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你听说过安利吗
    “到我那边坐吧。”

    偌大的礼堂由后往前看去只看到一片攒动的人头,呈弧形将舞台包围,舞台上放着一条长长的讲桌和一排话筒,一会那里就是苏楠的位置。

    “你同学在哪?我要坐前排。”虽然礼堂的设计能够让坐在哪里的人都能看到讲台上的人,但讲台上的人却只能看到前面两排。

    a科大的礼堂有近一千个座位,连坐带站,少说也得有一千多人,苏楠恐怕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作为一个男人,他怎么着也得让她看到,给她一点安全感吧。

    如是一想,男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姜玉琪道:“这次的活动就是我们学生会和党政处组织的,我们的座位就在第一排。”

    第一排?方锦程很满意。

    慢慢沿着台阶向下走去,姜玉琪快跑两步过去,已经有人冲她招手提醒她位置在哪,她赶紧过去一把抱住招手的人道:“亲爱的,我有个朋友过来,可不可以给我们让一个位置啊?”

    胖胖的女同学略有些为难道:“我一会还要做记录呢。”

    “我帮你记录,再说了,坐在其他地方也听得见呢。”

    “那你们去坐其他位置不行吗……”

    “我朋友说想坐前排,拜托拜托啦,就知道你最好了,晚上回去请你吃夜宵!你一直最疼我了呢。”

    同学被她磨的没办法,显然又不怎么擅长拒绝别人,只好起身让位:“那你别忘了夜宵。”

    结果等人一走远姜玉琪就忍不住抱怨起来:“都已经胖成猪了还整天惦记夜宵,锦程!这边!”

    男人顶着众人的目光从后面走了过来:“这地儿不错啊,加入学生会还有这样的特权。”

    “是啊,你现在加入还来得及”

    “还是算了吧,没什么意思。”

    “那对你来说什么有意思?”

    “什么都没意思。”

    姜玉琪靠近他道:“最近怎么看你不怎么开心呢,是不是你家里人又给你压力了啊?”

    “姜玉琪,你最近统共看到我几次?不要每次都像圣母一样要跟我分享人生苦难好不好?”

    后者噘嘴,略有些不开心道:“好吧,我只想关心你一下嘛,你要是不喜欢听我就不问了。”

    扭头看了看这个老朋友旧情人,方锦程觉得自己说话有些过了:“没事,你也是关心我嘛。”

    “是啊,换别人我连问都懒的问呢,话说你到底怎么了?”

    得,他就不该心软,要是这丫头有事没事总喜欢打听他的私事,用来做女朋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喂喂喂。”讲台上的同学在测试话筒,偌大的礼堂之中发出刺耳的声音。

    姜玉琪指着讲台上的人道:“这是我们学生会的副会长,他爸是f市的厅级干部,最近老追我。”

    方锦程有些纳闷:“你的择偶标准是拼爹?”

    姜玉琪气的在他胳膊上拍了一巴掌:“我什么时候拼爹了嘛!”

    “那你怎么上来不先说他这个人怎样,直接就说人家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给他当后妈呢。”

    “我只是想强调他的个人优势!”

    “哦,一个厅级干部爹,确实挺有优势啊。”方锦程勾唇一笑,不乏讥嘲。

    天知道在这个拼爹时代,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拼爹,以及有事没事就把爹这个字挂嘴边上。

    “再有优势也比不上你啊,可惜你不追我,要不然我就勉强答应了。”

    “我这个人不喜欢强迫人。”

    姜玉琪有数,从他话中已经听得出委婉的拒绝了,马上又笑脸相对道:“对了,你知道吗,我最近期末复习的怎么样了?今年可千万不要挂科了,你哪一科比较薄弱?我帮你补习?”

    “我……”

    已经有人陆续从后台出现在了舞台上,其中为首的自然就是一众校领导,嘈杂的礼堂终于开始安静下来。

    苏楠大周和小林也跟着一起上来,三个人都是一身笔挺的警

    服,先是站在讲台前标准的敬了一个礼,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瞧这英姿飒飒的身段,方锦程坐在最前面忍住快要笑出声来了,他的警花姐姐果然能秒杀全场啊!

    “喂喂,同学们。”

    众人落座,校领导对着面前的话筒拍了拍:“同学们,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海新区公安局的同志们来给我们做为期三天的普法讲堂!”

    方锦程啪啪啪拍的欢乐,要不是那个经常找他妈打小报告的院长就坐旁边,他真想吹个口哨吸引警花姐姐的注意。

    苏楠等人再次起身,用敬礼来回应众人的掌声。

    “咳咳,这次普法活动将开展三天,可以转告其他没有机会过来的同学明天后天也可以过来,顺便一提啊,这三位警官每天会在这里停留一下午的时间,帮助解答同学们的法律咨询,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也可以跟三位警官反应,当然,要是控诉教导处校规苛刻的就不用了,你们继续去网上联名请愿去吧。”

    “哈哈哈。”礼堂内爆发出笑声。

    “下面呢,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海新区的苏楠苏警官,不仅秉公执法政绩突出,还曾在重大突发事件中挺身而出维护治安稳定和公共安全,曾多次被授予集体一等功和个人二等功等荣誉称号……”

    ‘啪啪啪!’方锦程立马拍起了巴掌,引的周围人人都向他看了过来。

    台上的苏楠这才注意到台下正旁若无人仍然大力拍巴掌的方锦程,顿时就风中凌乱了,尼玛,她就知道这小子肯定得过来找事不行!

    介绍人呵呵笑道:“这位同学有些心急了啊,还有两位警官我还没介绍呢。”

    大周和小林几乎快要异口同声的说没关系了,面对这么一个苏老大的脑残粉,他们表示压力山大!

    等人都介绍的完了,下面苏楠就对着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演讲稿说了起来:“同学们,在我开讲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们,你们听说过安利吗?”

    “哈哈哈哈!”礼堂内再次爆发出笑声,不少人大声附和:“听说过!”

    “苏警官!你要给我们安利什么啊!”

    “只要是你卖的安利我们都吃!”

    苏楠笑着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我最近才知道,安利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名词,而成为了一个动词。就是指将自己所认为好的东西介绍给别人,而被介绍人一旦接受就表示吃了这份安利。为什么现在会这么说呢?因为在早年的传销雏形中,安利这个产品更具有代表性和直观性,以一种口耳相传的推荐方式让更多人知道。”

    苏楠扫了一眼在场众人又继续说道:“这样一种销售方式类似于我们今天的朋友圈微商,本来并没有违法犯罪的成分在里面,但随着一些贪婪分子和不法之徒,利用人们急功近利的心理将传销两个字变成真正意义上的贬义词,今天我们首先要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传销》。”

    “方锦程。”姜玉琪压低声音道:“上次你哪门功课挂科了来着?”

    “忘了。”他双手环胸,认真看着讲台上的苏楠,以前虽然觉得这个女人穿制服的时候就挺靓的,但还是第一次这么看聚光灯下的她。

    未施粉黛的她看上去更亲切自然,英气十足的眉梢眼角都写着自信,明明是女人单薄的身躯在这身制服的衬托下看上去却又高大伟岸,又让人忍不住想要剥下她伪装出来的强悍。

    “你到底是怎么考上大学的啊?”姜玉琪抱怨的声音打断了方锦程的想入非非。

    没好气道:“跟你什么关系?”

    姜玉琪再次不开心的噘嘴:“我这不是想帮你补习吗,免得你期末挂科!”

    “大小姐,我只知道在这种场合禁止喧哗,嘘——”言罢就将中指竖在唇边,示意她最好保持安静。

    “好吧……”不情愿的翻出笔记本来开始做笔记。

    “估计有人会忍不住的想问,确实有不少人通过传销途径成为暴发户,那么下面我们就要说到传销组织的构成模式。他们主要以虚拟的承诺和利益诱惑来给人洗脑,除了在销售方面赚取利润外,还以拉拢他人加入组织来获取高昂会费。当然,现在大多数人都有了最基本的防骗意识,在提到钱这个字的时候多少都会有些谨慎和警惕,传销人员就是知道你有这样的警惕,所以通常不会先提要钱。”

    方锦程,真的听的很认真,他已经从一开始对苏楠的外表观察转而深入她的内在,这个女人面对这么多学生讲起话来不怯场不紧张,时不时的穿插小故事和小幽默,有着一种独特的感染力。

    而他作为一个在校大学生,半个社会小混混,对她所说的那些猎奇知识竟也忍不住好奇起来。

    苏楠喝了一口水道:“当你对一个传销者说你们是骗子的时候,他们会委屈,真的会很委屈的。”

    有人附和着笑了,骗子有什么可委屈的?

    “人家就会告诉你,我们是骗子吗?你来的时候带什么来了?带钱了?带金银珠宝了?还是带来了你的全部家当?我不过就是占用你几天时间,给你介绍一份非常钱途无量的工作嘛,至于做不做,还是得看你个人选择!时间嘛,人人都有,如果你一定要说我骗了你的时间,那很遗憾,你将错过一次发财的机会。但你一旦上当把时间留给了他,等着你的,要么是传销人员的洗脑骗术,要么就是永无天日的压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