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就问你服不服?
    鹿一凡也不说话,脸拉的老长,就站在原地不动。

    知道自己师父是真生气了,云水寒吓得脸色苍白的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几步走上前去,猛的一咬牙,一巴掌扇在了云天的脸上。

    这一巴掌扇的不仅是云天愣住了。

    唐国立、唐国强还有唐梦瑶等一众唐家人也都愣住了。

    “爷爷,您打我干什么?”云天捂着脸,额头冒汗的问道。

    “我打你干什么?你个欺师灭祖的臭小子,今天不打死你老夫就不姓云!”

    言罢,在唐家人瞠目结舌的眼神中,云水寒开始暴打云天。

    唐国立也不敢去阻拦这个化境强者,生怕自己被波及到了。

    “爷爷,轻点,痛!痛!”云天嗷嗷叫唤道,再也没有了刚刚的气势。

    就在唐国立等人目瞪口呆之际,云水寒一脸羞愧的拽着云天的耳朵上前跪下检讨道:“师父,徒儿来迟了,让师父受委屈了。”

    鹿一凡看了一眼云水寒,又看了一眼云天,只是轻轻吐了一句:“这二货是你孙子?胆子不小嘛!”

    见云家老爷子居然冲鹿一凡叫师父,唐家人彻底石化了。

    至于云天看到自己亲爷爷,云家现任家主叫鹿一凡师父,吓得两眼一黑,差点就要当场昏过去。

    这回真是捅破天了,居然把自己爷爷的师父给得罪了!

    而且还是抢人家的女人,骂人家是乡巴佬那种往死里得罪的得罪法!

    唐国强此时也是震惊万分。

    他本来以为鹿一凡只是文采好点,最多是有点儿功夫在身,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能让云家老爷子,已经是化境强者的云水寒毕恭毕敬的叫一声师父。

    唐国强毕竟不是寻常人,见位高权重的云水寒能完全心甘情愿的下跪把眼前这个小年轻当长辈一样尊重,心下很快回过神来。

    看来这个鹿一凡不简单,不仅不简单,而且是大大的不简单!

    这个时候,他如果迟疑半分,恐怕就没有机会和他攀上关系了。

    所以唐国强微微一愣生,然后急忙上前道:“云老爷子,没想到我女儿喜欢的居然是您老人家的师父。

    我觉得,咱们两家的亲事还是作罢吧!”

    云水寒闻言,哪敢说个不字啊,立刻点头哈腰道:“作罢!必须作罢!云天这小子敢抢我师父的女人,简直是欺师灭祖,人神共愤!

    师父,您说吧,要怎么惩罚他!”

    说着,云水寒把云天拽了出来后,随手又当头给了云天一巴掌,骂道:“孽障!还不跪下给你祖师爷爷赔礼道歉!”

    云天什么时候这等丢人现眼过,心里头真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可老爷子正在怒头上,他哪敢顶嘴半句,急忙跪在鹿一凡面前,磕头认罪道歉。

    鹿一凡也知道云水寒这么做是为了保他孙子一条命,挥了挥手说道:“罢了罢了,小辈不懂事,我这个做祖师爷的也不能不懂事不是吗?”

    说着,鹿一凡弯下腰,笑眯眯的拍打着云天的脸。

    啪啪的拍脸声,响亮无比,极具侮辱性!

    鹿一凡一边拍他的脸,一边笑眯眯道:“叫一声祖师爷爷来听听。”

    云天心中简直像是火山一样,被气的快要爆炸了!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也只能垂头丧气的叫道:“祖师爷爷。”

    “我抢你女人,毁你亲事,你可服?”

    “小子服气。”

    “我打你脸,让你叫我祖师爷爷你可服?”

    “小子服气。”

    “我现在就在你面前拽了,你爷爷来了我更拽,我就问你,服不服?!”

    “服服服!小子服气!”

    鹿一凡点了点头,让云水寒起来,却没说让云天起来。

    “我知道,你孙子心里对我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服气,但是没办法,谁让他非要来招惹我呢?

    哦,对了,我听说,他好像是你云家的下任家主是吧?老云啊,你这挑人的眼光不行啊!”鹿一凡说道。

    云水寒闻言,立刻心领神会道:“从今天起,废除云天下任家主的继承权!”

    云天听到这儿终于顶不住,两眼一黑,昏过去了。

    “嗯,我看那小子挺顺眼的,你倒是可以培养一下。”鹿一凡指了指刚刚好心提醒他的云空笑道。

    “好!云空,从今天起,你代替云天成为下任准家主!”云水寒毕恭毕敬道。

    有了云家老爷子撑腰,鹿一凡的身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变样。

    连唐国立都不敢再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对待鹿一凡,而是恭敬的说道:“鹿大师,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嗯,走吧。”鹿一凡点点头道。

    唐梦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居然有这样滔天的权势!

    顿时浑身的热血沸腾,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路上,云水寒旁敲侧击的问道:“师父,您老人家是看上唐家的大小姐了吗?”

    “没有,她赖我家不走,说是回家就要被逼婚,我这不才来帮忙解决一下麻烦,省的她天天赖我家吃饭嘛!”鹿一凡调侃道。

    “哦,这样啊!那什么……师父,我云家有不少子弟家的女儿都特别漂亮,若您不嫌弃,有空可以来我云家瞧瞧……”

    要是能傍上师父这尊大神庇佑我云家,那统一江东岂不是指日可待?!

    “死老头子,你想什么呢?一凡是我的,你休想抢走!”唐梦瑶闻言,死死的抱住鹿一凡的胳膊,生怕鹿一凡跑了。

    “徒儿,缘分这东西,强求不来。况且我现在也不想结婚,我还没玩够呢!”鹿一凡实话实说道。

    “师父教训的是。师父这么年轻,该浪的年纪,确实该多浪一浪。”云水寒无比赞同的说道。

    像他们这些大家族的家主,有哪个年轻时不是久经风月场,惹下一身风流债的?

    甚至这些都是他们做家主必须要经历的事情。

    只有多接触女人,才能做到不被女色所诱惑,美人计自然也没什么用了。

    回到了别墅的大厅,云水寒和众人寒暄了一阵子后,让云空带着云天先一步离开了。

    毕竟是自己孙子,虽然得罪了鹿一凡,但他还不想云天真的以死谢罪。

    就在这是,唐梦瑶的爷爷唐建军住的房间的门突然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