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非礼啊!!!(第三更)
    和美女去开房?

    虽说知道不是那回事,但是鹿一凡的心脏还是不争气的猛的跳动了几下。

    怀中这个美女即使抱起来,也能感受得到她的腿有多么的修长。

    难怪王雅妃能得到模特女神这个外号,这身材比例,堪称完美!

    即使鹿一凡这种大胸控,对于拥有如此匀称身材的王雅妃也感觉一阵砰然心动。

    胡思乱想了一阵子,鹿一凡便将王雅妃公主抱着,走向了那间总统套房。

    打开房门,房间内的布置极为奢华。

    大厅内就有一个很浅的水池,水池内还故意设置了一个凹槽。

    鹿一凡看一阵子才观察明白,原来这凹槽是特么方便情侣在水里打野战用的。

    进门之后,鹿一凡刚要将王雅妃放在床上,只听王雅妃突然喉咙一阵蠕动。

    呕!

    一大堆秽物喷了鹿一凡一身。

    无奈的鹿一凡气愤的轻轻在她挺翘的屁屁上轻轻一拍:“叫你吐我!”

    不过这一拍,那柔软而有弹性的手感,让鹿一凡又是一阵心动。

    王雅妃显然是没吃什么东西,吐出来的全是酒水,气味特别难闻。

    鹿一凡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因为他感觉王雅妃的额头已经烫的吓人了。

    见她全身都是秽物,鹿一凡也只能将其衣服慢慢的拖了下来。

    脱的时候,鹿一凡还没什么感觉,但是拖完之后,鹿一凡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王雅妃的皮肤洁白无瑕,如羊脂玉一般,在灯光下闪耀着光泽。

    小腹上有寻常女性没有的健康的马甲线,纤腰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

    平躺在大床上的王雅妃,两条大腿简直逆天的长!

    放佛刚刚剥开的玉笋一样,让人恨不得在上面咬上一口。

    王雅妃的里面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蕾丝边内衣,下面的神秘地带仿佛被一层火焰掩盖住了一般,等待着男人的开垦。

    不大不小刚刚好的胸型比例,极其符合模的要求。

    不仅如此,此时王雅妃的绝美容颜上,透露出一股惹人怜爱的病态,让人恨不得将其搂在怀里好好怜惜。

    “不愧是排名第七的校花,果然是个尤物!”

    鹿一凡狠狠吞了口口水,然后压下心中的邪火,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已经想要昂扬的小伙伴赶紧低下头去。

    王雅妃此时娇艳的身躯缩成一团,仿佛一个虾米一样,她俏脸煞白如纸,身体更是因为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不断颤抖着。

    “你说你好好一个校花,傍个大款多好!自己有病还非要来这陪酒挣钱。”

    鹿一凡摇摇头,将手掌轻轻放在王雅妃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运转真元,为其治疗了起来。

    王雅妃的肌肤光滑如玉,鹿一凡手掌在其上时,顿时有一种温暖而柔软的舒服感,让他精神一震。

    更要命的是,感受到鹿一凡手上散出的能让她舒服的能量,王雅妃抓住鹿一凡的手,往自己最痛苦的地方各种按着。

    阑尾距离她下方的火红色内裤只有很短一段距离,鹿一凡是想不看都不行。

    “妈蛋,你不要这样好吗?你这算逼我犯罪啊!”

    鹿一凡一阵苦笑。

    他可不是什么柳下惠,要是真扛不住了,他绝不保证不对面前的女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随着鹿一凡手掌中一丝丝的真元渗透进了王雅妃的体内,她那被酒精摧残的胃和阑尾开始被修复如初。

    “嗯”

    随着真元的涌入,王雅妃感觉自己那如刀割般的阑尾和胃好像被什么暖烘烘的东西给暖好了一样。

    这种舒适的感觉,更是让王雅妃忍不在的嘤咛的呻吟出了声来。

    路过外面的罗俊趴在房门上听了一下,忍不住笑道:“成了,看来这王雅妃把凡少给伺候舒服了。

    没想到啊,平时打死都不肯出台的王雅妃,也被凡少给征服了。

    听声音,好像她还很享受的样子。”

    罗俊心中一口石头落地了。

    只要鹿一凡舒坦高兴了,那他的犯下的错就狠容易被云空原谅了。

    治疗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鹿一凡听着王雅妃那要人命的呻和谐吟声,感觉自己脸也越来越红了。

    再看看底下,鹿一凡现,这王雅妃的火红色的内裤居然已是湿漉漉一大片了。

    天哪!

    这女人居然被因为自己的治疗而高和谐潮了!

    鹿一凡的小伙伴再次可耻的高昂起了头!

    但就在此时,王雅妃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到鹿一凡的手居然在自己小腹上,而自己下半身还湿成那样时,俏脸大变!

    “救命啊!!!非礼啊!!!”

    王雅妃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总统套房。

    紧接着,王雅妃拿起身边一切可以砸的东西,丁铃当啷的全部扔向了鹿一凡。

    鹿一凡直接被吓得一屁股蹲在了地上,然后被什么杯子、枕头砸的蒙圈了。

    紧接着,鹿一凡愤怒的吼道:“别特么动了!再动信不信老子强女干了你!”

    王雅妃闻言,吓得登时呆在了原地,不敢在动了。

    “你……你是谁?为什么把我的衣服脱了?”王雅妃有羞又怒的质问道。

    鹿一凡那叫一个郁闷呢!

    要不是老子救你,你特么早让那群孙子扒了裙子给后入了。

    他无奈的说道:“我说小姐,你自己好好想想,是谁刚刚救了你?难道你一点都记不起来吗?”

    听到鹿一凡的话,王雅妃先是一愣,仔细回想了一下,才想起刚刚在包厢内生的那一幕。

    “是你救了我?可是……你为什么要脱我的衣服?”王雅妃的言语已经柔和了很多,但是被脱掉衣服这件事,还是很介意。

    “废话,你吐了我一身,还吐了自己一身,我能不脱你衣服吗?再说了,不脱你衣服我怎么给你治病啊?”鹿一凡无语道。

    感受着自己还暖烘烘的腹部,王雅妃这才相信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话。

    不过想到自己竟然和一个男人赤条相对,王雅妃的俏脸仍是止不住的红如苹果。

    “我知道你是江大的,我也是江大的学生。话说,你不是参加模特大赛获过很多奖吗?那些奖金应该够你过的很滋润的吧?为什么还要来这种地方工作呢?

    当然,我不是看不起公主,这一点你不要误会。”鹿一凡好奇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