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3.第933章 风起云涌,电闪雷鸣,倾盆大雨!
    那乌云的雷电如同狂蛇一般呼啸,穿梭!

    一道道雷电,甚至落在大地之,甚至将大地都劈出了一道道焦黑的痕迹!

    关键时刻到了,鹿一凡猛的一跺脚,又是一指喝道:“雨来!!!”

    “吼!!!”

    那乌云之,竟然出现了一条五爪紫金龙,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湘南市狂喷起了雨水!

    顷刻间,雨水如瓢泼一般,呼啸而下!

    整座城市仿佛被雨水包围了一般,那疯狂洒下的雨水,不到半小时将干涸的湖泊、泉水、小溪全部填的满满当当!

    在场的众人被倾盆而下的大雨惊的呆若木鸡!

    良久,司马涛激动不已的在大雨之手舞足蹈,疯狂的喊叫了起来!

    这场雨,他已经等了足足半年了!

    再看鹿一凡,他周身仿佛笼罩了一层护罩一般,倾盆的大雨落下,却一滴都未能沾染在他身。 .t.

    “这……这……”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如同被闪电劈了一样,呆立当场。

    清虚道长哆嗦的指着鹿一凡,想说话却说不出话来。

    一指风起云涌!

    一指电闪雷鸣!

    一指大雨倾盆!

    “呼风唤雨,引龙现世,言出法随!”清虚道长几乎是用呻(和谐)吟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的,甚至说这话时,他都有些魂不守舍了。

    “清虚道长,什么是言出法随?”甄健勉强从震惊挣扎出来,闻言不由的问道。

    “言出法随,在我们修道之人,指的乃是快要飞升成仙之人才能使出的手段。”清虚道长不由摇头苦笑道:“传说渡过了三灾九难之后,即可身心与天地冥合,做到吾即是天道,天道即是吾。

    到了那种层次,便能使出呼风唤雨,移山倒海,飞天遁地等等不可思议的大神通!”

    “起我又是施法,又是结印,还要借助法宝才能勉强下一丢毛毛雨。这位前辈言出法随,让大雨顷刻覆盖整座城市,实在如同神仙一般啊!

    而且……

    我刚刚隐约看到云层之有五爪紫金龙现世。

    那种层次的存在,已经不是我等蝼蚁之辈可以揣测的了。”

    旁人听了,也都再次被震惊的无以加复。

    若是说鹿一凡用了什么风水道术,或者结印施法之类的,大家还能勉强接受。

    但是他只是三指加暴喝,令半年未曾下雨的湘南市大雨倾盆,解决了干旱的问题。

    这特么像极了传说的司管雨水的龙王爷,有操控风雨雷电的能耐啊!

    “这才是真正的神迹,这才是真正的神迹啊!!!”

    司马南喃喃自语道,脸因为激动而流出的泪水与雨水混合在了一起。

    这场大雨整整下了三天三夜,方才停歇。

    湘南市的干旱问题也彻底得到了解决,万果园再次生出了勃勃生机。

    此时此刻,众人回到市里的酒店避雨。

    清虚满脸尴尬的望着鹿一凡,最终还是咬了咬牙,羞愧的走去去道:“惭愧,惭愧,前辈仙术高深莫测,贫道望尘莫及。

    之前多有得罪,望前辈海涵!”

    堂堂终南山全真教当代全真七子之一,被人称为“活神仙”的清虚道长,居然卑躬屈膝的叫鹿一凡一声前辈!

    在场的人那再次被震惊的不行!

    这要是传出去,鹿一凡非得让人当神仙一样供起来不可!

    鹿一凡负手而站,极为装逼的淡笑道:“不知者不罪,你们这些小辈,现在是心浮气躁,没有金刚钻,乱揽瓷器活!”

    “前辈教训的是,弟子清虚记住了。”清虚道长现在那叫一个恭敬。

    没办法,人家连五爪紫金龙都能召唤出来。

    他区区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又能怎样?

    那条五爪紫金龙连一个指甲盖他都打不过!

    “师父,您真是太牛逼了!我特么……我特么……哎哟,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反正您是牛逼!吊炸天了!”司马南满脸兴奋的攥紧了拳头说道。

    自己这个师父简直是神仙下凡!

    若是他能学到鹿一凡十分之一,不!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功力,也足以受用终生了!

    鹿一凡摆摆手,高傲的笑道:“我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而已,低调,低调。”

    然而他嘴说着低调,鼻子都快翘天去了!

    “是徒儿不太明白,为啥您一开始又蹦又跳,还发微信的,当时我看您的表情,以为是真急眼了,下不了雨呢,看来是徒儿多虑了。”

    司马南哈哈一笑道。

    鹿一凡脸的笑容一僵,干咳了两声讪讪笑道:“为师……为师那是故意的!嗯,没错,故意的!”

    司马涛走到甄健身边,一拍他的肩膀哈哈笑道:“老弟啊,我请的这位大师,不清虚道长差吧?”甄健看见司马涛那一脸得意的笑容,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然而谁让人家请的鹿一凡牛逼呢!

    “不差,不差……”甄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

    “哈哈哈,那什么,面的命令已经下来了,大概再有三天我能调任到省里去当一省之长了。

    以后老弟作为我的属下,可得多多辅佐我呀!

    放心,我会把你调到我办公室去给我帮忙的。咱们一起努力,为老百姓创造美好滴未来!

    你说好不好?”

    司马涛说着,又重重的拍了一下甄健的肩膀。

    甄健都快被气哭了!

    尼玛!

    你特么位位吧,还把老子调过去给你打下手!

    这特么不是恶心人嘛!

    但是如今司马涛已然是甄健的司了,他哪还敢说半个不字啊!

    当晚,司马涛大摆筵席,单独请了宮紫丽和鹿一凡二人。

    期间,身为新任的堂堂汉东省一省之长,亲自为鹿一凡斟酒,夹菜。

    进来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吓尿了!

    一省之长哎!

    多大的官?

    整个省都没几个他更大的了!

    而现在,他居然亲自在为一个学生斟酒,夹菜!

    要不是亲眼所见,是打死这些服务员,都不会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司马涛感慨的端起酒杯,敬酒道:“鹿大师,当初您刚来我不知您神力盖世,多有得罪,请您见谅!这杯酒我干了,当是我赔礼道歉了!”

    ://..///38/3878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