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泡警花就是要脸皮厚
    “那这是什么?”

    方锦程赶紧扭着脖子,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看着机车后视镜中的自己,好家伙,脖子侧面直到锁骨的地方竟然划破了一条长口子。

    伤口的血丝本来结痂了,被苏楠这么一扯直接崩溃了。

    “嘶——破相了破相了。”用手指擦拭着脖子上的血迹,方锦程向苏楠求救道:“警花姐姐,有没有卫生纸给擦擦,没卫生纸卫生巾也行啊,不然我这一路把你送回家得非得失血过多不可。”

    这小子虽然看上去不着调,但有时候也傻的可爱,脑补了一下他脖子上贴着超薄夜用的糗态苏楠有些忍俊不禁:“走吧,去卫生室包扎一下。”

    后者一听,立马喜笑颜开。

    派出所旁边就有个卫生室,平时抓个打架斗殴的首先得先进卫生室再进所里,所以卫生室的老中医和苏楠也是老相识了。

    进去的时候老大爷正在隔壁屋听着京剧吃饭,苏楠打了声招呼就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坐好,脖子歪一下,忍着点疼。”扯开这小子的衣服,将伤处全部露出来。

    苏楠用棉球沾着碘伏擦拭着伤口,神情专注,手法老道。

    方锦程不甘寂寞的打起了嘴炮:“警花姐姐,我要是毁容了,你还爱我吗?”

    “不爱。”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警花,只会和别人一样肤浅的喜欢我英俊的相貌和强硬的家庭背景。”言罢还故作忧伤的,深深叹了口气。

    苏楠眼光一转,擦拭他伤口的手微微一顿,继而轻了许多。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选择了什么就会得到什么,你如果炫富,嚣张,以钱会友,那得到的就是她们的欺骗。如果你能行事低调,积极向上,那你身边就会聚集一群真心相交的朋友。”

    “哈哈哈,”方锦程乐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说个趣话而已,瞧你这认真劲,社区讲坛去多了吧?真以为自己一个片儿警就能普度众生?”

    苏楠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继而将纱布重重按在他的伤口上,只听他嗷呜一声,差点没把隔壁老中医呛死。

    “对,我就是在普度众生,我是人民警察,能做的就是说些迂腐的大道理,教人们预防犯罪,防微杜渐!我既不是刑警也跟公检法无关,不能战斗在犯罪的第一线,就只能跑跑社区讲坛!”

    方锦程看着她因为生气而涨红的脸颊,有些结巴道:“你,你不还能扫黄打非吗……听说抓我那次还销毁了一个毒窝……”

    不提这事倒也罢了,一提苏楠就来气:“扫黄打非是我们分内的职责,但跟毒品有关的重大犯罪都得移交刑警大队和上级部门,一来二去的,证据不足,随便抓几个涉案人员,稍微整改一下又照常营业!你说,我忙活这大半个月,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了,有意思吗!”

    啪啪,撕了两条胶带把纱布粘在他的脖子上,疼的他倒抽冷气。

    “但也不是全无收获。”

    苏楠斜睨他:“你要敢说……”

    “你不还收获了我吗!啊呜!警花姐姐饶命!”

    本来一点小伤,弄到最后导致整片纱布都染红了,方锦程就骑着他那辆拉风的摩托车载着苏楠回家,远远看去,脖子上好像贴着一面五星红旗迎风招展,那叫一个爱国。

    以前送苏楠回家的时候,他都被禁足在小区门口,这次苏楠竟让一反常态:“进来吧。”

    方锦程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立马屁颠跟了上去,一路上可没少引起左邻右舍的注意。

    苏楠还担心有人会背后说她苏楠已经有男朋友了,还带回家了,但事实证明,真的是她想多了。

    “呦,楠楠,这是苏贺的同学吧,小伙子长的真帅啊。”

    苏楠嘴角抽搐:“啊…是,是苏贺的同学,方同学,还不叫阿姨。”

    “阿姨好。”小帅哥甜甜的笑起来,嘴角两个酒窝简直老少通吃。

    苏楠就这么一路畅通无阻的把人带上了楼,好在苏苏和苏贺住校,非周末时间不回家,但家里依旧乱糟糟的。

    “进来吧。”疲惫的换上拖鞋,半晌没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而问道:“你怎么不进来?”

    方锦程紧张的搓衣角:“那什么,作为女婿第一次上门,我空着手有点不好意思。”

    直接一只拖鞋摔他脸上,留下三十八码的鞋印。

    “家里没别人,进来吧。”

    “你弟弟妹妹呢?”

    随手将沙发上换洗衣物搂过来抱进卫生间:“他们住校,平时不回来。”

    方锦程打量着这套公寓,装修风格还是十多年前,只有新添置的冰箱和空调透露出一点新气儿。

    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姐弟三个人住已经足够了,茶几上堆放着书,零食,酵素茶,十字绣,化妆水,面膜,乐高积木,乱的可以。

    苏楠拎着个小小的医药箱过来道:“别愣着了,赶紧坐下。”

    方锦程一看她这架势便有些感动的热泪盈眶:“我说警花姐姐,早这大发慈悲就在医务室给我重新包扎包扎得了,非得让我一路飙血啊?”

    “为了避免你一路飙车,我只能出此下策!”

    方锦程耸肩,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反正他不介意流点血。

    拆下血迹斑斑的纱布,重新给他处理伤口并且包扎。

    只听方锦程又道:“你说,你弟弟妹妹要是突然回来看到我们俩这样,会不会跟电视剧上的一样以为我们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嘶——轻点轻点!”

    “说起来,我倒想问问你,我好像从没跟你提过我家里的事情。正常人去别人家,不是得先问父母在不在家吗,你干嘛先问我弟弟妹妹。”

    方锦程语塞,眸光一敛,继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那什么,我这不是要追求你吗,当然是问过你的同事啊,你父母,好像已经不在了吧……”

    “嗯……”苏楠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她父母失踪多年,户籍都已经被注销,说不在了也没什么不一样。

    只是国人讲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失踪原因成迷多年寻找未果,这让她如鲠在喉。

    索性也不去想这些,她将方锦程的伤口包好之后不忘提醒他道:“你现在透支着父母的权利和威望无法无天其实也是在透支你的生命,这次是一点皮肉伤,下次……”

    言罢做了一个凶狠的眼神,一记手刀劈下来,后者配合性的一躲。

    这个大男孩嘻嘻哈哈的笑道:“昨天晚上纯属意外,说实话,我连这伤是怎么弄的都记不清了。”

    “是吗?昨晚去了什么地方?我可以帮你去调一下监控。”

    “虽然说我是你未来的老公吧,你也不能这么假公济私……”

    一记飞腿踹过来,多亏他反应敏捷,整个人平躺在沙发上,睁大眼睛看着她的脚尖挑起身边的医药箱。

    苏楠下了逐客令:“滚吧。”

    “省的我一会再来接你上班,就让我在你家蹭顿午饭呗!”

    “你脸皮可真够厚的。”说着已经转身将医药箱送回房间。

    以方锦程对女人的了解程度来看,她既然说了这句话就代表没有强硬的拒绝,只要他脸皮再厚一点,绝对能占领高地啊。

    屁颠屁颠的蹭了上去:“我说警花姐姐,你中午一般都吃什么?”

    “我吃的东西可能不对你大少爷的胃口。”

    方锦程无所谓道:“你当我是什么人?”

    “吃山珍海鲍的大少爷啊。”

    “额……话是这么说的没错,不过你可能不相信,我家的生活条件其实没你想的那么优渥。我这个人呢,什么也不挑,吃糠喝粥就着野菜能过,食堂里的月饼炒辣椒也能吃!山珍海味对我而言不过就是图个舌尖上的享受,要想真填饱肚子保证营养均衡,还能补充膳食纤维,那咱也得吃五谷杂粮不是。”

    “对了警花姐姐,自从你那次把我从毒窝里拯救出来之后,我老妈别提多喜欢你了,几次要给你送锦旗,我说你这人忒低调,甭整那些有的没的,把你儿子送给人家最实在!”

    苏楠不偏不倚,打开的水龙头喷溅了他一身的水。

    后者倒也不恼,随手扯了块厨房纸擦擦水,挽起袖子帮她清洗早餐碗。

    “我老妈就说啊,要是你能看得上我,一旦和我结婚了,她名下的两套房子过户给你,我外公的三套房子也全都过户给你。另外呢,这聘礼钱也绝对不会寒酸,还有你弟弟妹妹以后出国留学……”

    对这个走哪跟哪还喋喋不休的跟屁虫,苏楠彻底头大了,一转勺柄就指向他怒道:“要么圆润的滚开,要么给我闭嘴。”

    “好好好,我闭嘴。”方锦程嘿嘿一笑,直接站在她的身后,利用身高优势从高高的柜子里拿出一只新碗,双手环抱过她送到苏楠的面前,在她耳边用充满磁性的温柔嗓音道:“我就用这个碗行不行。”

    苏楠就被他困在胸膛和厨案的方寸之间,她的背脊恍如还能感受到这个年轻人独有的火力。

    一把年纪自认阅人无数此生与心动无缘的她竟然脸红了,直到身后的人用结实的胸肌撞撞她的身体,她才抓狂一般叫道:“自己去洗干净!来别人家蹭饭还指望别人给你洗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