玛的小杂种,敢跟豪哥这么说话!我打死……”

    愤怒的队员举起拳头就要朝鹿一凡挥过来,却被吴家豪一把拦住了。

    冷笑了下,吴家豪道:“说的头头是道的,貌似你很会唱歌的样子啊?

    行啊,你不是说我的歌不符合主题,是一坨屎吗

    那你来一个让大家听听呗!”

    闻言,队友一个个也都冷静了下来。

    这小高中生能会唱什么歌?

    嘴炮放的再厉害,你丫不会唱歌,就没有任何资格去指责人家乐手!

    他们就等着鹿一凡承认自己不会唱歌,然后狠狠的羞辱他一顿呢!

    朱艳见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也很头疼的说道:“家豪,小凡就是一学生。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就让着他点吧。

    再说了,他就是一服务生,哪里会唱歌啊!来,我替一凡敬你一杯,你消消气!”

    朱艳正要一饮而尽,鹿一凡却是想都没想,一把将酒杯夺了过来。

    他起身的第一句话就是对朱艳说的:“我可不是那种躲在女人背后的孬种。坐好了,帮我照顾好岚姐,等我回来。”

    朱艳愣愣的望着鹿一凡,问到:“你要干什么?”

    深呼一口气,鹿一凡没有回答朱艳的问题,而是在白岚、朱艳、徐婷、张一兴等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眼神中,径直的登上了舞台。

    所有的客人都略带奇怪的眼神望向了舞台。

    因为刚刚那位主唱没有再演唱,出现在舞台上的,却是这个酒吧的服务生。

    鹿一凡坐在高脚椅上,手中持着一把吉他,调整好了话筒后,周围的灯光落了下来,照落在了他的身上,附近的一切都深陷进了黑暗的深渊,只有彩色的霓虹灯时而闪烁。

    调试好了吉他的音调,鹿一凡的嘴唇靠近话筒,柔声说道:“今天我们酒吧举办的是失恋专场,想必在坐的各位很多都是刚刚失恋的人吧?

    失恋了,就需要释放一下情绪,接下来就由我来演唱一首比较悲伤一点的歌吧。这首歌是我的原创歌曲”

    一听说是鹿一凡的原创歌曲,朱艳、白岚等一众美女,全都眼前一亮,集中了注意力。

    “爱你的人就像洋葱,因为你想探知,于是就剥,边剥边哭,后来发现没有心。

    可其实,你一直剥的,就是他的心。

    他一开始就把心给你了,你却不相信,也不满足。”

    “我要唱的歌叫你还要我怎样。”

    坐在高脚椅上,鹿一凡微微闭上双眸,轻轻的唱着,将薛之谦独有的那种薛式情感独有的意蕴唱了出来。

    “你停在了这条我们熟悉的街,

    把你准备好的台词全念一遍,

    我还在逞强,说着谎。

    也没能力遮挡,你去的方向。

    至少分开的时候我落落大方。”

    那忧伤婉转的曲调将悲伤的情绪渐渐的铺开,还在喝酒的人放下了酒杯,玩手机的人放下了手机,调酒师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失恋的人抬起了头。

    伴随着悠扬清淡的吉他伴奏,伤感的情绪浸入忍心,莫名的,所有人都觉得鼻头一酸。

    听众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那些不眠的夜晚,那些为了爱情辗转反侧,始终不能进入梦乡,只能让记忆和夜色陪伴着自己夜晚。

    “我后来都会选择绕过那条街,

    又多希望在另一条街能遇见,

    思念在逞强,不肯忘,怪我没能力跟随

    你去的方向,若越爱越被动,越要落落大方。”

    低声的婉转在一个“方”字之后开始改变了,将自己的情绪酝酿到最为深情的地步,鹿一凡唱出了这首歌的**部分。

    “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

    你突然来的短信就够我悲伤

    我没能力遗忘,

    你不用提醒我,

    哪怕结局就这样,

    我还能怎样能怎样,

    最后还不是落得情人的立场。

    你从来不会想,我何必这样。”

    在最后一句歌词出口时,坐在座位上的张士博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泪如泉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