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 你两腿之间有一道伤口
    哈国此时心愠怒之极,却又不好对鹿一凡和刘峰发作。

    但见自己这个未婚妻都这么不听话,登时不爽的哈国立刻道:“我是你未婚夫!

    我让你干嘛你该干嘛!

    艹尼玛的,别给脸不要脸!”

    “滚!哈国,我不可能同意的!让你的未婚妻去陪一个陌生男子?

    算你不嫌丢脸,我夏家也丢不起这个人!”夏莹莹的怒骂声传进了每一个在场之人的耳。

    所有人都带着怪异的目光,看着夏莹莹和哈国。

    哈国抬手想一巴掌扇下去,但是最终,他忍住了。

    想想也是。

    夏家本来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小家族,本来夏莹莹配哈国不算是高攀,再加她的身材和相貌,找个哈国条件好的都不困难。

    现在,夏莹莹第一次以哈国未婚妻的身份露面,没想到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羞辱!

    高傲如夏莹莹又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哈少,到底行不行啊你?自家媳妇都管不了啊?

    再不行的话,那边那俩弱鸡可要挂了。”鹿一凡讽刺意味十足的说道。

    此时太极五子的余下两人,一个胸口、大腿已经没了好几块骨头,另一个一条胳膊已经被铁牛跟扯掉吞进肚子里了。

    汗水和血水不断的在两人身流出,样子看起来凄惨极了。

    “哈国!!!”刘峰愤怒的瞪了哈国一眼。

    哈国无奈之下,只能低头小声道:“去陪他跳舞,我答应你解除婚约!”

    夏莹莹闻言,不禁轻轻摇头,既好气又好笑的站了起来。

    那高挑的身材和完美的容颜在所有人的面前展现,夏莹莹冷笑道:

    “刚刚我不该问那句话的,哈国,你不配做一个男人!

    既然你那么想自己的未婚妻被别人玩弄,那我满足你的愿望!”

    说着,夏莹莹转身朝着鹿一凡的怀里扑了过去,抓住鹿一凡的手,放在自己那洁白如羊脂玉,又大如木瓜一般的胸。

    回头带着嘲弄的眼神,夏莹莹道:“所有人都听好了!从今天起,我夏家与哈家的婚约解除!

    我跟哈国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对了,哈国,我想告诉你,起你这个死秃顶又油腻的老男人,鹿一凡真的是又帅,又有风度!

    或许我真该跟着他,不该跟着你!

    你看!你未婚妻的胸正被他玩弄着,你气不气?”

    噗~~~~~

    哈国再也没能忍住,一大口鲜血一喷三米高!

    这是硬生生被气的吐血的。

    刘峰的气他忍住了,鹿一凡的气他挺住了。

    没有想到,最终居然被自己未婚妻当着众人的面给绿了!

    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

    这绝对是哈国人生当最为羞耻的一天!

    “鹿一凡!我发誓,老子与你不死不休!!!”

    哈国在心疯狂的怒吼着,对于鹿一凡的恨意,已经达到了极点!

    看到哈国被气的吐血了,夏莹莹心感觉畅快无。

    突然,她感觉自己胸前被狠狠的一阵搓揉。

    低头一看,一只完美无瑕的大手,已然探入了她的晚礼服内,当着所有人的面,堂而皇之的开始玩弄她的白兔!

    嘤咛!

    夏莹莹又羞又怒的瞪了鹿一凡一眼。

    刚刚那样做,她不过是为了气哈国而已,谁曾想这家伙居然来真的!

    “快……快把手拿出来!”

    夏莹莹面色涨红的羞怒道。

    她感觉鹿一凡的那只手简直像是有魔力一般!

    一触碰到她的身体,让她情愫疯狂的生长!

    体内抑制不住的涌出了喜悦!

    鹿一凡贴在夏莹莹的耳边,疑惑道:“咦?不是你让我玩的吗?为什么现在又要我拿出来?

    是我鹿一凡不够骚了,还是你夏莹莹眼光高了?

    亦或是……我手的技术不够娴熟?

    嗯?”

    说着,鹿一凡在夏莹莹身施展了他把妹多年练的一手真正的技术。

    弄的是夏莹莹欲罢不能。

    最终夏莹莹只能喘着粗气道:“我……我陪你跳舞……”

    鹿一凡点点头,微笑着拉住夏莹莹白皙的小手,随着音乐声响起,在场央扭动了起来。

    “女人,知道吗,你确实很漂亮,身材也很性感!”鹿一凡一只手从夏莹莹的果背之一直顺着滑到她的腰间,不由惊叹,真是魔鬼身材!

    白岚、杨婵都丝毫不差!

    夏莹莹脸色羞红,却又傲娇的说道:“即使我夏莹莹已是自由之身,也绝不会和其她女人共享一个男人!”

    “哦?是吗?可是,你嘴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哟!”鹿一凡邪笑着,贴在夏莹莹耳边道:“你是不是一个月来两次大姨妈?

    每次来大姨妈,胸涨的跟有块石头在里面一样,一按疼的要命?

    而且,算是过了青春期了,平时脸颊痘痘也从不见消停过,只能靠涂抹大量的天泉美容水祛痘,压制?”

    夏莹莹闻言,心甚是惊讶。

    她这个病已经困扰她许久了。

    全国的名医都为她看过,也开过药,都没能治好。

    没想到鹿一凡现在居然一下子看出了她的病状!

    “你怎么知道的?”夏莹莹好道。

    鹿一凡突然表情严肃的道:“我不仅知道这些,还知道你身有一处非常重的伤口!

    若不早医治,怕是性命难保!”

    “啊?我身有伤口?我怎么不知道?”夏莹莹疑惑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两腿之间有一道伤口,约莫5公分长!

    伤口很深,是你母亲生你时留下的缺口,如果你想修复伤口,便得需要极阳之根,极浓之液。

    敲在我有此物,正是当年渡劫失败后所留下的,今日难得我们有缘相见,在下愿意帮你这个忙,将伤口补,一次仅收三十元,五次一疗程,十疗程后完美修补!

    治不好免费再治!”鹿一凡道

    “你……流氓!!!“

    夏莹莹马听懂了鹿一凡所谓的伤口是什么意思了。

    脸红的夏莹莹转念一想,又说道:“不过,若是你能治好我的病,我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又何妨?”

    这病实在太痛苦了。

    一个月要来两次,每次都要持续五六天!

    而且每次来都麻烦的要死,姨妈巾不能离身!

    夏莹莹早已被这病折磨的都有点儿精神衰弱了。

    正常人很难理解得这种病是有多么的痛苦!

    现在遇到了一个说能治疗自己病的人,夏莹莹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了。

    鹿一凡嘿嘿一笑道:“其实治你的曹简单,是怕你不肯。”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