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4.第474章 请做我的奴
    胡丽感觉自己身好像骑着一头沉睡了多年的魔龙一样。



    他肆意的将自己内心所有阴暗的情绪,全部发泄了自己柔弱的娇躯。



    下半身传来一阵又一阵如同火烧一样的疼痛,让胡丽全身都流的全是冷汗。



    他怎么如此粗暴,如此不知道怜香惜玉!



    要知道自己虽然是杀死,身体强壮,可……



    可自己也是女人啊!



    这还是自己的第一次啊!



    胡丽连看都不用看,光凭感觉知道,自己肯定下半身已经鲜血淋漓了!



    然而对于鹿一凡而言,却是无的畅快,无的舒爽!



    他将自己二十年的积蓄一股脑的全部送给了眼前这个妩媚入骨,却又狠辣无的女人。



    怜香惜玉?



    你会对差点杀死自己三次的人怜香惜玉吗?



    见胡丽痛苦的闭了眼睛,流着眼泪,不看自己,鹿一凡狠狠抽了她一巴掌,拽着她的头发,让她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脸,怒道:“看着我!



    看清楚这张脸!



    我要你牢牢的记住,是谁玷污了你!



    我要你一辈子连做梦都忘不掉我这张脸!”



    胡丽被迫忍着疼痛,盯着鹿一凡那张已经恢复原状的俊逸邪魅的面孔看着。



    被高速螺旋穿甲弹轰过的脸,居然这么快恢复了!



    这……



    这还是人嘛!



    一时间,胡丽居然被吓得忘记了下体的疼痛,看着鹿一凡俊逸的面庞,瑟瑟发抖的害怕了起来。



    太可怕了!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自己能惹的!



    三个小时!



    鹿一凡整整在胡丽身发泄了三个小时!



    这期间,他把自己在岛国小电影学到的所有招数全都使在了胡丽身。



    以致于胡丽此刻已经虚弱的浑身大汗,香汗淋漓的快睡着了。



    “睡你妹睡!老子还没玩够,你也想睡?”



    鹿一凡又一巴掌抽在胡丽身,将她的娇躯翻了过来,身躯内真元涌动,右手雷光闪烁。



    “给你背烙我鹿一凡的痕迹,以后,你是我鹿一凡的奴隶了!”



    言罢,一道电光劈在了胡丽那完美无瑕的背,疼的她瞬间瞳孔都放大了不少。



    这个过程持续了约莫十分钟。



    之后,鹿一凡看着一背鲜血的胡丽,拿过来一条毛巾和一些药水,轻轻的为她把血擦拭干净。



    只见胡丽的背部清晰的烙印了“凡奴”两个大字!



    “呵呵,这两个大字是由我体内的天雷刻印的,已经深入你的骨髓,除非你将骨头也全部挖出来,否则一辈子都别想消除掉!”鹿一凡冷冷的笑着道。



    “你……”胡丽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瞪了鹿一凡一眼。



    “还敢瞪我!死奴才,不知悔改,看我如何教训你!”



    胡丽脸色一变,却见鹿一凡居然朝着她再次粗暴的袭来!



    三个小时了啊!



    他怎么还没消火!



    这……



    这种马还种马啊!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强!



    胡丽无力的在心惊呼道。



    窗外,秋意正浓,江大外这间总统套房里却是春意盎然。



    窗外海悠长的游轮鸣笛声和胡丽压抑不住的呻(和谐)吟声形成了一首独特的歌曲。



    五个小时过去后,鹿一凡终于鸣金收兵。



    身下的美女,全身都是鹿一凡独有的污浊痕迹。



    此时的鹿一凡已经完全消火了,对于胡丽的恨意,也少许多。



    看了看,鹿一凡不禁也觉得自己有些荒谬。



    自己胸口,肩膀和脖子都是一排排因为忍受不了鹿一凡非人的暴虐,而留下的胡丽的小巧压印,后背还有一道道鲜红色的抓痕,也是胡丽留下的杰作。



    想想这一下午的疯狂,鹿一凡只能在心底感叹一句,自己即可了接近二十年,这积攒出的**,果真非同凡响啊!



    若胡丽不是从小到大都受过高强度的训练,身体像铁打一般强悍,非被自己生生榨干至死不成!



    同时他还有些后怕。



    这期间他可没做任何安全措施,联系十几次,都是直接出,搞不好十个月后,这胡丽会抱着个小娃娃来要挟自己啥的,那麻烦了。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是你真的有了我鹿一凡的种,那我是拼着毁掉你们血煞,也要把你和孩子都抢过来!”言罢,鹿一凡恋恋不舍的在胡丽那高耸的双峰之狠狠捏了一把,穿干净的衣服,潇洒的吹着口哨离开了。



    天空下起了微微的细雨,雨点儿轻轻通过没关的窗户飘到胡丽赤果的身体,在头发和皮肤形成了一粒粒细小晶莹的水珠儿。



    胡丽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反正当她苏醒的时候,天色已快全黑了。



    胡丽感到了一阵阵的凉意,她慢慢睁开了双眼,全身下好像被拆散了架似的,不论是头、身体还是四肢都痛的不得了,下身的火辣辣的刺痛更是不断的传来。



    尤其是自己的屁股,更是疼的她连腰都不敢直起来了。



    当她意识到自己浑身赤果的躺在床,看到身下和大腿根两侧一片夹杂着鲜红血丝的污秽和自己白皙的身红红的指印时,她又想起了鹿一凡那粗暴、凶悍对待自己的情形了。



    一刹那,她悔恨交加,不由的轻声哭泣起来。



    “这可恶的卑鄙小人!居然连我的菊花都不放过……”胡丽哭着喃喃道。



    傍晚的海风吹到胡丽赤果的身体,令她不由的颤抖起来,忍着身心的痛苦,胡丽艰难的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着浴室。



    之后,胡丽痛快的洗了一个热水澡,一边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对着镜子照了起来。



    只见镜子里自己那无性感火辣的娇躯背,居然歪歪扭扭的刻着两个无丑陋的汉字——“凡奴”!



    “鹿一凡你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胡丽流着泪,看着自己美背那潦草无的汉字怒吼道。



    可是不知道为何,胡丽想起今天下午和鹿一凡发生那一幕幕羞耻的事情,内心深处居然升起了一丝愉悦感!



    这种想法一瞬即逝,连胡丽自己都吓了一跳!



    本来自  http:///html/book/38/38786/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