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倒打一耙
    ,!

    拽着周崇光的头撞一下还不算完,鹿一凡像是提溜小鸡仔一样,再次提溜着周崇光,对着喷泉池壁又狠狠撞了过去!

    “卧槽!!!疼死老子了!!!你特么玩真的啊!!救命啊,杀人了!!!”

    周崇光此时此刻哪还敢装硬气啊,看见自己的头在血呼啦的流血,他裤子都吓得湿了!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求我杀他的。这么奇葩的要求,我当然要满足您了,不是吗?

    周大少爷!!”

    最后的名字一念出来,鹿一凡又提着周崇光的身子,狠狠的去撞击喷泉池壁。

    身后的一行人看得早已被这血腥暴力的画面看得是目瞪口呆!

    这……

    这也太嚣张,太霸道,太为所欲为了吧!

    连湘南市一市之长的儿子都敢这般虐待!

    徐泽看着都快被撞死了的周崇光,只感觉身体一阵阵的在颤抖!在发麻!

    若是刚刚自己不认怂,此时怕早已被鹿一凡给打成残废了吧?

    “一凡住手!”

    齐媚在从震惊中缓过神之后,立刻窜上去抱住了鹿一凡。

    “你再打,他可就真的死了!到时候事儿就闹大了!”齐媚焦急道。

    鹿一凡松开手,像扔死猪一样将周崇光扔进水池,冷冷道:“行,便宜这小子了!”

    就在这时,远处一队保安闻讯赶来,将鹿一凡团团围住。

    周崇光被捞上来,包住头之后,龇牙咧嘴的恨不得拿刀把鹿一凡给砍死!

    这顿暴打不仅让他丢光了面子,更把他气的眼珠子都红了!

    “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响了起来。

    两位中年男子一起并排走了过来。

    出声暴喝的中年男子看到周崇光满头是血,鼻青脸肿的被一众保安扶着的时候,不禁大惊失色!

    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看着拉着自己儿子的手,关切的问道:“崇光,怎么回事?你的伤是怎么了?”

    周崇光见自己父亲周霸天和徐泽父亲徐良都来了,立刻嚎啕大哭了起来。

    他指着鹿一凡,哭嚎道:“爸!他打我!刚刚他差点把我给打死了!”

    “哎哟,儿子,别哭啊!爸爸在这人呢!你慢慢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爸爸一定为你做主!”周霸天心疼的望着自己儿子道。

    等他扭过头望向鹿一凡的时候,目光再也没了温柔和关切,一下子阴冷了起来。

    见自己儿子被打成这样,周崇光比自己被打了还要恼火!

    这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周霸天的儿子又岂是谁都能打的?

    “儿子,怎么回事?你跟你叔叔好好说说。”徐泽的父亲徐良同样阴沉着脸问道。

    两家是世交,加上官位都差不多,徐良和周霸天又是战友,所以经常在一起走动来往。

    “好的,爸。”

    徐泽冲着他爸点点头,然后指着鹿一凡身边的孔玉竹道:“是这样的,周叔叔,那人以为自己是个娱乐圈的小明星,有几分名气,见到孔小姐两姐妹长得漂亮就上去调戏搭讪。

    我和崇光上去指责了他两句,没想到他却恼羞成怒,直接动手打人!

    他学过功夫,我和崇光都打不过他,就被他打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徐泽说话很有讲究,一方面是倒打一耙,一方面也特意把鹿一凡的身份给点了出来。

    “是啊是啊,爸,这家伙简直太嚣张了!当众调戏我请来的两个妹子不说,还差点把我给打死,你看看我的头,破了多少口子?

    那一池子的血全是我流的!”周崇光也急忙说道。

    “周哥,这事儿不能怪崇光和小泽。”徐良闻言点点头道。

    陆雨涵看不下去了,立刻驳斥道:“周崇光,你也太不要脸了?自己挑衅别人,先动手还倒打一耙!

    真是孬种一个!”

    官做到了周霸天这个位置,其实又有几个好糊弄的?

    他知道自己儿子什么德行,所以刚刚徐泽一开口,就已经知道肯定是自己儿子跟人争风吃醋先动了手。

    不过他才懒得管自己儿子说的话是真是假呢!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台阶和面子!

    现在按照徐泽父子一唱一和所言,自己儿子挑衅别人不成反被打,直接变成了英雄救美,这样周霸天有了台阶下,面子也有了。

    他没管陆雨涵说什么,反而转过身去问孔玉竹和孔玉梅两姐妹:“你们两个,说!是这样吗?”

    “这……“

    孔玉竹和孔玉梅两姐妹为难的对视了一眼,哆嗦着不敢说话了。

    说实话吧,直接就把周家和徐家得罪死了。

    你敢得罪广电,铁定会被封杀啊!

    可如果说假话吧,良心上又过意不去。

    两姐妹纠结了半天,都是支支吾吾着。

    周崇光冷笑一声道:“麻烦两位小姐说真话!咱们湘南电视台可不需要说假话的主持人!”

    一句话,让两姐妹用一种请求且无助的眼神望向了鹿一凡,仿佛在祈求他原谅一样。

    她们无权无势,根本就得罪不起这些人。

    鹿一凡给两姐妹一个安慰的眼神,直接开口道:“不用问了,人是我打的,怎么着吧?”

    “大胆!光天化日之下,你调戏良家妇女,还把人打成重伤!

    居然还敢如此放肆!

    你这是藐视王法!

    待会儿公安来了,就等着被关进去吧!”周霸天怒道。

    但听周霸天倒打一耙,还要报警,齐媚整个人一下子被吓醒了过来,冷汗是滚滚而下。

    这位小祖宗虽然没有官职,但是好歹是他餐饮界的食神!

    真要是再自己饭店里被公安带走了,那她齐媚该怎么跟业内的大佬交代?

    以后自己还混不混餐饮界了?

    这时齐媚也顾不得眼前这些人她一个也得罪不起,急忙冲上去,陪着笑脸道:“误会!都是误会!周市,这位凡哥是我朋友。

    求您看在我的面子上,帮帮忙,放他一马行吗?”

    说着,齐媚低垂下了自己那又白又大,犹如雪梨一样晶莹的胸,在周霸天面前晃了晃。

    周霸天登时被齐媚这极品熟(和谐)女给迷的有点儿魂不守舍了。

    望着齐媚那带着媚笑的绝美面庞,周霸天笑眯眯的来回扫着她的娇躯道:“这个嘛……既然齐老板发话了,这个面子我也不是不能给……只不过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