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求求你放过我
    苏楠挤出人群出了礼堂,外面刺目的阳光让她一阵头晕,从礼堂里鱼贯而出的学生看到她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热情的迎上去问东问西了,而是全部都绕着走。

    苏楠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去听别人的闲言碎语,但那些字眼还是有意无意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配不上,图钱,脸皮真厚,天啊好老啊,结婚了吧?听说少妇床上功夫好,只是玩玩吧?不是听说警察管的挺严吗?”

    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让她一个激灵,她这几天的工作成果在这件事之后恐怕就功亏一篑了。

    所长前段时间还让她好好参与学习准备晋升的事情,她离自己梦寐以求的刑警梦又近了一步,但有了这件事的恶劣影响恐怕她又得等下次机会了。

    她早该知道的,留方锦程这么一颗定时

    在身边就是个危险物品,指不定哪天就要把自己炸个粉身碎骨,她早该将人推开的,早该和他一刀两断。

    可她苏楠这段时间到底在干什么啊?干什么啊?为什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郁闷的走了两步,他脚步有点虚浮。

    “警花姐姐。”方锦程冲了下礼堂的台阶,于人群中一眼看到了她,攥住她的手腕道:“警花姐姐,你别急着走啊,你听我说。”

    苏楠有些纳闷的回头看他:“你要说什么?”

    方锦程一楞,有些不敢去看她心灰意冷的眼睛。

    不过他很快调整好情绪,嘿嘿一笑,候着脸皮说道:“我对天发誓,我真想跟你结婚。”

    苏楠道:“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

    “你可真容易喜欢一个人,我和你不一样。”

    方锦程无奈了:“你随便找一个相亲男结婚是结婚,跟我结婚也是结婚,有什么不一样吗?”

    虽然他说的很有道理,但不知为何,苏楠就是想要嗤之以鼻。

    眼看着周围有人拿出手机对着他俩拍照了,方锦程道:“咱们先离开这里,去个安静的地方慢慢说。”

    言罢就抓住一个骑在单车上的男生道:“同学,自行车借一下。”

    那个同学急的脸红脖子粗:“不,不借!”

    “借一下嘛,又不是不还。”言罢还真就抢了过来。

    “那你什么时候还我!”

    “放心,我要不还去3栋502找我!”

    言罢就骑在车上对着苏楠眨眨眼道:“上车,我带你去私奔。”

    苏楠对上这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刹那间有些砰然心动。

    私奔,私奔去哪?她能逃到哪里去?逃出这个让她身心俱疲的世界?逃出万丈红尘?

    不,她现在只想逃离这些难听的声音就好。

    坐上车后座,大男生蹬着脚踏车就载着她穿出人群,身后传来不少同学的尖叫声。

    方锦程对学校还算熟悉,载着她往人少的地方去。

    他已经很多年没骑单车了,感觉再骑上来的时候身轻如燕潇洒自如,心情也不由跟着好了很多,尤其是身后还载着个美女警察,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警花姐姐,我先就刚才的事跟你道歉。”

    苏楠冷哼。

    “要不是那姓马在打算摸你屁股,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你怎么知道他要摸我?”

    方锦程嘿嘿一笑:“我才不会说我一直盯着你的屁股看呢,对了警花姐姐,你觉不觉得咱们现在这样特别像校园情侣啊?”

    苏楠没吱声,她被这个大男孩身上白色的衬衫晃的眼晕,连带属下斑斓的光影不断交错穿插,好像真的回到了曾经的校园生活。

    只不过那时候骑车的是别人,车后座坐着的也是别人,她苏楠是操场上一边跑步一边羡慕的那个。

    “还有昨天那事,我真的想让你走出父母失踪的阴影,要是想找人,我帮你一起找,我人脉关系还算不少,人多好办事,你说是不是?”

    “不用。”冷漠的两个字,回绝了他。

    方锦程继续说道:“你闻闻,好香啊,什么花这么香。”

    这是栀子花的香味,开在毕业季的湖边,每年的夏天,各大高校都会被这样的香味所笼罩。

    但苏楠鼻子里除了这花香之外还有这个大男孩身上干净的清香。

    突然,毫无预兆的,没有任何说法的,苏楠猛的从车后座上跳了下来,屈膝就着惯性在马路上一滚,整个人重新站稳。

    方锦程刹车,回头看她的时候,眼睛里已经写满了不耐烦:“你要拍特技电影?”

    苏楠道:“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你们女人怎么这么多小脾气?我该说的也都说了,该哄的也都哄了,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苏楠道:“我跟你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干涉我的生活,打乱我的工作,我让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否则我将以《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对你进行处罚,并要求你公开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我还是第一次表白被人要求赔礼道歉!真新鲜啊。”他态度强硬道:“上车,我带你去吃午饭。”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方锦程咬牙,所以说这种稍微有点本事的女人最不好对付了,一转眼就把他的话原封不动的吐了出来。

    “我是认真的,真想跟你结婚。”

    苏楠道:“认真?我看你从来不知道认真这两个字怎么写,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你无非就是想拿我当你父母的挡箭牌。”

    被看穿,方锦程仍然厚着脸皮说道:“咱们认识时间不短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对你日久生情呢。”

    “我劝你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辩解了,就算你喜欢我,但也没有任何一条国家律法规定,你喜欢我,我也必须得喜欢你。”

    方锦程举手投降:“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咱们可以慢慢来,你总会有爱上我的时候。

    “对不起,我很忙,没空跟你玩过家家的游戏!”

    言罢便要错身离开,方锦程却先她一步将单车往地上一扔就拦住她的去路:“刚才我可相当于在全校师生面前向你表白了啊。”

    “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方锦程向你求婚,你居然说翻脸就翻脸?你想让我被人看笑话?”

    “你说话做事之前麻烦过过大脑,以后就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苏楠说完便要大步离开,方锦程听闻赶紧去追,一边对着她道:“苏楠,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让你滚!”

    “你可别后悔!”

    “方锦程?你怎么到现在还执迷不悟?我为了不让你纠缠我做的还不够?你难道没看出来我一直躲着你?没看出来我有多疲累?我和你不一样,你每天游戏人间和父母打游击战觉得乐此不疲,但我却有一个家要养!有弟弟妹妹要照顾,还有一群亲戚朋友指望着我出人头地!你不是也知道我父母的事情吗!我拼死拼活的工作升职为的是什么?现在倒好!为了满足你方大少的邪恶小癖好我就得失去我的前程,以及我过去曾经所做的所有努力?你有时候真的很单纯很可怕!”

    这一次她走的义无返顾,心口的恶气已经再也无法抑制,在这炙热的夏天,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

    她没有回头看,只听到方锦程怒不可遏的踹了自行车一脚。

    她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表情,是不是正在因为自己被甩的事情而气急败坏,不过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对这种人,有时候就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大周和小林找到苏楠的时候看到她正坐在警车里,两个人赶紧上车,车里的空调开的还算舒服。

    苏楠正在翻看文件,圈圈画画,看表情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楠姐,你刚才去哪了?”

    “看了看校园风景。”

    大周和小林彼此对视一眼,大周示意小林继续问。

    “楠姐,你在干什么?”

    “这几天的普法活动还有些需要补充的地方,我看看补充在哪里比较合适,等以后你们去其他学校的时候好用的上。”

    大周急了:“老大,你不跟我们去下一个学校了?”

    “刚才你也看到了,我要是再去的话,肯定会有闲言闲语,到时候那些学生哪还愿意来听讲。”

    大周道:“老大,身正不怕影子斜,咱们做公安干警的被人诽谤威胁的多了去了。”

    苏楠道:“这不一样,方锦程毕竟在a市高校是很有影响的人,我不想因为我连累你们的形象受损,以后你们自己去吧,我继续做其他任务。”

    大周和小林也不再勉强,表示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做宣传活动说累也挺累的,要不停的说,说不累也不累,毕竟不用在外面风吹日晒的奔波了。”小林嘿嘿笑道:“以后我和周哥一起。”

    “好了,那咱们回所里去吧。”苏楠说着便发动车子出了校园。

    小林道:“楠姐,刚才方锦程找你了吗?你没把他怎么样吧?”

    苏楠说:“我像是那种会把他怎么样的人吗?”

    “像……”大周和小林达成了共识。

    苏楠无奈:“我当然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告诉他做人的道理,他也表示非常惭愧,决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大周道:“老大,我怎么就不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