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6章 被气吐血的苏菲
    本不想搭理鹿一凡的,但是这家伙眼神实在让苏菲感觉太灼热了。

    自己在他面前,就好似没有穿衣服一样。

    无奈之下,苏菲咬牙说道:“臭流氓,你又看什么呢?”

    “看你大腿呢,很丰盈,有肉感,不像模特的那种麻杆腿,又不像胖子的那种赘肉腿。

    是那种刚好摸上去弹弹软软的,又不会只有骨感的那种完美微胖腿!”鹿一凡感叹道。

    苏菲咬牙切齿道:“是么?很完美吗?是不是还想摸摸试试手感?”

    “既然你这么不见外,我也不客气了。”鹿一凡很不客气的伸出手,不轻不重的在苏菲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完事还把手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了闻,一脸陶醉的道:“嗯~~~~处子的幽香,跃然指间!perfect!”

    “你……”

    感受到自己大腿居然真的被摸了一把,苏菲登时从脖颈红到了脸颊上。

    她可以发誓,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这么流氓的人!

    在火车上面,竟然非礼自己,这货已经不仅仅是可恶了!

    “你说说你长得也挺正经的一个大男人家的,怎么就这么流氓,这么不要脸呢?”苏菲忍不住气道。

    “呵呵,你得谢谢我才对。”鹿一凡淡笑道。

    “我谢你?”苏菲怒极反笑,“你非礼我,摸我大腿,我还要谢你?

    那我要是被你强女干了怎么说?”

    鹿一凡瞥了她一眼,无比正经道:“你想的美!”

    噗……

    苏菲感觉自己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她怒瞪双眼,气的脑门差点冒青烟!

    自己可是公认的校花!

    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

    这家伙居然这么自恋的跟自己说话,简直不可饶恕!

    忽然,鹿一凡正经的对她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你这腿快废了。”

    “哈哈哈哈……”

    苏菲大笑了起来,晃悠着自己的一条大白腿,对着鹿一凡道:“我这腿能跑能跳,我倒要问问你了,它是怎么个要废了?

    说的出来,我跟你赔礼道歉,说不出来,我要你为非礼我,还侮辱我智商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鹿一凡一挑眉毛问道。

    “我要你跪下舔我的脚!”

    刚说完这句话,苏菲就后悔了。

    这种情节……

    不是经常出现在岛国电影里面嘛!

    为什么自己脱口而出就想让他舔自己的脚呢?

    这不是便宜这家伙了嘛!

    看到鹿一凡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那爽白皙而小巧玲珑的脚丫子时,苏菲脸都快红的冒蒸汽了!

    鹿一凡笑着点点头道:“行吧。

    你最近是不是经常感觉疼痛。

    尤其是在做强度大的劳动过后会有明显的疼痛感,疼痛常向腹股沟区或臀后侧、外侧或膝内侧放射。”

    本来想着看鹿一凡出糗的,没想到这家伙真的说出来了自己的一些症状。

    前两个月,她曾经从学校的楼梯上不小心摔下过。

    之后,她还特意去医院拍片看了看,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修养一下就好了。

    果然后来吃了点药,然后屁事都没有了。

    不过被鹿一凡这么一说,苏菲才想到,自己确实最近一段时间只要是高强度的劳作之后,就会有明显的疼痛感。

    鹿一凡一直盯着苏菲的脸看。

    看到她惊疑不定的样子,鹿一凡淡笑着闭上眼睛,往后一躺道:“不说,就是默认咯?”

    “有又怎样?”苏菲板着脸道,心里却震惊无比。

    这货不会真能摸一把自己的大腿就能瞧出什么症状来吧?

    鹿一凡说道:“有就对咯!你这是股骨头坏死早期的症状,还很轻微,检查根本检查不出来的。

    如果不尽早处理,你的这条腿都会坏死。”

    “你胡扯!我是去省立医院挂的专家号!专家都说我没事!

    到你这就成了我快成残废了?

    你咒谁呢?”苏菲不禁骂道,这家伙真是胡扯淡,瞎放屁。

    自己当初可是挂的省立医院最牛逼的外科专家的号。

    人家说自己没事,他却说自己有事!

    难不成他还牛逼的过专家吗?

    鹿一凡笑呵呵到:“通常在早期的时候,股骨头坏死是非常隐蔽的,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出现疼痛,活动困难,甚至残疾。

    你去挂号看病的时间,我猜应该是在两个月前。

    那个时候,以现在的医疗技术,根本检查不出来那么轻微的症状的。”

    “你这口气说的,就跟你的医术通天了一样!

    还现代技术查不出来我的症状?

    那你摸一下就能查出来了,你是什么啊?

    医神?医仙?”苏菲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鹿一凡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道:“在凡人的眼里,差不多就是医神,医仙吧。”

    “疯子!!!”苏菲闻言已经无语了。

    跟这家伙说话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苏菲扭过头去,不再跟鹿一凡说话。

    一路上,鹿一凡说的那一番话,在苏菲的脑海里萦绕着,挥之不去。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扭头问道:“哎,我说大忽悠,如果让你治疗的话,该怎么治?”

    “你不是不信吗?”鹿一凡看着她好笑道。

    “我……我就是问问……”苏菲登时语塞道。

    “我要治疗也很简单,只需要让我用手按摩穴道,分分钟就能治疗好,连药都不用吃。

    你要不要试试?”鹿一凡挑了挑眉毛说道。

    “按摩穴道?!那岂不是要被你摸光光了?

    好啊,原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呢!果然是个流氓!大忽悠!”

    苏菲差点气吐血了。

    股骨头在那儿,是个人都心知肚明!

    那么敏感的位置,岂能让你一个陌生人说摸就摸?

    苏菲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小蛮腰道:“我警告你,别再跟我说话了!否则我告你非礼!”

    说完,苏菲从背包里取出一盒泡面,去了车厢中间接热水。

    回来以后,她美滋滋的吸溜了几口泡面,还没吃完。

    只见一个有孩子的中年妇女面带煞气的走了过来,指着苏菲的鼻子就开始骂:

    “你有没有公德心啊?

    在高铁上面吃泡面!

    要不要b脸啊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