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2章 我鹿一凡一生行事,何须向你解释许多!
    ,!

    “崇光!!!”

    周霸天撕心裂肺的嚎叫了起来。

    包括司马涛和刘志广在内,周围所有的人全都被这一幕给吓得双腿发软,差点没瘫在地上!

    一言可召唤雷电在手,劈死得罪他的人!

    这与雷神又有何区别?

    莫非这鹿一凡是雷神下凡?

    而且堂堂周市的儿子,说杀就杀,这未免也太过嚣张霸道了吧?

    周霸天指着鹿一凡,愤怒道:“鹿一凡,你竟敢在这朗朗乾坤之下杀我儿子!你胆大包天!你罪不可恕!

    今天你若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就要去报警,我要让你永远在牢里出不来!!!我……”

    “周霸天啊,周霸天,你把自己看的未免也太高了,把我鹿一凡看的太渺小了。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和什么样的存在说话!”

    鹿一凡脸色一凛,整个人仿佛都有一种凌驾于万物之上,俯瞰众生的气魄。

    全身散发的气势和威压,也让周围的人忍不住有一种想要跪下,顶礼膜拜的冲动!

    他此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不过是看在齐媚的份上,不想给她招惹是非,也不想在她的店面这里见血罢了。

    可这两父子却因此感觉鹿一凡软弱了,甚至是看在司马涛和刘志广的面子上才敢和他们抗衡的。

    这让鹿一凡只觉得很可笑!

    他是谁?

    与齐天大圣称兄道弟,与如来佛祖谈笑风生,与玉皇大帝戏耍游玩,与诸天神佛畅所欲言的存在!

    百年之后,这凡尘之人终究会化为一掊土,而他鹿一凡,则会继续长生不灭!

    以鹿一凡如今的心境,凡尘之人,皆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他就像是一个gm一样。

    身为gm,你会理会一个新手村小怪的挑衅或者辱骂吗?

    若是不爽,随手一挥,抹杀便是!

    鹿一凡的声音,如同从九霄之上而来,浩渺而磅礴。

    “你如果觉得我是背靠司马涛和刘广志这些人,才敢惹你,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别说是你周霸天的儿子,便是司马涛的儿子,米国总统的儿子,只要让我不爽了,我想杀便杀!”

    “在我的眼中,你们这些自以为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不过和蝼蚁没有丝毫区别。”

    “我现在就当着司马涛和刘志广的面,杀了你儿子,又如何?”

    “我鹿一凡一生行事,何须向你区区一介凡人解释许多?”

    “若你不爽,尽管来找我报仇便是,多少人,我鹿一凡都接着!”

    言罢,鹿一凡再次手掌朝天一伸,引一道雷电入手。

    手握雷电的鹿一凡,缓缓走到周霸天面前,冷冷的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动手。

    周霸天望着鹿一凡手中雷蛇滚动的劫雷,早就吓得魂不守舍了!

    眼前这人,根本就是神仙一样的存在!

    自己敢在这种超人面前谈什么报警,说什么报仇?

    那特么不是自己找死吗?!

    周霸天此时终于绝望的意识到,自己招惹到的是根本不能招惹的存在了。

    扑通一声,周霸天跪在鹿一凡面前哭嚎道:“鹿大师,我错了!您饶我一条狗命吧!!”

    鹿一凡手持劫雷,淡淡道:“错了吗?那我之前抢你儿子的妞儿,还将他打的皮开肉绽?”

    “是他咎由自取!该打!”周霸天立刻道。

    “那我当着你的面,将他用雷电击杀?”

    “他作恶多端,被鹿大师您超度,是他活该!”周霸天咬着牙身躯颤抖道。

    “我杀你儿子,辱你面子,现在又让你当众跪在我面前求饶,你也不气?心中可服?”鹿一凡淡淡道。

    “小人心服口服!!”

    什么脸面,什么尊严,甚至什么父子之情,在生命面前连个屁算不上!

    司马涛震惊了半天,这才颤抖着声音道:“那……那什么……周霸天,你滥用私权,道德败坏,现在我当着鹿大师的面,辞去你一市之长的职务!

    明天你就去办公室搬东西滚蛋吧!!

    徐良,你也一样!!”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就连司马涛这样的大佬,在说话时都带着深深的恐惧!

    刘志广更是连正眼都不敢看鹿一凡了。

    太可怕了!

    一言不合,便可召唤雷电杀人!

    若是得罪了这位鹿大师,岂不是在家洗个澡都能被雷电给电死吗?

    鹿一凡这不动手还好,一动手,直接把身后的徐良给吓的一个劲的流冷汗。

    他才知道,自己儿子招惹的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徐良是一阵阵后怕,甚至都想拿起板砖把自己儿子的脑袋给砸开了!

    这辈子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爬到了广电总局局长的位置上,却没想到因为自己家的败家子给硬生生整没了。

    “逆子!你这个逆子啊!!”

    徐良气的直接照着徐泽屁股上狠狠踹了几脚。

    “爸,我怎么知道,这个鹿一凡是个神仙啊!”徐泽嗷嗷痛哭着为自己辩解道。

    “你……你真是气死老子了!”徐泽的这句话,让徐良差点没心脏病发作。

    鹿一凡见事情解决了,便摆了摆手,再次恢复了那副人畜无害的邻家男孩的模样。

    “小涛,要不咱们,上去吃饭?”鹿一凡淡淡道,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只是那地上焦黑一片的周崇光尸体,还让众人心中发憷。

    “啊?哦……哦!对对对,快!快请鹿大师去贵宾厅吃饭!!!”司马涛这才反应过来,战战兢兢的带着鹿一凡上楼去吃饭了。

    鹿一凡瞥了一眼齐媚几位美女,淡笑道:“媚姐,你们几个不介意的话,也上来一起吃饭呗!”

    齐媚等美女闻言,哪敢说一个不字?

    纷纷环绕其周围,跟随鹿一凡上楼了。

    等到鹿一凡上楼之后,刘志广这才刚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口气,拿出纸巾把自己额头的汗水擦了个干净。

    这时,随行而来的保镖问道:“刘书记,刚刚鹿大师杀周崇光一事……”

    “嗯?”刘志广狠狠瞪了保镖一眼,“什么鹿大师杀周崇光?那是周崇光不小心被天上的雷给劈死的懂吗?

    最近湘南刚刚恢复雨季,雷电众多,出点儿意外无可厚非,懂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