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你对的上来,我吃屎!
    来到了大厅内,河雯见崔向红看到自己了,便立刻走上前去道:“崔老师好。”

    崔向红扫视着河雯,像是审视一件货物一般,不住的点头道:“好,好,雯雯,几年不见,你生得是越发标致了啊!”

    然而当崔向红看到鹿一凡的时候,她本来还带着笑容的脸立刻便板了起来,跟鹿一凡欠了她几百万块钱似的。

    扭过头,崔向红对河雯道:“来,雯雯,你离开汉东之后啊,我又收了位新弟子。

    你也来认识一下吧。”

    说完,她朝着身后那人一点头,脸上已是泛起微笑道:“你不是早就想和雯雯见一见了吗?”

    从崔向红后面走出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微笑着跟河雯打招呼道:“雯雯,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河雯神色一愣,根本没想到会是他!

    鹿一凡低声问道:“这人谁啊?”

    “他叫沈景斌,是汉东有名的年轻才子。

    以前追过我很久,我都没答应他。

    没想到现在居然追到这儿来了,还跟崔向红搭上了关系。”河雯低声道。

    崔向红笑眯眯道:“景斌这个人啊,知书达理,才学出众,我就收了他为弟子,雯雯啊,你们以前就认识,以后也要多亲近亲近哟!”

    “原来他就是沈景斌啊!”

    “怪不得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人家有傲的资本啊!”

    “听说沈家世世代代都是大文豪,而且家里有不少文化界名人。”

    “有才学,长得帅,家里有有钱有势,啧啧啧,这才是真正的高富帅啊!”

    “对啊,相比之下,河雯带来的那个小白脸可就寒掺多了。”

    “我看那小白脸就是托关系,走后门,想来咱们诗词协会里混事儿的。”

    “我看也像是!”

    一听说眼前这帅气的男子是名闻汉东的才子沈景斌,这大厅里的所有才子佳人,纷纷围到了他的身边。

    与鹿一凡这个穿着打扮时髦的人比起来,沈景斌显然更像是一只金龟婿。

    然而沈景斌并没有理会众人,而是径直走到河雯面前,当着鹿一凡的面,竟然拉起了河雯的手!

    还含情脉脉的对河雯说道:“雯雯,这几年不见,我很是想你,以后我都不离开你了好吗?”

    河雯还没说话,却听到啪的一声。

    沈景斌的手被打的直接红肿了起来。

    “你干什么?!”沈景斌望着鹿一凡,愤怒道。

    “刚刚看到了一只蚊子在你手上,顺手就给拍死了。

    怎么样,让你少流很多血,是不是很感谢我啊?”鹿一凡笑嘻嘻道。

    “粗鄙之人!你看看你把我手打成什么样子了!”沈景斌道。

    “你活该,再动手动脚的,可不只是手了,信不信老子把你头给拧下来?”鹿一凡淡淡道。

    “你!粗鄙,简直粗鄙!河子大师怎么会推荐你这种人进诗词协会的?”沈景斌愤慨道。

    崔向红却是心中暗自冷笑。

    就这么个愣头青,也想通过自己的考核?

    “诸位,今天天气甚好,咱们出去郊游,顺便吟诗作对可好?”崔向红建议道。

    众人纷纷应好。

    约莫半小时后,众人来到一处山清水秀的郊外。

    那沈景斌一路上,斯文有礼,吟吟有笑,引得周围的才子才女们阵阵欢呼。

    只可惜,河雯一直陪在鹿一凡的身边,娇躯一直死死的贴在他的身上。

    时不时的还亲上鹿一凡那么一两口。

    这打情骂俏的恩爱画面,可把沈景斌给郁闷坏了。

    不过就在此时,沈景斌见远处行来了几个身影,眼珠子一转,微微一笑道:“诸位,今天出来郊游吟诗作对,那么我就献丑了,先出一个上联。

    我这上联是:一羊引两羔。”

    鹿一凡顺着他的眼神看去,顿时肥都气炸了。

    原来是一个在田边务农的老农,背上背着一个大蛇皮袋子,一手牵着一个年幼的孩子,来田边劳作。

    两个孩子年龄都不大,也就四五岁的样子。

    但是这么小就要帮助下田干活,鹿一凡想也不用想,能肯定这是穷苦家的孩子。

    而沈景斌那句“一羊引两羔”,却是讽刺这农民和孩子。

    崔向红笑了声道:“不错不错,景斌出的不错,居然能从这下贱之人身上开题,实属难得。”

    沈景斌也点头笑道:“没钱还玩命生孩子。

    他们不穷谁穷?

    不过能让我出一副对联出来,也算他们为文化界做出一点贡献了。”

    说完,崔向红、沈景斌和一众才子纷纷笑了起来。

    鹿一凡紧咬着牙,拳头握的紧紧的,脸黑似碳。

    河雯拉着他的手关切的问道:“一凡,你没事吧?”

    鹿一凡淡淡道:“没事儿,就是有点儿想杀人。”

    农民怎么了?

    农民怎么就下贱了?

    往上三辈数,谁家不是农民出身?

    难道穷人家就没有生孩子的权利了?

    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货色,哪他麻痹来的优越感!!!

    好巧不巧,崔向红这时走过来,拉住河雯道:“雯雯,方才景斌出的这上联,你能对的出来吗?”

    河雯担心鹿一凡,哪里有心思对对子,敷衍道:“不好意思,对不出来。”

    其他才子才女们也都纷纷说自己对不出来。

    沈景斌此时不禁得意的望着鹿一凡笑道:“听说你也有几分文采?

    能对的上我这上联吗?”

    鹿一凡面无表情道:“没兴趣。”

    “呵呵,怕是对不出来吧!还装作说没兴趣。”崔向红嘲弄的说道。

    鹿一凡不屑的一笑道:“怎么着,你个月经失调的老娘们,老子不想对对子,你管得着?”

    “你……你!”崔向红气的半天接不上话来。

    她堂堂大国学,走到哪里不被人尊称一声老师,受尽尊敬,哪里受到过这般怼啊!

    气得脸色发青的崔向红说道:“我不和你这种粗鄙之人啰嗦,你有本事,对上沈景斌的对子啊!”

    鹿一凡冷冷一笑道:“就怕我这粗鄙之人敢对,您们这些上等人不敢听!”

    沈景斌冷哼道:“笑话!鹿一凡,我这上联是‘一羊引两羔’,你倒是对上来看看啊!

    你能对的上来我特么吃狗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