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2.第912章 蓝瘦香菇的崔向红
    你妹的!

    又是四句!

    而且句句都让人一层一层的往地掉鸡皮疙瘩!

    “夭寿啦!老爷子要天啊!”

    “这都多少句了?我怎么感觉还没完呢?”

    “地球已经阻止不了尼玛老爷子了!”

    “东街诗仙果然并非浪得虚名啊!”

    崔向红此刻吊着的血瓶都在晃悠!

    隐约间,她又想吐血了!

    求你了!

    我求你了!

    别特么再有了!

    再有,老娘这脸往哪儿搁啊?

    帝菩萨佛祖老爷啊!

    你玩死我算了!

    这老头咋这么牛逼啊!

    作诗没完没了!

    此时,鹿尼玛环视四周,底下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一脸震惊的望着他!

    仿佛刚刚是天方夜谭一般!

    崔向红见鹿尼玛停下来了,赶忙说:“您……念完了?”

    “你猜我念没念完?”鹿尼玛低声笑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呵呵……念……念完了吧……”崔向红额头滴着汗水,讪讪地笑道。

    “嘻嘻,不好意思,还早呢!”

    鹿尼玛一句贱贱的嘻嘻,让崔向红内心再次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

    “可怜楼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卷不去,捣衣砧拂还来。”

    “卧槽居然还有!”

    “救命啊!我听到了什么?这是诗圣转世,诗仙下凡了吗?”

    “刚刚我说错了,宇宙都阻止不了老爷子了!他是要冲去银河系啊!”

    “你猜还有吗?”

    “不可能再有了!这都十二长句了!”

    “四长句已经是全国豪水平了,这老爷子已经超出全国大豪谁三倍了!我觉得也不可能有了。”

    在众人和崔向红以为鹿尼玛念完的时候……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

    “我……我不行了……”

    “居然还有……”

    “我滴老天爷啊!!!”

    “这回总该完了吧?”

    “应该完了。”

    “可不敢再有了!再有真的立地成仙了!”

    崔向红此刻用无凄凉的眼神,可怜巴巴的望着鹿尼玛。

    好像在说,求您老人家别作了!

    我不要面子啊?

    我拢共作了四长句骄傲的要天了!

    你倒好,特么十四长句,张嘴来!

    而且句句是经典,句句都牛逼!

    这特么我脸都快被打肿了有木有!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念完最后四长句,鹿尼玛翘着二郎腿,低着头兀自开始喝茶。

    雷老虎:“……”

    武胜:“……”

    刘胜男:“……”

    诸位外省诗词协会会长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崔向红直挺挺的躺在了椅子,像葛优躺一样,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我……我艹尼玛啊……

    十八句啊!!!

    我艹尼玛的十八句啊!

    你是打死老娘,老娘也给你做不出一首十八长句的七言律诗啊!

    你特么也太妖孽非人类了吧?

    八十三岁这么大把年纪了,回你的敬老院养老不好吗?

    来玩我这个年轻漂亮的六十五岁的妹纸干嘛?

    蓝瘦香菇!!!!

    感觉不会再爱了啊!!!!

    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原本鸦雀无声的大厅内,再次爆发了刚刚更加热烈两倍,不,是十倍的掌声!

    那一个个的豪,仿佛在看自己敬仰已久的大家一样望着鹿尼玛!

    那一双双手,都拍的红肿不堪了,却也不知道停下!

    仿佛不这样,不足以证明他们对鹿尼玛的敬仰一样!

    雷老虎激动的拍手叫着道:“诗的诗,顶峰的顶峰!尼玛老爷子真是让在下叹为观止啊!”

    武胜也不住的点头道:“孤篇横绝,竟为大家!仅此一篇,尼玛老爷子能当选全国协会副会长都不为过!”

    天缘省诗词协会会长田多多忍不住问道:“老爷子,您这首诗叫什么来着?”

    鹿尼玛看了看他,笑道:“春江花月夜。”

    “妙!妙啊!诗篇题目令人心驰神往。春、江、花、月、夜,这五种事物集体现了人生最动人的良辰美景,构成了诱人探寻的妙的艺术境界。

    老爷子,怪不得您敢对崔向红发起戟。

    若我有您一半的水平,我连河子老师我都敢挑战!”田多多激动的说道。

    这首诗,简直句句都是经典,句句都挂着神韵!

    全诗紧扣春、江、花、月、夜的背景来写,而又以月为主体。“月”是诗情景兼融之物,它跳动着诗人的脉搏,在全诗犹如一条生命纽带,通贯下,触处生神,诗情随着月轮的生落而起伏曲折。月在一夜之间经历了升起──高悬──西斜──落下的过程。在月的照耀下,江水、沙滩、天空、原野、枫树、花林、飞霜、白去、扁舟、高楼、镜台、砧石、长飞的鸿雁、潜跃的鱼龙,不眠的思妇以及漂泊的游子,组成了完整的诗歌形象,展现出一幅充满人生哲理与生活情趣的画卷。这幅画卷在色调是以淡寓浓,虽用水墨勾勒点染,但“墨分五彩”,从黑白相辅、虚实相生显出绚烂多彩的艺术效果,宛如一幅淡雅的国水墨画,体现出春江花月夜清幽的意境美。

    反正大厅内,来着全国各地的诗词协会会长都已经震惊的无以加复了!

    再看这老爷子的时候,全部都带了无敬畏的眼神。

    这绝壁是诗坛大佬啊!

    怪不得人家一出场敢口出狂言!

    感情是恃才傲物啊!

    十分钟!

    掌声持续了十分钟方才落下!

    “鹿尼玛!”

    “鹿尼玛!”

    “鹿尼玛!”

    “鹿尼玛!”

    然后,一声声呼喊齐刷刷的响了起来。

    很多人止不住的再狂呼鹿尼玛的名字,为他的才学喝彩,为他疯狂打call!

    “噗~~~~”

    崔向红此时早已虚弱不堪,竟被众人的呼喊声搞的再次狂喷鲜血!

    “崔啊,你要不行了咱赶紧救护车,千万不要放弃治疗啊!”鹿尼玛再次贱贱的笑道。

    ://..///38/3878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