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人口失踪
    苏楠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却是苏苏正和一群同学刚从公交车上下来。

    苏苏拉着同学的手一路小跑着过来,一张张粉嫩的小脸蛋洋溢着青春的笑容。

    苏苏围着她身边看了一圈道:“那个帅哥呢?”

    苏楠只觉得额头青筋直跳:“你眼里除了帅哥还有你姐吗?”

    “你们不知道吧!我老姐之前抓了一个误入歧途的大帅哥,他为了洗心革面忏悔错误,甘愿天天接送我姐上下班呢!”苏苏已经滔滔不绝的像一群女同学介绍了一起。

    听的一群正直青春期的大学生眼冒星星,对女警这个整天可以和邪魅狂狷小帅哥打交道的职业羡慕不已,一副很后悔自己当初没读警校的样子。

    苏楠真不想拆穿她们,就你们?读警校?跑拉力赛的时候别让睫毛膏糊住了眼睛啊,而且值勤站岗的时候晒脱皮多少护肤品可都挽救不回来。

    “老姐,你要去买菜啊?今晚吃什么啊?”

    “饺子,你们一起到家里来吃吧。”

    “不用了大姐。”这些女生也都和苏楠比较熟了:“我们到附近的咖啡厅坐坐商量社团的事,一会还要回家呢。”

    苏楠就道:“那你们忙,我先去买菜。”

    刚一转身就被一个女生叫住道:“对了大姐,你转一下我们的朋友圈呗。”

    其他人这才想起来道:“对对对,大姐是警察嘛,人际关系肯定比我们多,转一下,让更多人看到。”

    苏楠一开始还以为又是朋友圈惯常看到的标题党,比如什么:太震撼了、央视刚刚曝光、不发出来对不起大家、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刚看两秒就受不了、看到的都转不转不是中国人等等。

    刚要打算发挥自己建设社会主义新思想的口才优势,顺便为他们科普辟谣,就听一女生说道:“大姐帮我们转一下吧,我们系有个男同学失踪了。”

    苏楠一愣,刚要说话,就听苏苏大声说道:“我老姐不怎么玩微信,转了也没用,她认识的人又跟我们不是一个圈子的。”

    “人多力量大嘛。”

    “说不定真有那种歪打正着见过的。”

    苏楠赶紧让她们打住:“失踪多久了?”

    “不知道啊。”

    “报警了没有?”

    “不知道。”

    “谁发的朋友圈?”

    “不知道……”

    得,一群傻姑娘,一问三不知。

    苏苏看到老姐又对自己摆出一副看白痴的表情,顿时急了:“我们也只是在朋友圈看到了这条信息才开始着急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

    “对啊,对啊,失踪的这个同学在去年元旦晚会上唱过周杰伦的歌,可好听了。”

    “长的特别帅!”

    “眼睛也特小!像周杰伦!”

    “打住。”苏楠道:“信息给我看看,现在网上出现了一种新的骗局,以失踪和重病为由,骗取社会人士对一个家庭的同情,接着就捐款捐物。”

    “不可能吧,虽然我们跟他不熟,但也算是校友了啊。”

    “就是。”

    苏楠三两眼浏览了一下朋友圈里的内容,拨打了文章最后的电话号码,不一会对面就接通了电话。

    苏苏和一群同学紧张的看着老姐,明明这个警察还穿着便衣,手上提溜着水果,但打电话看架势,问讯的口气都帅翻天际!

    挂断电话,苏楠一把将水果塞进苏苏手里:“我得回局里一趟,你们这些大学生是读书读傻了还是越来越缺乏社会生活经验了?人丢了不知道报警整天就知道转朋友圈,转微博?你们倒是把人转出来啊!”

    苏苏吓了一跳:“没,没报警?”

    苏楠无奈了:“发朋友圈的是失踪者的舍友,人已经失踪三天了,一开始只当是闹着玩的,所以故意在朋友圈发个‘通缉令’玩闹,结果到现在人也没找到。”

    “他们怎么能这样啊,要是我舍友肯定不会这样!”

    另外几个妹子沉默了:“苏苏啊……要是好几天没看到你,我们就会想,你肯定又逃课了……”

    苏苏吓的赶紧将中指竖在嘴边,冲着那两个人连忙挤眉弄眼。

    苏楠咬牙道:“还给我逃课?回来再收拾你!我让他们去所里报案了,我去一趟,你跟你同学在外面吃饭吧,一会给苏贺打个电话,让他也在外面吃。”

    言罢就大步向公交站走去,剩下一群小姑娘对她潇洒的身影无限崇拜。

    “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强人啊,家里的奶妈,派出所里的圣斗士啊!”

    苏楠脚步一个踉跄,剩,剩斗士?

    苏楠回派出所的第一件事就是查最近的报案记录,光是今年年后在海新区公安局的管辖范围内就有了十几起大学生失踪报案。

    其中一起是因为和家人矛盾导致的离家出走,人已经找回,另外三起则是瞒着校方和家人出去深山老林探险旅游,后来也由当地警方协助找回。

    剩下九个人失踪后搜寻无果已经转交刑侦部门,尚未找回。

    不仅海新区,全a市这几年都有不同情况的人口失踪案,只是今年针对大学生这一块的数量比往年多出许多。

    让值班的同志帮忙将这几起大学生失踪案件打印出来,苏楠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相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以及家庭条件并不怎么好的,在校期间还经常打工,结交过更多的社会人士。

    “苏队,人口失踪案不是有刑警大队和刑侦科负责吗?你怎么看起这个了?”

    苏楠一边看一边随口说道:“是我妹妹的一个同学失踪了,让我帮忙留意一下。”

    不然她能怎么说呢?说她一直有个当刑警办大案的战斗之魂?说她自从多年前父母失踪之后,就一直致力留意各种失踪案,看和父母的失踪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哦哦,苏队,前段时间端的那个传销窝点,里面不就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吗?这些人的失踪会不会也和传销有关?”

    “很有可能,这几年的传销分子将目标瞄向了在读大学生,抓住了应届毕业生就业前景困难,急于证明自己,以及对金钱的缺乏等心理特点,以金钱和成功学做诱饵,总会有许多人上当。”

    “一骗一个准!都是上大学的人了,这种不劳而获的骗局居然也信!”

    苏楠道:“有些人连网上那种‘不得空腹吃早餐’的文章都信,还有什么不能信的?”

    值班民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过各个也都很是无奈。

    不一会报案的学生来了,带来失踪同学的身份信息,苏楠联络了一群同事利用居民身份查询系统找到了失踪者的家人和联络电话。

    当对方家人也表示已经好几天没有和失踪者联系后,这件事基本可以定性为失踪案了。

    盘问了一些关于失踪者的情况,苏楠认真做好笔录,等到事后一做对比,别说,还真有点像是进传销窝点了。

    失踪者平时在学校算的上是一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了,因为长的比较帅,也非常受同学欢迎。

    但像他这种从农村走出来的大学生自尊心一般都比较强,所以经常打工赚钱来让自己穿的好吃的好不至于被同学瞧不起,失踪之前还跟舍友不止一次的透露过自己有个大的事业计划,如果实施成功将来毕业就不用给别人打工就能赚大钱。舍友也都是一群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会经常探讨找工作还是自己创业这种话题,听他这么说也就一笑而过,并且表示他将来要是发财了一定去给他打工之类。

    失踪者最后也只是模棱两可的表示还在考虑是否加盟之类,再之后生活照旧,但是突然有一天他消失不见了。直到晚上也没见人回宿舍,电话打不通,才确定他不是出去打工了,至于人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

    苏楠都快要将做笔录的笔掰断:“失踪这么多天,你们就不知道报警?竟然还在那里发什么朋友圈?”

    “我们不知道啊,其实也不懂,究竟什么情况才能构得上是失踪性质?”

    “就是啊,再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总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才行。”

    苏楠怒了:“人都失踪了,还负什么责!”

    “可万一不是失踪呢?万一他回家去了,万一去外地旅游了,万一找到了好工作不想告诉我们呢?”

    “哪来这么多万一!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人的冷漠,错过了寻找失踪者的多少个黄金时间!”

    “可是警察同志,你也要知道,有多少人报案之后发现是报错案,报假案,还被你们说是扰乱公务!我们哪敢啊!”

    苏楠嘭的一拍桌子:“遇到紧急事态,难道还得我们当警察的求着你们报案?你们到底能不能分清事态的轻重缓急?这要是你们的家人,你们还能这么悠哉悠哉的发朋友圈吗!”

    “谁说这不是我们的家人了?我们一个宿舍的,那就是一家人!你这样说就不好听了吧!人丢了我们不着急还发什么朋友圈啊!”

    这几个振振有词的大学生差点没把苏楠给气死,怎么现在大学生反倒没有社会青年有素质了?

    “警察同志,问的差不多了吧?人什么时候能找到?”

    “我算是听出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一群不懂法不守法的愚民!不知道第一时间报案,却知道第一时间要人,你当警察局是什么地方?要不要给你表演大变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