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6.第436章 佛子都论不过他!(第三更)
    “如何,老婆,还要和我论下去吗?”鹿一凡笑着道。

    河雯银牙轻咬,心中愤慨不已。

    真是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这个死变态怎么连禅学都这么牛逼?

    “好,就算你禅学厉害!可你贪淫好色,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河雯愤怒的说道。

    “若人不贪淫不好色,人类如何繁衍?文化如何传承?这是人类的本性罢了,你也一样。”鹿一凡说着,眼睛微微一眯,在河雯丰满的胸上扫了又扫。

    这灼热的眼神让河雯再次想起那日令人羞臊的一幕,不禁感觉身躯一阵灼热滚烫,下躯有一种莫名的液体在泛滥着。

    “你胡说,我才不像你呢!”河雯红着脸道。

    “我胡说?那我问你,假如你是一个和尚,某天遇到一个长相丑陋的女人,她因为某种情况马上就要死了,必须得你上了她,她才能活。

    这种情况下,你是上她,还是不上她?”鹿一凡笑着道。

    “这什么流氓问题?我如果是出家人,自然不能碰女色了!

    难道你身为出家人会去上她吗?”河雯反问道。

    鹿一凡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哈,我就说你贪淫好色!你还不承认!”河雯得意的说道。

    “错了,我上她是为了救她,而我的心中并无淫无欲。

    而你,却始终将贪淫好色挂在嘴边,心中时时刻刻的想着此事。

    说明你心中有淫,心中有欲。

    若无淫无欲,又怎会因自己名誉而不去救那女子?”鹿一凡道。

    “你……你这是在狡辩!狡辩!”河雯急头白脸的怒道。

    “阿弥陀佛,河施主,论起禅学来,你跟鹿施主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你还是认输吧。”释永义微笑着道。

    这佛学大师都开口了,若她河雯再狡辩,岂不是变相否认释永义在佛学上的地位?

    无奈的河雯,咬牙切齿道:“行,鹿一凡,算我输了!”

    “哟吼吼,河老师,啊不,老婆,以后你的课我就不上了,记得期末给我打满分。否则,小心为夫打你屁屁哟!”鹿一凡嚣张的笑道。

    “且慢!”这时,释永义再次开口了,“河雯是贫僧自小看大的,她学艺不精,输给施主,实属贫僧教导不好。

    若是这么三两句话便让施主将雯雯骗走了,贫僧心里也很不甘。

    不如贫僧来与施主论一论如何?”

    闻言,讲台之下一片哗然!

    江大的学生都是学生中的精英,哪有不认识释永义的?

    这位可是号称佛子的佛教大牛!

    在禅学和佛学上的造诣高超,被誉为当代“释迦摩尼”!

    “喂,我说大师,咱有完没完了?是不是你论完,河子老爷子也要再跟我论,然后校长也要跟我论一论啊?”鹿一凡无语道。

    “呵呵,自然不是,只有贫僧一人,若能让论赢贫僧,这门亲事,贫僧必当鼎力支持!”释永义笑着道。

    “好!那我便与你论一论!”鹿一凡霸气道。

    台下的唐梦瑶闻言头皮都发麻了。

    这可是佛子啊!

    你就算能论赢自己班主任也不可能论赢这种当代佛学和禅学研究到顶级的存在啊!

    河子在一旁却心中不爽道:“这个老秃驴,存心不想我家雯雯嫁出去是吧?哼,待会儿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河雯脸上却挂起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释永义算是她半个师父,他在禅学和佛学上的造诣有多高,河雯心里是一清二楚。

    自己被鹿一凡欺负成这个样子,有他老人家出马,一定能帮自己报仇!

    “鹿一凡,你等着吧,佛子大师一定会把你论的哑口无言!”河雯瞪着鹿一凡心中暗道。

    “大师,咱们开始吧?”鹿一凡风轻云淡的笑道。

    却见释永义拿出一张书法放在鹿一凡面前,指着上面的一句话道:“施主请看。”

    鹿一凡扫了一眼,念出了上面的话:“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这是大师创作出的?”

    释永义略显骄傲的说道:“没错,此乃我前日念经时,心有所悟,写出的一句偈语。

    这也代表了贫僧的求佛之道。”

    学生们以及河子、张一博也都看了过去,一时间都觉得惊艳不已。

    “佛子不愧是佛子,写出的偈语果然非同凡响!”

    “可不是嘛!他将人身比作当年前人觉悟的菩提树,心就如同一座一尘不染的明亮台镜,只有时时刻刻不断观照自己,才能不让尘垢遮蔽光明。写的太好了!”

    “佛学大师果然不是吹出来的!”

    “看来鹿一凡终究要栽在这佛学大师手上了。”

    释永义仿佛很满意众人的表现,得意的看向鹿一凡,想瞧瞧他的反应。

    谁知鹿一凡却眉头紧皱,不时的摇头叹气。

    释永义诧异道:“施主因何如此?可是我这句偈语有何不妥?”

    “何止是不妥,简直是误人子弟!”鹿一凡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哦?”释永义微微愠怒,“那我倒要听听了,我这句偈语是如何误人子弟的?”

    鹿一凡心中不禁好笑。

    没想到这佛子误打误撞将六祖慧能大师与神秀的四句偈的典故给鼓捣了出来。

    这倒省的他再苦思冥想了。

    鹿一凡清了清嗓子道:“我这里有个故事,希望大师听一下。

    从前有两个高僧进行辩论,第一个高僧说道:‘我心中有一面镜子,每天都不断的擦拭,使它足以照亮人,足以鉴我。’

    另外一个高僧却说:‘我心中没有镜子,何须苦心擦拭?’”

    没有镜子?

    何须苦心擦拭?

    闻言释永义登时瞠目结舌,仿佛悟到了什么一样。

    然后鹿一凡负手而站,缓缓轻吟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

    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听说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

    轰!!!

    那一句句偈语如同炸雷一般,在佛子心中轰然爆炸!

    此时的佛子,嘴里不断反复吟诵咀嚼着鹿一凡这几句偈语,身体都激动的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长长的胡须也因此摇晃不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