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双重人格
    “那你是打算生产之后高价销售?”

    “我并没有这个打算,再说了,这样国家也不允许,我想将此作为回报社会的一种方式。一来能提高企业的知名度,二来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李川满意的拍手道:“好好好,静秋,冲着你这句话,中东那边的一些医药公司我会多帮你跑跑。”

    “谢谢你了小舅。”

    “不客气,毕竟你小舅我以前在中东生活过一段时间,对那边还是很了解的。要是你让别人去,就算你放心,我也不放心啊。”

    方锦程又插嘴道:“小舅,我今天可不可以跟你住我姐的会所。”

    李川大怒:“你小子赶紧给我回家去!到时候你妈知道我回来了,把我们俩一起绑回家你就高兴了?!”

    “高兴啊,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

    “滚你丫的,有福同享可以,有难不同当。”

    “唉……不是亲小舅……”

    方静秋笑了:“没关系,我今晚跟你回去,我也好久没回去了。”

    “还是老姐好啊!”

    虽然大天朝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但方锦程一直觉得他们家重女轻男,后来老姐嫁人了,但她的地位仍然要比自己高上好几个等级。

    听说静秋回来了,芬姐特意和厨师准备了一大桌子菜,方锦程没记错的话,上次吃的这么丰盛还是苏楠来的那天晚上。

    看来这个家庭中女人的地位永远高于男人啊!

    方太太任由女儿给自己认真修着指甲,一边略有些责怪道:“小囡还那么小就让她去上外地学校做什么?还去s市,不放在身边你倒也放心,没见过当妈妈的像你这么狠心。”

    “不是还有她爷爷奶奶吗。”

    “就她那个爷爷奶奶?”方良业从楼上吹胡子瞪眼的下来道:“我还真没看好!他们懂什么啊!拿无知当自豪!每次犯了什么错误张口闭口,我们是农民出身,我们什么都不懂!不懂你不会学啊!我不同意!你赶紧把小囡接回来!”

    方静秋道:“爸,你也别生气,就一年时间我就接她回来了,贾浩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现在接回来他肯定觉得我对他父母有意见。”

    方良业怒道:“他们会带孩子吗!这要是有什么问题!谁负责啊!”

    “不会有问题的,再怎么不会带孩子总归是自己的孙女,还不是含在嘴里捧在手心吗,而且还有三个保姆,一个奶妈跟着,没问题。”

    方良业继续板着脸道:“你妈在家也闲着,整天念叨小囡,你要是不爱带,等接回来了就让你妈带。”

    “行!”方静秋倒是答的痛快。

    方太太笑呵呵道:“锦程啊,你要是有孩子了正好跟小囡做个伴儿。”

    方锦程就怕这茬呢,撒丫子要往楼上跑,没想到还没抬脚就被叫住了,讪讪回头笑道:“你想多了吧妈,哪那么快。”

    方静秋也道:“就是,锦程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不成家立业就永远是孩子!不懂得收心!”方良业没好气道。

    方太太又道:“上次在电话里跟你说过的,锦程有女朋友了,是个正经的好姑娘,当警察的。”

    方静秋什么不知道啊,网络上的消息她知道,老弟的私生活她也知道,对于这个黄了的女朋友,她当然要为老弟保守秘密。

    “这也得让人家慢慢发展,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方锦程双手合十对老姐异常感谢:“那什么,我先去楼上复习了,明天还有考试。”

    方太太道:等改天有空把苏警官叫到家里跟你姐姐见个面。”

    “好嘞,不过我也不知道她哪天有空。”方锦程扔下一句话就跑的飞快。

    “毛毛躁躁!”方良业怒斥。

    方太太无奈笑道:“这父子俩,也不知哪来这么大的仇。”

    芬姐从厨房出来道:“大小姐啊,今天晚上做了你喜欢喝的鲫鱼汤,还是咱们老家的味道。”

    “谢谢你芬姨。”

    李家是南方人,方良业当年在南方当兵执行任务的时候认识的方太太李芯,在有了方静秋之后就在南方成婚,所以方静秋的整个童年都是在南方度过的。

    在她的记忆中,是那些小桥流水静谧,和旗袍飘飘的绰约,那个南方低调且奢华,骨子里透露出一股慵懒的气息。

    芬姐仍然保持着南方大户人家的习惯,张口闭口的叫她大小姐,还不忘她每次回来的时候亲手用砂锅煲上奶白浓郁的鲫鱼汤。

    方太太今天挺高兴的,儿女在膝,难得那爷俩也没有吵架争执,作为一个已经退休的女人,她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挺好。

    抬手摸摸女儿的头发道:“前段时间看到网上说经常染头发对发质不好,你从小就有一头好头发,别搞坏了。”

    “知道啦妈,以后不染了。”

    方太太笑了:“少染就行,我觉得黑色挺好看的。”

    “嗯,我也觉得挺好看的,对了,上次给你办的健身卡用的怎么样了?”

    方太太道:“我在家里运动运动就行了,不一定要去健身房,都是跟你一般大的年轻小姑娘,我去了像什么话。”

    “健身房和家里的效果不一样,健身房有人监督,相互照应,彼此打气,比较容易坚持下去。”

    方良业一旁翻着晚报道:“我看小老太太跳跳舞就行了,不比跳操强?”

    方太太不乐意了:“我不去跳,大街上扭来扭去的,像什么?”

    “你年轻时候跳的舞不比他们好看多了,让他们见识见识!”

    “不去,丢不起那个人!”

    “什么叫丢人啊,真的很好看!”

    “你也不差啊,你去跳啊!”

    “哦,那一群老太太在那扭,我一老头子去凑什么热闹!”

    方静秋笑眯眯的听父母争吵,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她一看来电便道:“贾浩打来的,我去接个电话。”

    方太太道:“问问贾浩有没有空,晚上来这里吃饭。”

    “好。”

    方良业没好气道:“叫他来干嘛?看着就不舒心!”

    “你就没有看着舒心的人!”

    “闺女我就看着舒心!还有那个苏警官!”

    方静秋去后院接电话,这片后院被园丁做出了一个月季墙,已经到了开花的季节,粉色的龙沙宝石爬满了篱笆,开的恍如伊甸园一般,热闹而又浪漫。

    “喂?”

    “静秋,你真的在越南建了一个药厂?”对面传来贾浩焦灼的声音:“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方静秋语气平静道:“这么直奔主题真的好吗?我以为你会对我做的任何事情选择无条件支持。”

    “你明知我不会同意所以才偷偷建厂!要不是今天听到一个客户说,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贾浩。”方静秋的语气一沉:“这些年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的公司,你的利益,我瞒着是你是因为我知道你没有这样的魄力同意我去这么做。时机这种东西,你抓住了,财富就是你的,你抓不住就只能看到别人如日中天。”

    电话对面的人急了:“静秋,我们得谈谈,你之前的那个项目试验失败多次,已经死了那么多……”

    “闭嘴!”她忽的出声呵斥,这个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忽然流露出令人畏惧的可怖眼神,语气亦是生硬冰冷:“从古至今,所有划时代意义的发明都需要付出一定代价,你这种胆小懦弱的男人懂什么!你除了每天战战兢兢在酒桌上给客户舔皮鞋之外还会做什么!要不是我,你现在早就已经家破人亡了!贾浩我告诉你!你要是识趣就乖乖做你的总裁!享受你的亿万身家!不该你管的就不要管!”

    “静秋,我们是夫妻,我所有的钱都是你的,你不是我赚钱的工具,我只想,只想像别的夫妻那样……荣辱与共你懂吗?我们能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跟我说,咱们,好好谈谈行不行?”

    “谈什么谈?有什么好谈的?说个话都结结巴巴!说不利索!你当年向我求婚的时候不就是看中了我家亲戚手上的工程项目吗!我们确实是夫妻,但夫妻之间也要有自由空间,以后没事少烦我!管好自己的公司就行!什么荣辱与共,我方静秋说过,你跟我结婚,只有荣,没有辱!不要像个窝囊废一样再说这种话!”

    贾浩着急道:“静秋,你在a市吗?我去找你。”

    “好啊,你来吧,我爸妈正好要让你来吃饭呢。”

    “你爸……岳父也在家?”

    “对啊,怎么,这就怕了?窝囊废就是窝囊废!”

    言罢便挂断电话,深呼吸一口气走到月季花墙低头轻嗅花儿的芬芳,沁人心脾的味道却无法平复她内心的烦躁。

    抬手摘下一朵半开的花,尖锐的利刺让她指尖渗透出血珠。

    抬手狠狠将花朵摔在地上用高跟鞋碾压成泥,转而回了房间。

    是的,纵然她方静秋人前再如何的高贵温柔端庄大方,骨子里也不过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大小姐而已。

    贾浩来的时候军区大院的人没有直接放他进来,而是一个电话打进来说要找首长。

    方家一家人正坐在桌前吃饭,方良业没好气道:“他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