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篇:佛前一叩三千年!
    高太公女儿为妖精所占三年,为保护其不为妖精迷惑,使家人寻访法师,降妖除魔。而高翠兰则被关在后院之内,将有半年。这半年内,未曾与家内人相见。

    孙悟空问道:“那妖怪在这半年内可是多次作怪,祸害你的女儿?”

    高太公道:“不曾。他已半年未曾露面。”

    孙悟空便奇道:“那你降他作甚?”

    高太公支支吾吾道:“小老儿被那妖怪吓怕了,若不除,心头难平。”

    孙悟空不再问话,只是接下了这降魔的差事。

    是夜,孙悟空提着金箍棒进了高家小姐的闺房。

    房内黑洞洞的,无半点灯光。孙悟空闪金眼,向黑影仔细看去,你道她怎生模样?

    但见那:

    云鬓乱堆无掠,玉容未洗尘淄。一片兰心依旧,十分娇态倾颓。樱唇全无气血,腰肢屈屈偎偎。愁蹙蹙,娥眉淡,瘦怯怯,语音低。

    见有人在黑暗中晃动,这高翠兰不惊反喜道:“可是刚鬣?”

    孙悟空却奇怪了。这女子这般模样,像是盼着那妖怪前来。

    “我乃齐天大圣孙悟空,是你父亲请来降妖除魔的。”孙悟空道。

    高翠兰沉默不语,而后,低声哭泣。

    “可是那妖怪害你如此伤心?”孙悟空问道。

    高翠兰却放声大笑道:“妖怪?他帮你们出苦力,做生意时,你们可曾嫌弃他是妖怪?他生来便孤身一人,好容易能有个人作伴,却因为长相被你们乱棍逐出家门!我可怜的夫君因为顾我声誉,已是半年未来找我了。”

    孙悟空大惊。

    原来这高翠兰,非但不是被妖怪所害,反是被高家人锁在此处。怪不得那高太公说话时吞吞吐吐。

    孙悟空眼珠一转,狠声道:“大胆妖女,你可知罪!”

    高翠兰冷笑道:“我行为清廉,恪守妇道,何罪之有?”

    “身为人,却被妖怪所迷惑。不但不知悔改,反而为其开脱。称妖怪为夫君,罔顾世间纲常,此乃大逆不道之罪!”孙悟空高声喝道。

    “哈哈哈哈哈!!!!”

    高翠兰听后,笑得前趴后仰,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

    孙悟空从她的笑声里,听出了惨然,听出了痴狂。

    “若爱一个人也是大逆不道,那我高翠兰今天却是要逆天行事了!”

    “大胆!”

    金箍棒朝着高翠兰的头颅敲去,她却不躲不闪,紧闭双眼,两行苦泪流出,仿佛梦呓般唱出一句诗:

    “佛前一叩三千年,只求姻缘不求仙。”

    噔噔噔!

    孙悟空被惊的连退三步。脑袋上的紧箍开始向内收缩。

    痛苦万分的孙悟空,此刻脑中闪过了万年前的一抹身影。

    那一袭紫纱衣,那一口宝剑,那一张凄美的笑脸。

    “我的如意郎君是位盖世英雄,有一日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可我猜不着这结局。”

    这高翠兰竟与她是如此相像!

    挣扎了好久,这紧箍咒才被孙悟空忍受过去。

    他喘着粗气,棍棒指向哭泣的高翠兰道:“你死也不悔吗?”

    高翠兰用她的沉默,代替了回答。

    孙悟空哈哈大笑了起来,金箍棒变化成一根针回到了耳中。

    “世上竟有你这般痴傻的女子,好笑,好笑啊!”

    他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你想见那妖怪吗?”孙悟空的笑容过后,遍再无表情。

    高翠兰听后大喜道:“求大圣成全!”

    孙悟空朝着高翠兰吹了一口仙气,她便飘飘悠悠的飞向了窗外,飞向了她所爱之人的方向。

    瘫软的坐在地上,孙悟空喃喃道:“明知不会有结果,为何你还要帮她?”

    云栈洞外,霞光一片。

    天蓬放下手中的酒壶,叹了口气道:“总归是来了。”

    高翠兰见这云栈洞黑幽幽的,时不时还闪过一阵鬼火,内里呜呜的刮着风,好似小孩号哭,甚是吓人。可她却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为的只是再见他一面。

    在洞的最里边,她见到了一个黑脸短毛,长喙大耳,穿一领青不青、蓝不蓝的梭布直裰,系着一条花布手巾的猪脸人身妖怪,独自在那饮酒。

    “夫君!”高翠兰疾步上前高声道。

    谁知天蓬却冷笑一声道:“齐天大圣的地煞七十二变果然了得,连我这统领百万银河水师的元帅也无法辨认出来。”

    说完,他提着那壶酒,如鲸吞一般畅饮开来。

    饮完酒,天蓬愤怒的吼道:

    “我都已经变成一头猪了啊!你们为何还要苦苦相逼?天下之大难道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高翠兰心里剧痛,她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抱住了这猪脸人身的妖怪,哭着道:“夫君,你我二人相处三年,难道连我是真是假都识不得了吗?”

    天蓬听后,仔细一观,这高翠兰却是无半点仙气,这点就算是孙悟空的七十二变也无法模仿。

    “翠兰。”天蓬看着怀中哭泣的女子,眼中已迷上了一层雾气。

    是她!

    就算是孙悟空能的变化能模仿到毫毛之细,也无法模仿出半分高翠兰的气息。

    高翠兰毫不嫌弃的在天蓬的猪脸上轻吻,然后道:“夫君,此次我逃出不易,不若你我私奔出这高老庄,到一处荒山野岭中,过些男耕女织的甜美日子吧。”

    天蓬听后,心中却是十分向往。

    这不正是他一直追求的梦想吗?

    他看着高翠兰期望的眼神,身体渐渐产生了变化,从一个猪脸人身的怪物,变成了一个潇洒英俊,威武不凡的男子。

    天蓬!这才是他的真身!

    托起高翠兰的下巴,天蓬与她相拥而吻。

    “我答应你了。”

    唇分,高翠兰却昏迷不醒了。

    天蓬继续喃喃道:“可惜,为时已晚。”

    高老庄外,高家人举家来为师徒三人送行。

    高翠兰也在其中。

    只不过,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父母刚刚为他介绍的俊美男子。

    “这大唐高僧果然相貌非凡。娘子,你说是吧?”俊美男子宠溺的望着高翠兰道。

    高翠兰却盯着猪八戒,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好像认识那个人。可是我记不起在哪儿见过他了。”高翠兰指着猪八戒道。

    “人?哈哈,娘子,你真会说笑。那只不过是一头丑陋的猪罢了。”俊美男子用手搂住了高翠兰的肩膀,笑着道。

    “他好像流泪了。”高翠兰道。

    “猪怎么会流泪呢?”俊美男子失去了兴趣,搂着高翠兰回庄了。

    高翠兰回头望了一眼那头猪的背影。那道被夕阳拖的十分绵长的孤寂背影。

    从此,世上再无霸气冲天,一怒为红颜的天蓬,只多了一头痴痴傻傻,好吃懒做的猪。

    (p:以后如果大家还喜欢看的话,我就再写点番外,如果不喜欢,就这么一篇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