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食不言寝不语
    “来来来,苏警官,这都是一些家常菜,也没什么好招待您的,您不要嫌弃。”芬姐笑呵呵的将最后一道菜端了上来。

    苏楠赶紧起身接过放在桌上道:“没有,没有,很丰盛了已经,您受累,赶紧吃饭吧。”

    “好好,苏警官不要客气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

    今天这顿晚饭确实挺丰盛的,虽然不是什么海参鲍鱼,都是寻常能买的鸡鸭鱼肉,但却做的异常精致可口,放眼看去色香味俱全不说而且什么口味的都有。

    这是大家族最起码的礼仪,在不知道客人口味之前,鲜香的,麻辣的,清淡的,酸甜的,各种口味都要做好准备,光是一盘白斩鸡的蘸料都有好几种,足以看得住主人家缜密的心思和对客人的重视。

    一家之主方良业也对苏楠说道:“今天请苏警官过来,一是表达感谢,二是在以后恐怕还有多多麻烦苏警官的地方。”

    苏楠心想,这是个怎么意思啊?吃人嘴短?

    “您客气了,客气了,没有麻烦不麻烦的,乐意效劳。”

    方良业点点头道:“开饭吧,请自便。”

    “好的,好的。”

    众人这才开始动筷,苏楠刚要准备夹菜,碗里已经多了一块被挑完刺的鱼肉,她略有些讶异的扭头看向方锦程,那眼神明明是在说“what?!”

    后者却再自然不过的冲她眨眨眼睛,一副宠溺的模样。

    一抬头正好对上方太太笑眯眯的目光,苏楠有点风中凌乱,不是真要在他父母面前扮演情侣吧?

    但这顿饭越吃就越觉得亚历山大,因为席间气氛太过沉闷,好像有千钧重担压在肩头一样,她把原因归咎在方锦程这小子的身上,也只有这么个二世祖才会让全家陷入头疼的境地。

    而能挽救这样的压抑,活跃席间气氛的重担自然而然的就落在她这个专门调解家庭矛盾的片儿警身上了!

    想一想还真是热血沸腾!任重道远啊!

    “这个油焖茄子真好吃,第一口吃下去的时候酥脆,嚼到嘴里的时候又十分软滑,芬姐,这是怎么做的啊?”

    这一次,餐厅里真的陷入诡异的沉寂中,连杯碗筷碟的声音都没了,所有人都齐齐向苏楠看了过来。

    啊咧?苏楠嘴角有点抽抽,这是要干嘛?

    方锦程率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打破沉默继续吃饭,潇洒大方的给苏楠盛了点汤。

    芬姐看看方良业,又看看方太太,略有些尴尬道:“秘方在于热油的温度需要把握好,你要是喜欢,以后常来,我做给你吃。”

    苏楠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要是芬姐能教我就好了。”

    “好啊,好啊,以后教你。”

    苏楠心想,还有以后啊,干嘛不现在就说呢?这个话题看来没办法继续接茬说下去了……

    继续吃饭,继续沉默。

    “对了,方锦程,最近看你一直在准备期末考试也没往派出所去,有把握了吗?”言罢一双充满期冀的大眼睛就扑闪扑闪的望向身边的年轻人。

    小子,给你创造了话题你可得好好说啊,把期末考试之前的紧张战斗添油加醋的说出来!让你爸妈对你放心,姐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些了,不用谢,叫姐雷锋!

    “啊……”方锦程犹豫了一下,又轻笑一声道:“啊,对……准备期末考试,警花姐姐,你要是想我大可以直说,以后我保证每天都去所里找你报道。”

    苏楠真想直接将酸菜鱼扣他脑袋上!你是猪吗?你是猪脑袋吗!姐是想让你在父母面前博得一个好印象!不是让你顺杆爬!

    两次话题挑战失败,苏楠不死心的来了第三次。

    “之前我们所里发生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其实也不应该说有意思,还有点惊心动魄,有点无可奈何!”

    快问我,快问我!

    “哦?什么事情啊?”方太太笑着配合她。

    苏楠立马接茬说道:“说起来您可能不相信,十年前,在同一家医院的姐妹俩一起生了两个女孩,结果抱错了!”

    “呦,还有这么巧的啊。”芬姐也配合。

    “可不是,姐姐的老公觉得这小孩越长越不像自己,反而像妹夫,还怀疑姐姐和妹夫有一腿!就带着小孩去做亲子鉴定,做出来的当然不是自己的啊,回家差点没把老婆孩子给杀了。”

    “这……这也太冲动了……”方太太有些惊讶。

    只听苏楠又继续说道:“我们民警赶去的时候妹妹一家人也去了,听说这事就带着姐姐家的小孩去做亲子鉴定,后来结果出来了,认定是妹夫的小孩子,两家都闹的不得安宁。”

    “那你们怎么知道是抱错的?”

    “家庭矛盾我们是本着能调解就调解的原则来的,正所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嘛,结果询问过之后,姐姐和妹夫两个人打死也不承认有过什么不正当关系。两家人也面临奔溃,还是我们所里新来的一个大学实习生问了一句,有没有可能抱错啊?这才赶紧去把两家孩子做了亲子鉴定!得,事实证明,确实是抱错了!”

    “唉,不管怎么说也是他们家人太冲动。”芬姐连连摇头道:“现在好了,打也打了,闹也闹了,以后可怎么过?”

    “是啊。”苏楠道:“这不,姐姐要闹离婚呢,也不要亲生的孩子,就要现在抚养的这个孩子。”

    “人都是有感情的,哪怕不是自己生的,自己养的也不舍得啊。”

    “对啊,但是妹妹却想要回自己的孩子,她不仅想要回自己的孩子,自己抚养的那个孩子也要留下,两家差点又对薄公堂。”

    “这叫什么事儿啊?”

    “最后经过几次调解,姐夫也诚心认错,两家总算和好,两个孩子就一起抚养。对孩子来说呢,虽然太乌龙,但以后能有双倍的爱,也挺好的。”

    芬姐连连点头:“对,是挺好啊,所以说,人千万不能冲动,要是一开始就先梳理好前因后果,说不定早就皆大欢喜了。”

    方太太却有不同见解:“话是这么说的没错,但人这一生总得经历苦难和磨练,这些都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

    “是啊,是啊。”

    席间终于开始其乐融融了,苏楠也吃的差不多了,顿感心情舒畅。果然,天下妇女都有一颗八卦心,就连方太太和芬姐这样高品格高修养的女人也不能避免啊!

    吃了饭,苏楠谢过款待便以弟弟妹妹在家有点担心为由想要告辞,方良业赶紧让儿子送人回家。

    苏楠刚坐上车就被方锦程突然靠近的一张俊颜吓的猛然后缩,嘭的撞上车窗:“你要干什么!”

    “警花姐姐!我真是爱死你了!”

    苏楠一手攥拳挡在两人中间道:“我不介意当着你爸妈的面把你扔车外去!”

    后者嬉皮笑脸道:“你不舍得。”

    言罢便一伸手给她拉过安全带扣好,刚要趁机偷得一枚香吻,却被苏楠一巴掌把脸推向挡风玻璃。

    “唔唔唔,我错了,我,我错了!”

    苏楠这才松手,后者活动活动下颌,一脸幽怨的看了看苏楠,点火,起步。

    “警花姐姐,我跟我爸战斗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取得过任何阶段性胜利,没想到今晚你竟然帮我扳回一局!”

    苏楠纳闷:“你什么意思?”

    “就是吃饭时你说的那些话啊。”

    “我当时想夸夸你学习努力的来着,本以为你能t到我的重点,能顺便陈述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进步。谁知道你竟然这么不开窍,放弃了这大好机会,不然效果更好!”

    “你以为老爷子会信?就算我说我门门功课全校第一他也不会相信。”

    “你自己信吗?”

    方锦程揉揉鼻子:“好像也不会信。”

    苏楠道;“那不就得了。”

    “不过警花姐姐,你刚才有没有看到老爷子那张脸黑的,嘿,跟包青天一样!”

    苏楠冷哼一声道:“还不是被你气的!”

    “我?哈哈哈,你可真冤枉我了,没想到我有生之年也能见到老爷子有苦说不出的表情,为了未来儿媳妇也是拼了啊。”

    苏楠抓狂道:“被胡说,跟我什么关系?不对,谁是你他未来儿媳妇!”

    “食不言寝不语是我们家的家训,你倒好,来了之后直接破坏规则!老爷子不敢说不敢骂只能忍着!你自己啰里啰嗦的不算,还拉着芬姐和老妈陪你聊,你说跟你有没有关系啊?”

    苏楠心里咯噔一下,马上就想到方良业板结冰封的表情,顿时就有些不知所措了:“真的假的?你们家吃饭不能说话?我还以为,还以为……”

    方锦程嘚瑟,一手扶方向盘,一手在苏楠肩头拍了拍:“谢谢你帮我打响通往自由之路的第一炮!”

    尼玛,苏楠都快内牛满面了,得罪了方良业会不会对她的升职加薪有所影响啊,以后她可还是要进入市局成为刑警的女人啊!

    “方锦程!你怎么不提醒我!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抓住这小子的脖子就大力晃动:“整我?玩我?有意思吗!”

    开车的人吐着舌头大叫:“要死要死要死!”

    苏楠为了人生安全不得不松手:“你以后离我远点!”

    “咳咳,警花姐姐,您刚才在饭桌上可不这么说的,您说让我以后……”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