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剩女和小鲜肉?
    “自己去洗干净!来别人家蹭饭还指望别人给你洗碗吗!”

    “哦……”大男孩委屈的撅着嘴洗碗去了,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反而勾起一抹邪肆的微笑。

    到底是我拜倒在你的警

    服裤底下,还是你拜倒在小爷的撩妹手段底下?

    “警花姐姐,咱们吃什么?”

    “粥!馒头!炒豆芽!”苏楠一边搅着早上剩下的粥,一边背对着这个年轻人,以防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经久未退的红云。

    真想飞奔出去上网求助:脸皮火热发红有什么办法快速消退?急,在线等!

    方锦程又蹭了过来,苏楠有些火大:“你做饭还是我做饭?厨房就这么点地,你还嫌不够挤?”

    少年人眨了眨略有些无辜的大眼睛,英俊之中不失呆萌:“我这不是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吗?哎?警花姐姐,你怎么脸红了?”

    说着就要摸上苏楠的脸了,吓的她直接扔下勺子落荒而逃:“你看着锅!别溢出来!我去洗把脸!”

    “好嘞!”嘴角笑容愈发肆无忌惮,真想捂着肚子拍桌子!

    虽然只让他看着锅,但他也没闲着,掀开锅盖查看了一下,粥是剩下的,馒头是剩下的。黄豆芽看来是昨天买的,已经不新鲜了。

    打开冰箱看了看,好在并不是空空如也。

    苏楠回来后看到他正在切馒头,平底锅里的油已经热了,她冲上去就要空手夺白刃:“干嘛呢!大少爷,听过黑暗料理辣椒炒月饼没听过炒馒头的!”

    “easy,easy!”年轻人乐了:“我怎么舍得让你吃黑暗料理,我就炸个馒头片!你炒你的菜!”

    苏楠这才松手,吃个馒头还这么讲究,索性也不管他了,自己又重新开火把豆芽炒出来。

    于是两人通体合作,弄了一顿还算不错的午饭,不,对苏楠来说,应该可以用丰盛来形容了。

    看不出这小子年纪不大平时就是一二世祖,本以为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想到竟然还会炒菜。

    西红柿炒鸡蛋,红的柿黄的蛋,浓稠的汤汁。韭菜炒豆皮儿,白的豆皮儿,绿的韭菜,香飘万里,光是看着都让人咕嘟咽了口唾沫。

    再看看自己……一盘连汤带水的黄豆芽飘着倒胃口的油花……

    “警花姐姐,多吃点,你为人民服务,辛苦了。”

    苏楠忍不住想要热泪盈眶,尼玛,这迷之感动是怎么回事,明明她才是这小子的救世主好不好!

    风卷残云的吃了顿午饭,离上班时间还早,苏楠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睡个午觉,这几天的高强度工作让她睡眠不足,眼睑下面已经有一层难以消退的黑眼圈了。

    洗好碗回房间抱出一床夏凉被扔在沙发上:“先睡个午觉。”

    摆弄乐高积木的方锦程立马精神焕发双目炯炯的看向了她:“警花姐姐,没想到我们能发展的这么快!”

    回应他的是重重摔上的卧室门,门外的他故意拔高声音道:“警花姐姐!我唱催眠曲很好听的,真的不需要我?”

    “少啰嗦,我下午还要上班,闭嘴!”

    苏楠径直将自己脸朝下摔在床上,半晌之后爬起来,摸摸涨红发烫的脸,她爬起来往镜子前一看,竟然有点认不出里面的人是自己了。

    好像继上次在警校被老师批评过后,她的脸就再也没这么红过了吧?哪怕是遭遇变态相亲男与她共享岛国动作片的时候,她也只是面无表情的表示:传播淫秽音像、影片或者其他淫秽物品将会构成违法犯罪,情节严重的还将处以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但是被这么个毛头小子撩了几下她就脸红了?至于吗?她苏楠好歹也是快奔三的老大姐啊,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镜子里的自己早已经不是苏苏这样细皮嫩肉的小丫头了,常年风吹日晒不仅让她变的皮糙肉厚,连曾经引以为傲的好头发都变的干枯分叉。

    再看看这黑眼圈,扁平的鼻子,干裂的嘴唇……

    难道方锦程的审美有问题?

    一定是这样的!抱着这样的想法,她秉持着不祸害未成年基本原则,在自己和那姓方的小子之间重重画了个x号。

    红灯警示:剩女和小鲜肉?

    noway!

    “警花姐姐,你没睡好?”骑在机车上,方锦程一边专心开车一边八卦的问道:“是不是没有我的陪伴孤独寂寞冷啊?”

    苏楠白他一眼,在他肩头拍了一巴掌,后者一个眼疾手快攥住她的爪子环住自己的腰。

    “松开!”

    “哎哎哎!”某人作势开始晃动摩托车:“别乱动啊警花姐姐,这里是公路!不是闹着玩的!”

    “两只手握住车把!”

    “那可不行,我一把手收回去你就不抱着我了,那多危险啊,我可不能让你身处危险之中!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苏楠咬牙,眼前这小子在口舌上占据上风,连每根飞扬的发丝都显得那么洋洋得意。

    “我不松手,你好好骑车!”

    “两只手。”

    “什么?”

    “两只手都抱着!”

    “你信不信我把你纱布撕下来,让你迎风飙血?”

    方锦程嘿嘿一笑:“一只手就一只手吧,你要是松开我就不好好骑车了。”

    苏楠觉得脑仁疼,她到底干了什么,招惹上这么个二世祖:“赶紧松手。”

    后者松手,两只手握住车把,苏楠就以一只手环住他腰身这种奇怪的姿势坐在后座上,浑身僵硬的不敢离他后背太近,但他身上那火热的温度似乎仍然能轻易透过t恤散发出来。

    还有这小腰……真没看出来腰部曲线还挺不错,虽然细了点,但结实啊。

    年轻人嘛,还在长身体,等以后毕业了,骨骼和肌肉会有进一步的生长空间,以这小子目前的身材来看……

    “吱——!”摩托车稳稳的停在警局门口,苏楠猝不及防径直撞向他的后背。

    方锦程道:“到了!”

    刚一回头苏楠就将头盔一把塞他手上,逃一般的进了警局,那身形那速度,简直是风一样的女子。

    后者勾唇一笑,把玩着手上的头盔,他道:“警花姐姐别太辛苦,咱们下班见。”

    今天中午的乌龙事件导致苏楠一整个下午上班都上的心不在焉,将最近鸡毛蒜皮的邻里小事整理成册,确定全部解决之后便签字归档。

    除此之外,她今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安排下星期的排班,苏楠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巡警大队的排班表上,满意的点点头,为了尽快适应工作,她表示今天下午权当实习了!

    她当初才被分配到派出所的时候就是一个小小的治安警,一开始还以为做巡警每天揣个警棍在街上悠哉悠哉的晃肯定很洒脱,可当她在街上转悠了几天之后发现,各有各的难处,也各有各的不容易。

    这几天正是打击扒手,维护公共场所财物安全的严管时期,每天在各处溜达的时候都要把一双招子擦亮,可小偷扒手看到他们这一身警

    服之后通常都变得警惕起来,等他们离开再下手。

    最后反倒是那些街上的便衣民警抓获了更多犯罪分子,反倒打趣她们也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

    苏楠又不禁开始怀念起她的办公室生活了,天知道她放着治安工作不能做整天遛街就是为了躲避方锦程这个臭小子。

    这几天她一直在琢磨自己脸红那事,这很有可能是方锦程那分泌过剩的荷尔蒙惹的祸,所以为了避免以后犯错,敬而远之、敬谢不敏才是最好的选择!

    “苏队!苏队!刚才有人报警,乐溪小区东门,有一对夫妻在打架,好像还有人受伤。”对讲机中传来同事的声音:“你在那附近吗?需不需要支援?”

    “收到收到,我马上过去看看,大虎和我在一起,我先去看看情况,暂时不需要支援。”

    “好的,有事再联系。”

    将墨镜架起来,冲着正在路边巡逻的大虎一招手,苏楠大声说道:“走,去乐溪小区东门。”

    大虎是才分过来的青年才俊,去年警校毕业,也算是小鲜肉一枚吧,个头高高的,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那叫一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肌肉,不少女警妹子都想跟他搭档出巡,都说什么有安全感。

    巡警大队长一把年纪偏偏要撮合他和苏楠,两个人就这么组成了一个‘老少’团。苏楠无所谓,反正她没那方面心思,一直都是君子坦荡荡,反倒是大虎显得拘谨不说,这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现在看她一眼都会脸红了。

    “苏,苏队,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苏楠一边开车一边回答他道:“有夫妻打架,好像有人受伤,说不定还有什么危险利器。”

    大虎紧张的攥紧腰间警棍,苏楠噗嗤一笑:“放松,放松,夫妻打架总不能用上生化武器枪支弹药。”

    大虎急的涨红脸:“要真用上这,我俩去了也不顶用啊!”

    苏楠哈哈一笑:“我开玩笑呢,说个笑话活跃一下气氛嘛……”

    车厢内陷入诡异的沉默,尤其是前方红灯,两个人盯着那跳动的数字简直快要犯尴尬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