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朱艳要相亲?
    ,!

    却见朱艳身穿一套棉质,印着小埋图案的睡衣,一双丰腴的长腿俏皮的在睡衣下面微微露着。

    头发散了下来,披在肩膀上,还戴了一副眼镜,颇有一番文艺范儿。

    与在酒吧那个妖艳打扮相比,在家的朱艳多了几分俏皮,少了几分风尘气。

    让鹿一凡感觉看的更加顺眼了。

    “怎么了?是不是艳姐没化妆,丑的把你吓到了?”朱艳吐了吐舌头,俏皮的一眨左眼笑道。

    “怎么会呢?艳姐化不化妆,都是美女!

    现在的你,我觉得反而更漂亮。

    之前风尘气太重了,现在是性感又不失可爱,俏皮中又带着妩媚。

    嗯,非常不错!”鹿一凡摸着下巴,像是一个老司机一样,点头称赞道。

    “得了吧,净会哄艳姐开心。”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朱艳心里却跟抹了蜜一样甜。

    “对了艳姐,你跟我说,你有心事来着,是什么?”鹿一凡问道。

    “嗨,还不是被家里人给逼着相亲给闹的嘛!”

    说到这,朱艳头疼的捂着脑袋,拿出了一支烟,叼在嘴上点燃就开始抽。

    鹿一凡却一把夺过朱艳的烟,递过去另外一支,淡笑道:“你的烟不健康,抽我的吧。”

    朱艳不禁笑了笑道:“烟哪有健康的?不过既然凡哥这么说了,我就尝尝您老人家的烟,什么味吧。”

    接过那支简陋的跟乡下穷人自己卷似的香烟,朱艳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只觉得这烟肯定好抽不到哪儿去。

    不过毕竟是鹿一凡给的,朱艳也不好意思拒绝。

    索性,叼在嘴上随意的抽了两口。

    “嗯?!!!”

    这一抽之下,朱艳只感觉自己全身的焦虑和烦恼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股股清新的气流,从她的嘴里流入她的身体里,周而复始的浸润、洗涤着她的身体,让她舒服的几乎快要呻(和谐)吟出来了!

    “这是什么烟?好神奇啊!!!

    我才抽了一口,就感觉舒服的快要升天了。”朱艳瞪大了美眸,拿着手中简陋的香烟震惊道。

    鹿一凡笑着道:“嗨,你喜欢我就送你几条。自家种的烟,名叫‘活神仙’,外面没的卖的。”

    “活神仙?!”

    朱艳闻言直接惊呆了!

    她曾经在酒吧听一个江海省兵方的高官闲聊时讲过。

    有一种名叫“活神仙”的香烟,在上流社会中,已经被炒到了几百万一根了!

    而且是有市无价!

    各个兵区的司令也好,将军也罢,都以能抽到这种烟为荣!

    没想到那些大佬们拼了命都抽不到的烟,在鹿一凡的手里却随手就能甩出来!

    若是传出去,怕是全国的兵区老大们都要羡慕的眼睛都要红了!

    震惊过后的朱艳刚要说什么,突然,咚咚咚……

    有人敲门。

    朱艳皱了皱眉,这个时候会有谁来呢?

    “不好意思,应该是我的双十一快递到了,我去看看哈!”朱艳站了起来将门打开。

    门口,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

    全身穿戴的都是lv、香奈儿和古之类的奢侈品。

    看样子活像是一个暴发户!

    “小艳,你怎么还在这呢?妈都催你多少回了!

    今天我给你约了郑总!

    人家在保利会所定好了最好的包间,都等你等很久了!

    快,化化妆,打扮打扮跟妈去!”中年妇女着急的说道。

    “妈,我说多少遍了!我不想谈恋爱,不想找对象!您这是干嘛啊?”朱艳一脸无奈的说道,声音也稍稍有点儿大。

    “为啥不想?你都快三十了!

    女人三十豆腐渣!

    再不结婚,过两年还有男人要你吗?

    对,你现在是做生意挣了俩小钱。

    可你的房贷还欠着五百多万呢!

    我和你爸虽然有退休金,可根本不够自己花的。

    你说万一你,我,还有你爸咱仨有一个人生了什么大病,该咋办啊?”

    “女儿啊!你虽然平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可妈知道,你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而且还是个处。

    人家郑总知道这点之后,直接拍板说了!

    只要你肯嫁,别说是那五百万的房贷了,就是五千万,五个亿的礼金,人家都给得起!”

    “你现在还年轻貌美,可女人能有几年时间可以浪费?再过两年,等你三十以后,哪个富豪还会要你?”

    中年女人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大堆。

    鹿一凡全都听在了耳朵里。

    搞了半天,原来是因为这事儿烦啊!

    不过人家自家的事儿,鹿一凡也不好插手,所以他一直也没说话。

    朱艳被自己老妈唧唧歪歪的头都快炸了。

    走到自己卧室,把鹿一凡给拉了出来,对自己老妈道:“妈!谁说我没对象的?

    你看!

    这个又帅又年轻的,就是我对象!

    人家还是个明星呢!

    好声音的冠军!

    我都和他同居好久了,还是没处不处的?”

    鹿一凡一下子就呆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

    不是说好了来找我谈心的吗?

    为啥老子成挡箭牌了?

    中年妇女一愣。

    看到鹿一凡的样子之后,脸耷拉的老长,跟驴脸一样,一下子冲上前来,拽着鹿一凡的衣领吼道:“你小子怎么回事?谁让你勾引我闺女的?

    你们这些娱乐圈的戏子,没一个好东西!

    给我出去!出去!”

    朱艳赶紧上前拦在鹿一凡身前道:“妈!什么戏子啊,人家是明星!

    有几千万粉丝的明星!

    出场费一次都好几百万呢!

    而且凡哥可认识很多大官和白家的家主!”

    “嗨,小艳啊,白家家主算什么啊?我给你介绍的郑总可是汉东省霸权家族的轩辕家的人!

    人家光是资产就不知道几千亿了!

    只要你能跟郑总好上,以后还不是荣华富贵?”

    “再说了,这小白脸才多大岁数?看样子还是个学生吧?

    所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觉得你跟他能幸福,能托付终身?

    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他的美色给迷惑住了?”中年妇女的声音越来越大,显然是真的发怒了。

    这朱艳的妈妈说话虽然难听,不过鹿一凡却不怎么生气。

    站在人家的角度上来考虑,她的想法是没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