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叮人的屎壳郎
    “追我不用这么复杂的,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拜倒在你的警

    服裤底下!”所谓情话,要的就是信手拈来!

    苏楠冷哼一声,一边在笔录报告上奋笔疾书一边说道:“真有这个觉悟就跪下唱《征服》吧。”

    “你要听,我唱什么都行,咱们把门一关,衣服一脱……”方锦程一边说着一边摸上了她握笔的手:“别说唱《征服》了,让我唱《十八

    摸》都行!”

    苏楠的目光落在那只不老实的手上,又抬头看他:“你这只胳膊不想要了?”

    “你要对我使用暴力?”方锦程刚才虽然喝多了但没断片,可还记得自己在酒吧吃了什么苦头呢,这会儿显然已经有了警惕。

    “这也是审问犯罪嫌疑人的必要手段。”

    “警花姐姐,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他说着愈发靠近了她,白炽灯下,他那漆黑莹润的眸子微微一弯,带着几分英俊美少年的无害。

    这种年纪的帅哥本应该出现在高等学府的操场上挥汗如雨,接受场下啦啦队员的喝彩,却偏偏自甘堕落混迹于社会最阴暗的角落,可惜啊可惜。

    “警花姐姐,《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还要从重处罚呢。”

    “嗯?”苏楠被他说的一愣,眼前之人却对她得意的挑起眉梢,随即那张脸在她面前骤然放大。

    ‘啵’的一声巨响,她,她,她竟然被眼前这个混小子吃了豆腐!!

    “警花姐姐,良宵苦短,不如……啊!!喔!!卧槽!!!”

    问讯室里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正在办公的民警们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苏队又暴力了,这女汉子怎么可能在三十岁之前嫁的出去嘛!

    没多久,苏楠就黑着一张脸从问讯室出来了,将手上的口供交给同事大周:“归档吧,这小子没吸毒,就是脑子有问题,还被一群狐朋狗友灌了几瓶烈酒。”

    “不用尿检了?万一……呢。”

    “他不敢撒谎。”

    大周默默擦了一把冷汗,冷不丁看到苏楠右脸红了一块:“苏队,你脸怎么了?”

    “被屎壳郎叮了,我去洗把脸。”说着又在红的地方狠命的搓了两下,那力道好像能搓下一层皮。

    大周怔怔然看着她矫健的英姿离去,肩膀被人大力拍了一巴掌:“看上苏队了?”

    “不,不是,那什么,屎壳郎还会叮人?”

    一屋子干警陷入沉思……

    今晚打着扫黄打非的旗号拔了一颗毒瘤,整个海新区派出所的民警们都干劲十足,每到严打时期,加班加点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熬通宵更不在话下。

    从十年前老爸老妈失踪开始苏楠就立志做一位刑侦干警,但天不遂人愿,从警校毕业被分到派出所做了一管辖治安的片儿警。

    照这个苗头继续下去,何年何月才能亲自着手调查父母失踪一案啊?

    当有人把热乎乎的豆浆油条放苏楠办公桌前时,她才意识到竟然已经天亮了。

    “谢谢。”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口齿不清的说道:“一会把所有人的笔录都整理一下,尿检没问题的教育教育就让家人或者单位领导领走吧,拘留所都人满为患了。吸食摇头

    丸的处15天拘留,情节严重的我还得向上头请示一下。”

    “苏队……”大周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个叫方锦程的,你记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