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0.第920章 跪下!学狗叫!
    绝望的六长老抬起手的飞剑,对着自己的脖子正想要抹去的时候。 .tw.

    忽然间,走廊内的灯光渐渐恢复了正常。

    黑潮也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往地下收缩。

    那吃人的恶鬼和牛头马面,也都消失不见了。

    六长老不禁惊喜道:“天不亡我!!!”

    再看看现场,当真如同一片炼狱一般!

    血迹斑斑,尸块遍地!

    还活着的,只剩下他和三位元婴期的长老了。

    “我一定要杀了鹿一凡这个小杂种!!!”

    六长老愤怒到眼都红了。

    四位重伤在身的元婴期修士手持飞剑终于冲到了他们之前永远也冲不到的那间房门前。

    只听里面的鹿一凡使劲冲刺了一阵子,然后发出一阵低沉的怒吼,似乎是达到了极点。

    当门被六长老踹开的时候,鹿一凡已然是穿了一条裤衩,淡定的坐在了床边。

    “已经快一个小时了,你们终于来到这里了啊。”鹿一凡淡笑道。

    “你……你这个魔鬼!恶魔!人渣!你知不知道刚刚你的法阵害死了多少人?”六长老从脖子红到了脸,用飞剑指着鹿一凡愤怒道。

    “笑话!我已经告诉你们了,这里被布下了很厉害的法阵,是你们自己自投罗的,怪我咯?

    要不是这法阵维持时间有限,而且只能布下一次,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活着?”鹿一凡道。

    “小杂种,既然你知道阵法已经救不了你了,还不乖乖交出悟道草,乖乖受死!”六长老眯着眼睛道。

    “你似乎还没搞清楚一件事情。”

    鹿一凡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身边的大五行剑胎随之如同鬼魅一般漂浮在其左右。

    “若是你们是鼎盛时期,我自然不是对手,可如今你们全都身受重伤,乖乖受死的,应该是你们!

    杀心一气决之剑气纵横!”

    鹿一凡缓缓抬起手臂,双指对着那五位元婴期修士!

    瞬间,体内的杀心归元气全部汇集在了一点,气旋微动,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

    “吼!!!”

    刹那间,一道巨大的怒吼声响彻整个酒店!

    随机,大五行剑胎之显化出了当日血尸王鼎盛时期的巨大血色虚影!

    九尸泄灵虫使用一次之后会死亡,但是它的尸体内却能存放住被寄生之人的全部血气和真元。

    血尸王的血气和尸气被鹿一凡注入了这大五行剑胎之。

    明明灭灭的灯光,六长老等人仿佛看到了一头巨大的血色僵尸冲着他们急速奔来,风驰电掣,肉眼年报!

    “噗!”?

    ???大五行剑胎直接从一名长老的胸口贯穿而出,鲜血淋淋。

    ?血泉狂喷而起,溅得周围几人满身嫣红,惊呼不断!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威压……太可怕了!我好像看到了一头血色尸魔刚刚贯穿了九长老的心!”

    “他……他真的是金丹期吗?”

    ???而几名长老早已经被吓得三观尽毁,满脸的骇然与惊恐。?

    ????????什么人啊这是??

    ????????明明只有金丹期,可为什么实力却与元婴期一样可怕??

    ????????居然一剑把太极宗的长老秒杀了!?

    ????????这根本是妖孽!

    鹿一凡双指一抬,那大五行剑胎如同有灵性一般,对着九长老的尸体再次穿透,将其体内的元婴生生挖了出来,并送到了鹿一凡的手。

    拿着那颗拳头大小的元婴,鹿一凡笑道:“原来这玩意是元婴啊!”

    “你……你要干什么?你难道要学邪道之人,吞噬元婴修炼吗?”六长老惊恐的望着鹿一凡道。

    修真界的规矩,正常打斗杀死对方之后,金丹和元婴是要奉还给对方的师门的。

    除非是不死不休的死仇,一般正常修士是不会要对方的元婴的。

    然而鹿一凡显然不是正常的修士。

    他掂量着手的元婴,邪邪一笑,当即便开始吸收这颗元婴的真元。

    “哇偶,不愧是太极宗的长老哎!好精纯的真元!啧啧,吸收了这颗元婴,最起码能省去我十年的苦修!”

    鹿一凡陶醉的说道。

    六长老此时早已吓得是魂飞魄散。

    这鹿一凡哪里是散修,这简直是邪修啊!

    “逃!快逃!!!”

    ?另外几人一慌,再也顾不心惊骇,当即运起体内真元,以最快的速度逃窜,身形无的狼狈与不堪。?

    “逃得掉吗?”

    然而在他们跑路的那一刻,血色僵尸虚影飞掠!

    夺命如割草!

    一位长老的胸口瞬间被贯穿,无法阻挡住那致命的锋芒!

    另外两名长老也被拦腰斩断,只剩下半口气在那吊着了!

    恶鬼!牛头马面!血色僵尸!杀气剑气!

    这一幕幕惊悚的画面对六长老的内心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让他内心已然崩溃!

    在六长老的眼鹿一凡俨然已经和妖魔无异!

    鹿一凡手一挥,血色僵尸虚影下的大五行剑胎立刻飞入了他的手。

    此时鹿一凡像极了《鬼泣》里获得阎魔刀变身后的但丁。

    手持大五行剑胎来到六长老面前,鹿一凡本想再怼他几句来着,却意外闻到了一股恶臭。

    “我擦,你个老不死的,居然吓出屎来了!”鹿一凡无语道。

    六长老只觉一张老脸羞的通红。

    他堂堂太极宗六长老,居然被一个金丹期的修士给吓的拉裤子了!

    这要是传出去,他和太极宗定会成为修真界的笑柄!

    “你想怎样?我告诉你,我可是太极宗的六长老!你要是敢杀我,太极宗……”

    “聒噪!”

    鹿一凡一剑刺入了六长老的丹田之内,然后没有使用任何真元,粗暴的开始在他的丹田挖了起来。

    “啊!!!!”

    六长老一阵凄惨的嚎叫。

    下一刻,他只看到自己丹田内的元婴被鹿一凡挖了出来。

    手捧着那颗血淋淋的元婴,鹿一凡满意的笑道:“你这老不死的元婴倒是蛮大的嘛!”

    “你!小杂种你竟敢毁我修为,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六长老瞠目欲裂道。

    “你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吗?”

    鹿一凡冷哼一声,一剑斩断了六长老的一条手臂!

    登时六长老再次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给我跪下!学狗叫!”

    ://..///38/3878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