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1章 喝酒装逼!
    那酒是一位学生带来,本来是想附庸风雅的时候喝两杯装逼用的。

    这酒是用坛子装的。

    因为知道这次来的人很多,所以这学生用的酒坛子特别大。

    酒才二三十斤重,但是那个做工精美考究的酒坛子却足足有一百多斤重!

    放在随行跑车的后备箱里,两个学生气喘吁吁的才给搬了下来。

    “哥们,我这酒可是珍藏百年的好酒了,给你喝了,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哈!”那位学生笑呵呵到。

    鹿一凡嘴角微翘,单手接过那坛重重的酒,随手一抛,坛子在空中飞了几圈,被他用另一只手接住了。

    这一手一出,全场的学生都惊呆了!

    尼玛,俩人才能抬得动的酒坛子,你特么玩起了却像玩沙包似的,接起来毫不费劲!

    你丫真的是文人嘛喂!

    习武的人也没你力气大吧!

    鹿一凡巡视了一圈,然后讲那坛子酒打开,“咕咚咕咚”的畅饮了起来。

    喝了几大口后,故意不让酒精蒸发出去的鹿一凡的脸变红了起来,眼睛有些朦胧,人已经有些微醺了。

    而这个时候,他抱着那坛子酒,飞快的做出了一套武术动作。

    那位送酒的学生不禁眼前一亮,惊呼道:“醉拳!”

    是的,鹿一凡正抱着那坛子酒在耍醉拳。

    他的醉拳与电视上那些醉醺醺的老者不同。

    帅气而微醺的面孔,配着修身的西服,每一招,每一式,都有着说不出的潇洒。

    等到醉拳的前奏动作结束,鹿一凡用右手抓住重重的酒坛子的边缘,微醺的脸上,带着一丝疯狂之色,笑着大声吟诵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仅仅两句诗,河雯就已经听如痴如醉。

    这两句诗中大气磅礴之意,绝非寻常诗作可以比拟,就是沈景斌那首上好的佳作,也无法与之比拟!

    哪怕这首诗只有这两句话,河雯觉得,鹿一凡已经赢了。

    可是台上的那个少年,却丝毫未有停止的意思。

    他将酒坛子再次向天上一抛,趁着酒未从酒坛中洒出,继续大声吟诵道: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话刚落,还在天上很高处的酒变如瀑布般洒了下来。

    鹿一凡笑着耍着醉拳,张嘴将那些酒一滴不剩的吞食入口,然后接住那坛子酒,醉醺醺的在地上晃悠了好几步。

    紧接着,他拿起那坛子酒,对着众人大声吟诵道: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吟诵完,鹿一凡开始向后十分夸张的仰起身子,对着那坛子酒开始狂饮!

    那潇洒俊逸的饮酒之姿,让现场的才女们一阵尖叫连连!

    “哇塞!帅呆了!”

    “太酷了,古时候的大文豪怕是也没有鹿一凡帅气吧!”

    “哎哎哎,你们快看!他像不像《王者荣耀》里的李白?”

    “对啊!你一说我才看出来,《王者荣耀》里的李白跟鹿一凡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一凡,我爱你!我是李白的小迷妹!!!”

    “啊啊啊啊啊,我的小心肝啊!!!”

    这群才女们一个个尖叫的就好像脑残粉看到了偶像一样。

    尤其是发现鹿一凡就是《王者荣耀》里的李白原型时,这群游戏迷更是跟高(和谐)潮了似的!

    一个个的涨红着脸庞,身体发热,捂着额头,扯着嗓子在那嗷嗷叫!

    看的沈景斌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哟!

    羡慕嫉妒恨有木有!

    为什么我作诗的时候你们这群碧池不叫!

    是我沈景斌不够骚了,还是你们这群碧池眼光高了?

    “将进酒,杯莫停……”河雯激动的脸部的肉都有些抽搐了。

    这首诗她简直喜欢的要命!

    诗中的豪气,简直要冲破这小小的郊区,直上九霄之上了!

    而那个饮酒作诗之人,也是无比的霸气和潇洒!

    一时间,河雯因为太过激动,两条腿一直紧绷与长裤摩擦着,时间久了,河雯发现……

    她居然高(和谐)潮了!

    “怎么会这样……真是羞死人了……”

    河雯羞赧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那帅气的鹿一凡了。

    她居然被鹿一凡一首诗给吟诵的高(和谐)潮了!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鹿一凡拿着那坛子酒,连续做了好几个空翻的动作,等他停下来时,又晃晃悠悠的恍若酒醉之人的,对着坛子畅饮了起来。

    那位给鹿一凡酒的学生,此刻已经被鹿一凡的诗惊的泪流满面了。

    他本就是爱酒之人,自然能听出鹿一凡的酒中之意。

    圣贤都寂寞,只爱饮酒,爱狂酌的人,才能留下千古美名!

    “惟有饮者留其名……好!好!好!”

    三个好字,道出了此刻所有人的心声。

    如鲸吸一般,饮完了所有的酒后,鹿一凡似是疑惑的往酒坛里看了看,又晃晃悠悠的将酒坛子翻了过来,往地上倒了倒。

    “咯~~~咦?没了?”

    帅气的面孔带着醉人的醺意,鹿一凡将那重重的酒坛一掌击碎了。

    那个送酒的学生却觉得可惜的看着鹿一凡。

    毕竟那是珍藏版的茅台啊!

    就是酒坛子也是有极高的收藏价值的!

    鹿一凡却像看透了那位学生的心思一般,手指头指着他大叫了三声“来!来!来!”后,吟诵出了最后一句诗: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一句“与尔同销万古愁”,将刚刚那位学生心中最后一点怜惜之意给冲的烟消云散了。

    现在他心中有的,只是被那诗所感染的豪气!

    甚至他暗骂自己小气!

    一坛子美酒,能换到如此豪诗,又有什么好可惜的呢?

    如此豪气冲天的诗作,莫说是一个酒坛子了!

    就是再送他这宛如诗中仙人的狂傲之人百坛,千坛又如何?

    他……值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