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3章 灭绝师祖熊初末
    鹿一凡也有点儿生气了,一拍走廊上的墙壁道:“你有没有点公德心啊?凉鞋扔下去,万一砸到人了怎么办?

    就算没砸到人,砸到了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啊!

    最讨厌你这种没有公德心的人了!”

    然而他这一掌拍下去,楼上的一盆花直接给震了下去。

    楼下刚刚被凉鞋砸到头的钱乐乐还暗自庆幸:“嘻嘻,还好只是凉鞋,这么高的地方万一掉下来一盆花的话,那岂不是……”

    砰!

    话未说完,一盆花正中了她的脑门,直接给她砸的高跟鞋一甩,扑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了。

    最后还是路过的同学叫了救护车给钱乐乐救走的。

    等鹿一凡这个无赖走了之后,南宫舞关上门,光着脚丫在地板上走来走去。

    “臭流氓,死流氓,我就是死,也不会做你老婆的!”

    但是走了一阵子之后,南宫舞突然小腹一阵绞痛。

    头也开始阵阵的发疼。

    这种症状已经很久了,吃了多少药都不好使。

    一般来说,有这种症状出现,南宫舞睡觉的时候都会浑身冰凉,甚至大夏天都要盖厚被子,一边出着汗,一边身体还凉的要死,非常的难受。

    南宫舞喝了点热水,还是腹部还是绞痛不止,甚至头也疼的更厉害了。

    “要多喝红糖姜水,多泡脚这样能帮助你……”

    突然,南宫舞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了这句话。

    “要不……试试看?”

    疼的这么厉害,南宫舞也不管了。

    她不自觉的拿出一盆热水,泡了下去。

    才刚泡了五分钟,腹部的绞痛和头疼的症状便缓解了很多。

    双脚泡在暖烘烘的热水里,南宫舞不自觉的闭着眼,舒适的咧嘴一笑道:“真爽!”

    泡完脚之后,南宫舞又在网上点了一份加急送来的红糖姜水。

    用开水泡上,喝完之后,刚刚那些不舒服的症状全都不见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甚至南宫舞都隐约觉得身体有点儿发汗!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头一次感受到睡觉只盖个肚子是多么舒适的一件事。

    “想不到那个流氓的招数还挺好使的……”

    南宫舞有些脸红的喃喃道。

    一想到今天自己说的那么绝的话,又用了人家的方法治病,她就觉得脸上发烫。

    本身南宫舞就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只是因为鹿一凡冷不丁的来认她这个媳妇,才导致她这么激烈的反应的。

    “罢了,明天跟他把话说清楚,再感谢他一下吧。”这么想着,南宫舞美美的睡着了。

    第二天,终于到了上课的时间。

    南宫舞一看到鹿一凡,刚要张口,却看到鹿一凡做出了一个打住的手势。

    “我知道,你已经被我的美貌深深吸引,非我不嫁了。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好歹给我个面子,不要跪下求我娶你好吗?”鹿一凡挑眉笑道。

    本来都到嘴边的感谢的话,硬生生被鹿一凡这么一句自恋的话给憋回去了。

    南宫舞翻了翻白眼,无语道:“求你了,别这么自恋行吗?谁会跪下求你?”

    讲台上,老师开始讲课。

    鹿一凡则坐在南宫舞的身边,让体内雄浑的真元运转流淌,窜至四肢百骸。

    在大明王界吞噬了那么多高手的元婴,精气一直留在鹿一凡的体内没被炼化。

    课堂十分枯燥,尤其这节课是大学生都头疼的复变函数。

    他干脆直接闭上眼睛假寐,开始炼化丹田内的精气。

    南宫舞看到了这一幕,不禁暗暗摇头。

    学渣一个啊!

    从开始上课就睡觉,这都大半节课过去了,还在睡!

    这根本就是把上学当儿戏,纯粹浪费父母的钱在这混日子嘛!

    南宫舞虽然自己很有钱,却最讨厌这种没有上进心,混日子的男人了。

    就在这时,南宫舞突然眼珠子咕噜噜一转。

    “咳咳……”

    她干咳了几声,引起了讲台上的老教授的注意力。

    看到陈默居然在台下睡觉,老教授当时就怒了!

    “第五排的那位男同学,醒醒!

    你以为课堂是儿戏吗?

    想睡就睡?

    要睡滚回你的宿舍睡去,我的这堂课,你学分零分!”

    一声暴喝突然传遍课堂,这位数学教授是个老古董,一脸愤恨的看着鹿一凡道。

    他脾气一向不好,教学风格也较为古板,对待课堂更是严格。

    最讨厌看到学生在他的课堂上不听讲了。

    鹿一凡显然犯了大忌。

    鹿一凡还沉浸在修炼只中,并不想理会外界的事情,所以没睁眼。

    老教授发现鹿一凡居然还不醒,怒不可遏的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个时候鹿一凡也不得不从修炼中退了出来。

    他站了起来,身躯挺得笔直,略显不耐烦的看着这老教授。

    南宫舞不禁喜上眉梢。

    白痴!

    这可是汉东大学最严格的教授,人送外号“灭绝师祖”的熊初末熊教授!

    连校长他都敢怼,多少富贵子弟都被他划了零学分,导致毕不了业。

    鹿一凡这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

    “你是班上新来的同学吧?为什么才刚来上我的第一堂课就睡觉?

    复变函数是所有大学生的必须课,学分很高,你在这睡觉,浪费父母的钱,还不如去别的学校,来这儿做什么?

    反正也毕不了业。”

    “老师,之所以睡觉,是因为没有必要听。

    你讲得那点儿东西,我早三年前就滚瓜烂熟了。”

    当初文曲星气运加身,这点东西鹿一凡就手到擒来了,更别提后来太上金丹洗髓伐骨,大大的提高了智力了。

    鹿一凡倒是挺赞赏这位熊教授的教学风格的。

    教授嘛!

    就该是这样!

    教学要严谨,对待学生要严厉,不然那还叫什么教授?

    但是他说不定以后会经常在课堂上修炼,所以今天不把这个熊教授搞定,怕是以后都不得安宁了。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教的知识,你都会了?”

    熊初末没想到还有学生敢跟他顶嘴,这让他觉得更加愤怒了。

    “没错,虽然刚刚你讲的东西,我一个字也没听,但是你说的知识,我都会了,而且应该比您更加理解。”

    鹿一凡一脸正色,说的义正言辞。神界红包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