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父管严
    目送苏楠开着她那辆破旧的普桑离开,方太太叫住了正要往楼上跑的儿子:“锦程,你好像和苏警官认识的时间不长吧?”

    后者撇嘴想了一下:“一见钟情不可以吗?老妈,现在是快餐时代,以前你不还总说我换女朋友比换袜子还要勤快?我看上了她,追求了她,彼此相爱,准备结婚,有问题?”

    方太太微微一笑反倒是松了口气:“当然没问题,难得你终于长大啦,不再被那些不正经的女人所蒙蔽,你外公要是知道一定也会为你高兴。”

    方锦程眼底的光芒一黯,随即嗓音一沉:“嗯,我会跟外公说,只不过现在八字没一撇,为了避免让他白高兴一场,还是先不要说了。”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次,我希望你能定下心来。”

    “知道了。”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转而上楼。

    楼上他的房间中规中矩,以黑白色调为主,书架上摆放着各种社科类文献,甚至还有军事书籍。

    除了墙上那幅玻璃框中的毛笔字——静水流深,就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品了,木制的桌椅板凳连个软垫都没有,单人床的被子下面也是硬实的木板。

    在这样军事化般的环境中成长起来,他没有变成一个书呆子还要感谢外公,外公的纵容让他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写上了叛逆两个字。

    越是不让他做的,他偏要做,越是让他往东,他偏要往西,这是他在成长的过程中所学会的,反抗父权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打开书桌的抽屉,在一堆码放整齐的稿纸下面找到一张银行卡,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老姐啊老姐,小弟下学期的生活费可就要拜托你了!”

    言罢亲了银行卡一口塞进了口袋里,楼下芬姐叫道:“锦程啊,下来吃晚饭了。”

    “好!”

    应了一声就脱下运动服扔进洗衣篮里,打开衣柜扫了里面清一色的白衬衫西装裤,随便挑了一件穿在身上。不忘把衬衫下摆中规中矩的扎在腰带里面,胡乱划拉了两下抹着发胶的头发,看上去好像稍微服帖一点了才抓起手机塞进口袋快步下楼。

    方太太从餐厅出来看他穿戴整齐,不由一笑:“你爸晚上去军区视察了,不回来吃饭了。”

    “不早说。”有些抱怨的把衬衫下摆抽出来,拖拉不羁的挂在腰上,顺便解开了袖口和领扣,刚抚平的头发又随手一撩,尽显叛逆。

    “这学期的课程重不重?”

    “我们法学院院长不是一向都喜欢抱你大腿,告我秘状吗,怎么,他没跟你说我这学期有哪些学分要修?”

    方太太摇头:“我想了一下你姐之前说过的话,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没必要把你看的那么紧,有些事情属于你的**,我不该再继续过问。”

    “我说老妈,你要真这么认为的话,我建议你先向老姐请教一下,如何区分**和非**。”说着就将方太太一把按在桌边,他拿着两根筷子,迫不及待的等着方姐上菜。

    “你这孩子。”方太太嗔怪道:“你社会阅历太浅,容易交友不慎,如果被那些作风不良的男孩女孩误入歧途,那就要悔恨终身,我能不过问吗?”

    “知道啦,知道啦,我现在不是听话了吗,再说了,我还有个当警察的女朋友呢,怎么敢再跟以前一样,我可不想跪搓衣板。”

    芬姐刚将米饭放在桌上,听到他的话差点没笑出声来:“难得啊,终于有人治的了咱们方家少爷了。”

    方家少爷嘿嘿一乐,站起来帮她盛饭,故作矫情道:“芬姨讨厌。”

    方太太也觉得自己很久没这么高兴了:“如果真的成了,一定要带去给你外公看看。”

    “遵命!”

    “今天晚上还要回学校?”

    “对,还有总结得写,明天上课得用。”

    “在家里写不行吗?”

    “我说老妈,家里的床真的很硬很硬的!”

    方太太也不再勉强,她虽然对儿子不至于溺爱,但却也是一位慈母。看方良业把儿子管的严苛,她则尽量有求必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